什麼是西廠,有了錦衣衛和東廠明朝皇帝為何不顧群臣反…


什麼是西廠,有了錦衣衛和東廠明朝皇帝為何不顧群臣反對建立西廠的頭圖

什麼是西廠,有了錦衣衛和東廠明朝皇帝為何不顧群臣反對建立西廠

從公元1368年明帝國建立朱元璋稱帝,到公元1644年明帝國滅亡,錦衣衛和東廠這兩大機構幾乎貫穿了整個大明帝國的歷史。

然而,除了朱元璋為鞏固皇權親自建立的錦衣衛和朱棣為鎮壓反對派親自建立的東廠,明朝還有一個“曇花一現”的特務機構,這個特務機構名叫西廠。那麼,西廠到底是是一個什麼樣的特務機構?有了錦衣衛和東廠,明朝皇帝為何不顧群臣反對建立西廠?

上圖_ 朱見深(1447年—1487年),即​​明憲宗

什麼是西廠?

西廠是明憲宗朱見深建立的特務機構,其全稱為“西緝事廠”。明憲宗於公元1477年成立西廠,西廠的頭目就是明憲宗手下赫赫有名的太監汪直。

西廠和東廠既有相同,又有不同。相同之處在於,西廠的骨幹力量和東廠一起,從錦衣衛中選拔出來。但不同之處在於,西廠的管理範圍,或者說偵察範圍,比東廠更加廣泛。

東廠的主要職責是對官員的言行進行監控。除了明朝後期魏忠賢亂政的時間段裡,東廠設立監獄關押政治反對派,東廠在明朝多數時期是沒有監獄的。東廠抓的人只能交給錦衣衛北鎮撫司審訊,但東廠會派人前往北鎮撫司參加審訊。而西廠設立有自己的監獄,西廠可以不經過皇帝的命令,直接拘捕大臣。這樣一來,西廠的“司法權力”就比東廠更大。

上圖_ 明代特務組織東廠梅花令牌

那麼,明憲宗朱見深為何要不顧群臣的反對,在錦衣衛和東廠的基礎上增加西廠呢?

第一,明憲宗小時候的經歷,為明憲宗設立西廠鎮壓政治反對派埋下了伏筆。

明憲宗朱見深,生於1447年十二月十九日。 1449年,土木堡之變爆發,明英宗朱祁鎮被俘虜,朱見深的叔叔朱祁鈺監國,立朱見深為皇太子。

然而,朱見深的太子之位並不穩固。公元1449年,朱祁鈺正式稱帝,改年號為景泰。在朱祁鈺和于謙的共同努力下,明軍死守北京城,重創瓦剌,取得了北京保衛戰的勝利。隨著景泰帝的地位逐漸穩固,景泰帝就廢掉了朱見深的太子之位,立自己的兒子朱見濟為皇太子。

公元1457年,景泰帝病重,大臣石亨、太監曹吉祥等人擁立太上皇朱祁鎮復辟。朱祁鎮重新坐上龍椅後殺掉于謙等大臣,並第二次立朱見深為皇太子。

上圖_ 朱祁鎮(1427—1464),即明英宗

從以上的經歷就能看出,朱見深雖然為皇太子,但他小時候卻過早地捲入到皇權和太子之位的紛爭中,這種頻繁的皇權和太子之位紛爭讓朱見深的壓力極大。久而久之,頻繁的政治權利紛爭就給朱見深的性格帶來了一系列變化:由於朱見深的太子之位是得而復失,失而復得。因此,朱見深在主觀性格上就有一種“缺少安全感”的感覺。

朱見深第二次當太子後,他主觀上就恐懼自己的太子之位再次失去。朱見深當上皇帝后,他主觀上就恐懼有某些政治敵對勢力要造反,威脅其皇權統治。久而久之,這種“缺少安全感”的性格讓他逐漸形成了口吃的毛病,這種“缺少安全感”的性格讓他去尋找比自己大17歲的萬貴妃,也正是這種“缺少安全感”的性格,讓朱見深在位期間就不顧群臣的反對,設立西廠,並給西廠以更大的權利鎮壓政治反對派,進而鞏固其皇權統治。

上圖_ 明朝《出警入蹕圖》裡身穿鎧甲的錦衣衛

而且,明帝国中出现了一种值得探讨的现象:个人能力越强,越能依靠自己的能力稳定朝政局势,登基后越是自信的皇帝,其对厂卫的依赖就越少。比如明仁宗朱高炽、明宣宗朱瞻基、明孝宗朱祐樘、明穆宗朱载垕,这些皇帝对厂卫的依赖相对较少。

在明朝“特务统治”的特殊环境里,朱高炽、朱瞻基、朱祐樘、朱载垕等皇帝能尽最大限度的恢复中国传统的文官政治,这使得明朝在朱高炽、朱瞻基、朱祐樘、朱载垕等皇帝的治理下出现了“仁宣之治”“弘治中兴”“隆庆中兴”的大好局面。

相反,個人能力越弱,登基後越不自信的皇帝,其對廠衛的依賴就越強,廠衛的地位也就隨之提升。比如明憲宗朱見深、明武宗朱厚照和明熹宗朱由校。

上圖_ 于謙側身像

公允來說,明憲宗給于謙平反,處理荊襄流民事件,“成華犁庭”橫掃女真部落,減輕民眾賦稅負擔,其執政期間還是給國家民眾做了一系列好事,稱得上一位有作為的守成之主。但是,明憲宗建立的西廠卻成為成化時期明朝政治空氣污濁的標誌,也成為明憲宗本人一生中不可抹去的“政治污點”。

至於明武宗和明熹宗,他們依靠劉瑾和魏忠賢,將朝政搞成了太監的“一言堂”,誰反對劉瑾和魏忠賢就把誰關進大牢迫害致死。這使得明武宗和明熹宗時期成為明朝歷史上政治最黑暗的時期。

上圖_ 魏忠賢(1568年-1627年)

第二,明憲宗時期特殊的內外環境,讓明憲宗不得不建立西廠,穩定政局。如果從穩定政局的角度看,西廠還是為鞏固明憲宗在全國的統治起到了一定的正面作用。但由於西廠的主流做法是侵犯人權,隨意拘押大臣,所以西廠的正面作用不能上升到主要方面。

明憲宗從其父親明英宗手裡接過了一個內外很不穩定的“爛攤子”。內部,明英宗冤殺于謙的負面影響一直存在,國內流民四起,聚眾叛亂殺害官員。外部,女真、蒙古韃靼部落、瓦剌部落對明朝北部邊境的干擾始終沒有停止。

面對父親留給他的爛攤子,明憲宗採取一系列措施穩定局勢,其上台後的第一件“政治功績”就是下詔給民族英雄于謙平反。于謙冤案平反後,明憲宗又採取一系列措施穩定荊襄流民、還出動軍隊打擊女真族的挑釁,將努爾哈赤的遠祖打得大敗而歸。明憲宗還任用李賢、彭時、商輅、楊廷和等官員,將內政處理的緊緊有條。

上圖_ 明朝版圖

然而,由於個人能力有限,明憲宗採取的一系列穩定明朝的內外局勢的措施並不能從根本上解決明英宗留給他的“爛攤子”問題。

對外,明憲宗始終沒有解決河套地區的邊患問題,蒙古對河套地區的威脅始終存在。

對內,明英宗時期留下的“傳奉官”問題不僅造成吏治的腐敗,還衝擊皇權(嬪妃和太監能以朱見深本人的名義買官賣官),這使得朱見深在主觀上認為其皇權沒有得到徹底的鞏固,朝中依然有反對勢力衝擊其皇權統治。

為了全面穩定統治,打擊反對明憲宗本人的政治集團,明憲宗就在明朝內憂外患沒有得到根本解決的特殊環境中成立了西廠,並給西廠更大的權力監視百官。

上圖_ 明朝《憲宗元宵行樂圖》局部

任何事情都有兩面性,西廠設立期間確實侵犯人權,隨意拘押官員,造成了很大的負面影響,但西廠在客觀上也起到了反腐敗,打擊不法官員的作用。

比如,明朝福建省的官員楊曄利用手中權力和父親在鄉里為非作歹,欺壓百姓,還準備出海當海盜。有人舉報了楊曄的不法行為,楊曄就賄賂官員,企圖逍遙法外。而汪直在得知楊曄的不法行為後,迅速將楊曄抓入西廠大牢嚴加拷打,楊曄交待了欺壓百姓和賄賂大臣企圖逍遙法外的非法行為。楊曄最終被明憲宗處置。如果沒有西廠和汪直,楊曄極有可能就逍遙法外,進而繼續欺壓百姓。

正因為西廠在客觀上有打擊不法官員,穩定統治的作用,這使得西廠在明憲宗內憂外患完全尚未評定的特殊時期存在一定的正面意義。但由於明朝整個的特務統治,歷史負面評價較多,所以西廠這一產物被後人視為明憲宗的“政治污點”。我們不能因為西廠在當時存在的某些正面意義,而將西廠當成推動明朝歷史前進的產物。

作者:軍事帥哥校正/編輯:莉莉絲

參考資料:《明史》《明憲宗實錄》

文字由歷史大學堂團隊創作,配圖源於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