妯娌端菜魚頭朝向不對,公公發飆了,我決定治治老爺子這腐朽思想


作者:雪百合

來源:晚情的休閒時光

1

即使已經提前對魏子濤老家的婚嫁習俗進行了解,即使已經提前囑託裁剪了一些繁文縟節,結婚那天,我還是被婆家的奇葩禮節整懵了。

剛下婚車,來接我的不是魏子濤,竟然是大伯哥!就在我愣神的功夫,大伯哥已經將我攔腰抱起,在眾人的簇擁下走向新房。

我尷尬地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我到處尋找魏子濤的身影,目光所及全是起鬨的陌生人。

到了樓棟下,婚鬧正式開始。魏子濤這才出現。我還沒來得及和他打招呼,無數雙手落在我身上。我覺得自己就是個陀螺,被人推過來搡過去。

不知道是誰,突然鑽到了我婚紗下,開始脫我的鞋,拽我的打底褲。我尖叫著,跳著腳躲避。

危急時刻,妯娌衝進包圍圈,用她那強壯的身體為我殺出一條血路,帶著我飛奔上樓。途徑二樓拐角處,妯娌為了保護我,還被一個鬧婚者拽倒,重重摔在地上。

婚房裡,我驚魂未定,眼淚在眼眶裡打轉。妯娌隨後進來,笑著安慰我說:“這都是老祖宗傳下來的習俗,他們沒有惡意的。不過如果你被他們抓住,可是要受罪了。”

當司儀喊大伯哥來滾婚床時,孃家人都驚掉了下巴。看著臃腫的大伯哥在婚床上翻滾,我再次尷尬地無地自容。

晚上,送走賓朋,公公召集全家人開家庭會議。

公公將未燃盡的香菸摁滅在菸灰缸裡,凌厲的眼神向妯娌掃去:“誰讓你私做主張護著老二媳婦的?街坊鄰居都在嚼舌頭,嫌我們不按祖宗傳下來的規矩辦。這結婚不鬧騰日子怎麼能紅火?”

我正要替妯娌辯解,被魏子濤一把拽住。大伯哥這時發話了,我以為他要為妯娌發聲,誰知竟是幫公公一起討伐妯娌。

我看見妯娌的淚水在眼眶裡打轉,但她絲毫沒有為自己辯解,只是愧疚地道歉,說她想得不周全。

自始至終,婆婆沒有說半句話。

晚上,我向魏子濤吐槽這事,妯娌憑什麼要受這委屈?魏子濤不以為然地說:“哎呀你不懂。”

我不懂?公公和大伯哥明顯就是大男子主義思想!

我意味深長地看向魏子濤,原生家庭對一個人的影響深遠,婚後,他不會也變得如此霸道無理吧?

魏子濤舉起手發誓,說他可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人,豈能和他們一樣?

2

按照事先規劃,我和魏子濤要在公婆家住三天。之後再回省城辦回門宴。

這三天的生活讓我大跌眼鏡。

家務活都落在妯娌一人身上。我每次要幫忙,都被公公阻止,說我是新媳婦,新婚幹活會被鄰居們恥笑。

婆婆有時候會偷偷幫妯娌,被公公發現會被無情訓斥,嫌她是個賤骨頭,好不容易熬成了婆,不知享受。

我震驚大伯哥為什麼不幫妯娌,丈夫告訴我,曾經有一次,因為大伯哥幫助妯娌炒菜,被公公拿著鏟子到處攆著打。

我終於懂了,在這個家裡,男人是高高在上的老爺,妯娌是誰都可以使喚的丫鬟。

看著眾男人那不可一世的樣子,我的胸腔裡噴著火。我在心裡無數次勸說自己,自己是個新娘子,一定要忍耐!

可第二天晚飯時,我實在忍不住了。

席間,我去了一趟衛生間。剛從衛生間出來,便聽到公公的咆哮聲。我疾步走過去。

公公正站在餐桌前,激動地指責妯娌。丈夫向我使了個眼色,示意我不要出聲。

當我聽明白公公斥責妯娌的理由,真得是無語凝噎。

竟然是因為妯娌魚頭的擺放位置不對,應該把魚頭朝公公,這樣才是尊重他一家之主的權威!

妯娌的淚珠已經在腮邊滑落,婆婆或不忍心,或是礙於我這個新媳婦在場,小聲勸慰公公說:“孩子又不是故意的,你就原諒她吧。”

延伸閱讀  女子為植物人丈夫辦殘疾證,被要求“必須植物人本人來”

公公眼珠子一瞪,矛頭直接對準了婆婆:“婦人之見!萬一這事發生在外人身上,那後果不堪設想!”

婆婆也嚇得噤了聲。大伯哥狠狠剜妯娌一眼:“發什麼呆?還不把盤子轉一下?”

我上前拽住妯娌,笑著對大伯哥說:“大哥,這轉盤子又不需要咒語,就勞駕您轉一下。算了,還是勞煩爸轉一下,魚盤子離爸近。”

公公的表情既尷尬又憤怒。丈夫趕緊探過身把魚盤子轉好。我拉著妯娌的手坐下吃飯。

公公的臉拉得老長,丈夫不停地向我眨眼,我全都視而不見,邊吃邊誇讚妯娌的廚藝。

飯後,我堅持幫妯娌刷碗,無視婆婆的阻攔。

我倆邊幹活邊聊天,突然,妯娌沒來由地問:“媽給你的銀行卡里有多少錢?”

我不禁一愣。妯娌這是在打探婆家給了我多少彩禮?聽丈夫說,妯娌結婚時,婆家只給了兩萬,如果說了實話,妯娌會不會心裡不平衡?

正在我不知道怎麼回答時,妯娌突然淺淺一笑說:“你別誤會,我不是想知道給了你多少彩禮,我只是提醒你抽空查一下銀行卡。”

我一頭霧水。

性格大條的我,也沒有放在心上。

晚睡時,丈夫皺眉埋怨我多管閒事,說在這個家裡,沒有人敢忤逆公公。我氣得和他槓,如果公公做得不對也要無條件服從?不就是魚頭方向不對嗎?至於上綱上線把妯娌罵得狗血淋頭?

當然更可惡的是大伯哥,面對老婆被欺侮,不僅不呵護還雪上加霜!

丈夫雙手合十做乞求狀:“明天我們就回省城了,你就忍一忍好嗎?惹了我爸,誰都不好過。”

我氣得白了他一眼。

3

我是回省城第二天突然想起去查銀行卡的,看到裡面的金額,我氣得差點吐血而亡。

竟然是十塊錢!

說好的十萬呢?這不訛人嗎?

給丈夫打電話時,我的聲音都顫抖了。聽完我歇斯底里的控訴,丈夫一邊哄勸我一邊保證,一定會幫我討個說法。

幾分鐘後,丈夫給我回電話,說他已經和公婆溝通了,是他們拿錯了銀行卡,等我們春節回去,就把錢補上。

掛上電話,我越想越不對勁。想起妯娌意味深長的提醒,這事絕對不會那麼簡單。

國慶節放假前一週,公公突然給丈夫打電話,說他和婆婆準備來省城住幾天,要帶婆婆去省立醫院看病。

我和丈夫新婚的第一個十一假期無奈取消。

公婆到來後,絕口不提銀行卡彩禮的事。丈夫非但不讓我提,還數次囑咐我千萬不要在公公面前提,說婆婆身體不好,如果引發公公咆哮,婆婆肯定生氣上火。

擔心婆婆的身體,我決定暫時壓下這件事。

如果不是那天晚上無意聽到公婆的對話,我還能努力隱忍這件事。

半夜去衛生間時,聽到公公在訓斥婆婆。

“這件事你別管,我看老二媳婦可不是省油的燈。”

婆婆小聲嘟囔著:“我看老二媳婦不錯,陪我看病時耐心又細緻。那彩禮錢趕緊給孩子吧。”

公公嗓門再次提高:“給什麼彩禮?生不出孫子,一分錢也不給!”

婆婆深嘆一口氣:“你不是答應兒子等春節時補上彩禮的嗎?那時孫子也生不出來呀。”

公公冷哼一聲說:“都娶進門了怕什麼?她還能因為這事離婚?哼,量她也沒有這個膽!我可告訴你啊,以後別在我面前提彩禮的事,小心我翻臉。”

延伸閱讀  從今天起,做個幸福的人

我聽得火冒三丈。我知道給錯銀行卡肯定是藉口,但萬萬沒有想到,公公竟然藏了這麼齷齪的心思!

4

我本打算第二天早飯時主動出擊,質問公公彩禮的事。

誰想到一大早,公公便接到大伯哥打來的電話,公公的哥哥突發疾病去世。一家人趕緊訂機票返程。

丈夫的大爺沒有兒女,平時特別疼大伯哥,所以公公便讓大伯哥以兒子的身份給大爺送終。按照風俗,至親的人是需要守靈的。

妯娌面露難色告訴公公,她前段時間扭傷了腰,不能長跪長坐。

妯娌的話還沒說完,公公就炸了,指著妯娌的鼻子就是一通罵,說她就是故意不想盡孝,又發出狠話,如果不守靈,就別做老魏家的媳婦!

大伯哥也覺得自己很沒面子,斥責妯娌關鍵時刻掉鏈子,讓她忍一忍。

妯娌腰疼無比,為什麼要忍?不跪不守就是不孝?逝者已逝,寄託哀思的方式有很多,不能以摧殘自己的身體為代價啊!

妯娌只跪了一下午,便哭著告訴我,她實在堅持不住了。

不顧公公的反對,我上前扶起妯娌就走。

眾親戚面前,大伯哥覺得自己很沒面子,黑著臉說:“如果你晚上不守靈,咱倆就離婚!”

我震驚地看著大伯哥,怎麼也想不到他會說出這種傷人的話。我剛想懟大伯哥,妯娌突然鬆開我的手,踉蹌地跪了回去。

看著妯娌那顫抖的身體,我簡直要氣炸了。

這是穿越回封建社會了嗎?在婆家,妯娌遭受著怎樣的壓迫啊!我一個箭步衝上去,扶起妯娌,她只反抗了一下,便整個人靠在我身上。

晚上,我和妯娌睡在一起。

我勸妯娌凡事不要委曲求全,為什麼總是委屈自己,甘願被公公和大伯哥欺侮?

妯娌抽泣著說:“還能怎麼辦?男人就是天,我又沒有工作,吃的穿的用的都是你哥掙來的,我受點委屈算什麼?”

我目瞪口呆。女人幹家務也是為這個家做貢獻啊,妯娌竟然覺得自己一文不值。

我告訴妯娌,女人不能完全依賴於男人,你得經濟獨立,說句最切實際的話,即使離婚咱也有底氣。

在我的鼓勵下,妯娌深有感觸。她說她一直盼望能有自己的事業,以改變自己的命運,可每次都被大伯哥言辭激烈阻攔。

我拍著胸脯保證,這事交給我!

或許是看我真心實意幫她,妯娌吞吞吐吐告訴我,她受的委屈何止這些,因為生了女兒,且身體受損不能再生二胎,公公把當初給她的兩萬塊錢彩禮錢強制收了回去。

我簡直氣笑了。

5

以給妯娌治腰為由,大爺葬禮後,我帶著妯娌返程。

一個月後,妯娌的腰已經恢復得差不多。瞭解到妯娌特別喜歡孩子,我便建議妯娌做月嫂。

趕巧朋友開的月子中心正準備培訓一批月嫂,妯娌趕緊報了名。三週後,妯娌順利畢了業。

這期間,大伯哥來過多次電話,催妯娌趕緊回家,嘲諷她矯情,質問她是不是故意不回家,都被妯娌懟了回去。

妯娌第一次上崗,因為資歷淺,月工資只有五千塊錢。發工資那天,妯娌抱著我又哭又笑,說她做夢都沒有想到,自己有錢的感覺這麼美好。

不過善良的妯娌笑著告訴我,她準備再接幾單就回去,有了技能走到哪裡都能找到工作,還能顧家。

有了自己的事業,妯娌的笑容越來越多,也自信閃耀起來。她性子淳良憨厚,深受僱主的信任和喜愛,工資也直線升高。

丈夫本來對妯娌留在省城找工作的事非常反對,唯恐公公和大伯哥發飆。但當他看到妯娌脫胎換骨的改變後,也不由得連連讚歎,說我改變了妯娌的人生。

妯娌不再隱瞞大伯哥,告知自己做月嫂的事。大伯哥在電話裡獅子一樣怒吼,讓妯娌立刻滾回去,否則就離婚。

延伸閱讀  《再見愛人》王秋雨和朱雅瓊結局如何?兩人離婚了嗎?

這次,妯娌沒有卑微地乞求,而是告訴大伯哥:“我是你的妻子,不是你的奴隸,想離婚可以,你定個時間。”

大伯哥沒想到妯娌態度會如此強硬,第二天傍晚便趕到省城。

當他看到自信美麗煥然一新的妯娌,張大嘴呆在原地很久。

那晚,妯娌的態度特別明朗,離婚?可以!但屬於我的必須給我!大伯哥起先還火冒三丈,但看著妯娌冷靜美麗的樣子,呆了一次又一次。

我告訴大伯哥,人生很短,茫茫人海中,妯娌為什麼選擇嫁給你?她追求的,無非就是兩個字:幸福!

幸福何止是吃一頓飽飯穿一件衣服那麼簡單?夫妻間相互疼愛,彼此尊重,彼此共情,才會收穫幸福!

而大伯哥和公公,他們以大男子的姿態高高在上,自認為自己是天,女人必須尊重他們,伺候他們,稍有不如意,便惡語相向,踐踏女人的尊嚴。

說到底,他們心裡,沒有妻子,他們根本沒有真心疼你!因為他們根本就不在乎你是否開心,是否受委屈。

那晚,面對我和丈夫的勸說,大伯哥出乎意料地沒有反駁,只是一杯接一杯地喝著悶酒。

那夜,出乎意料地,沒有聽到大伯哥夫妻吵架的聲音。

第二天早飯,大伯哥當著全家人的面,突然對妯娌說:“女兒上高中住校不用你照顧,媽身體也恢復了,顧家也沒問題,你就安心在這做月嫂吧。不過不能一直住弟媳婦家,今天我陪你去租個房子。”

妯娌喜極而泣後,無比擔憂地說:“公公肯定不會同意吧?”

大伯哥遲疑了一會兒,笑著說:“沒事,有我呢。”

沒事,有我呢!這是一句勝過“我愛你”千倍萬倍的情話啊!

婆家或許會有各種各樣的奇葩事件,但只要丈夫能義無反顧地為你遮蔽風雨,何所懼?

我清楚,未來,我和妯娌肯定會遭受來自婆家的各種壓力,大伯哥和丈夫也不會徹底擺脫原生家庭的影響,但我們相信,只要自己自立自強,我們就有反擊的底氣和籌碼!

不知道大伯哥回去後是如何勸慰公公的,一週後,公公給我的銀行卡打了10萬塊錢。

生活沒有固定的公式,故就沒有那麼多完美無暇,我們所要做的,就是努力讓生活更加美好,讓自己感受到幸福和快樂。

如果能改變悲慘的現狀,就努力改變,如果不能,就及時止損。

總之,女人,請自信自立地生活吧!

END

作者簡介:晚情,百萬暢銷書作家,雲意軒珠寶創始人,致力於女性自我成長,新書《越自律 越自由》正在熱銷中,代表作《做一個剛剛好的女子》,微博:晚情的小窩,公眾平臺:晚情的休閒時光。

/ 長 期 徵 稿 /

我們長期招募新媒體作者&投稿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