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獒是如何成為青藏高原上新霸主的?


藏獒是如何成為青藏高原上新霸主的?的頭圖

藏獒是如何成為青藏高原上新霸主的?

在世界猛犬圈子里面,一定会有中国藏獒的一席之地,这种生活在青藏高原一带的古老犬种,以其体型庞大、毛发旺盛、性格凶猛著称,国际上不少人将其称之为“像狮子一样的猛犬”。

談到藏獒,國人對其的評價褒貶不一,喜歡這種狗的人對其評價頗高,認為它是“雪域神犬”,身上具有忠誠、勇敢等優秀品質;而不喜歡它的人則認為藏獒性格烈,甚至會傷主,且實力也被大大高估了。

其實國人對藏獒的爭議是在“藏獒泡沫”破滅之後才逐漸開始的,早先這種猛犬僅在牧民等小眾圈子裡面流行,人們飼養牠的目的很明確,為的是防止高原上兇猛的野獸以及看家護院。

後來藏獒名氣漸盛,隨著大量商人入局,藏獒被炒得火熱,成了人們爭相追逐的“奢侈品”。藏獒熱度消失之後,人們消費回歸理性,此時的市場上已經“一地雞毛”,正所謂被捧得有多高,摔下時就有多慘,藏獒便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泡沫”破滅之後,大量的藏獒被遺棄在野外,成了無主之犬,它們慢慢集結成群,捕食野生動物、與猛獸爭鬥,儼然成了高原上的霸主。

與狼雜交,猛犬誕生

早先青藏高原上是沒有藏獒這種生物的,大約在2.4萬年前,藏獒的祖先隨著早期人類進入了高原,它們也便定居了下來。

與現代藏獒不一樣的是,藏獒的祖先是不具備在高原上長期生存能力的,只是後來與當地古老藏狼的雜交,使其後代獲得了該項能力。

由於犬類與灰狼之間並不存在生殖隔離,加上早期家犬與野狼有較多的接觸機會,所以漸漸地便有一些犬與狼發生了關係。

《分子生物學與進化》雜誌上有一篇論文揭示了藏獒“高原適應力”的由來,研究者發現,藏獒祖先與狼雜交之後,從狼的身上獲取了一項被稱為EPAS1的關鍵性基因,正是在該項基因的作用下,後代藏獒才具備了調節血紅蛋白產生的能力,從而能在氧氣稀薄的高原上長期生活。

由於長期生活在高寒的地區上,漸漸地,藏獒的身體也發生了一些適應性改變,比如體型變大、脂肪層變厚、毛髮變多等等。

藏獒破圈,走紅全國

20世紀80年代,藏獒率先在國外走紅,當時這種外形霸氣,性格兇猛的犬種得到了許多猛犬愛好者的青睞,稱其為“東方神犬”。

到了90年代,這種對藏獒的“狂熱”傳回了國內,在不少商人的參與下迅速升溫,一舉將這種原本在小眾圈子裡流行的狗狗,推向了普通大眾的視野。

有商機就有引得人們趨之若鶩,一些獒場主和商人嗅到了商機,於是紛紛投入大量的資金,培育藏獒。

在當時,毛髮量旺盛、體型龐大的藏獒被人們認為是品相好的象徵,於是大量“中看不中用”的獒犬被培育出來,這類的獒犬,別說在高原上與野獸爭雄了,就是跑兩圈都會累得氣喘吁籲,後面人們對藏獒的貶低,也正是受了這些獒犬的影響。

在最火熱的階段,一隻品相好的藏獒,價格上百萬是常有的事兒,更甚者能達上千萬,被稱為“瘋狂的藏獒”也不為過。

泡沫破滅,名寵流浪

藏獒是一種大型烈性犬,注定了它不適合大多數普通人飼養。於是藏獒咬人、傷主等現象屢見不鮮,不少當時因為“藏獒熱”而一時衝動購買了飼主,在後面的飼養過程中腸子悔青了。

其實這也並不全是藏獒的過錯,因為大多數普通人,對這類犬的性格特徵及飼養方式等方面的知識是相當匱乏的,買回來之後,僅僅是當成炫耀的工具,按一般寵物狗餵養,這就為了後續系列“禍事”埋下禍根。

“藏獒熱”持續的時間不長,隨著越來越多的人對藏獒的了解越深,人們的消費逐漸回歸了理性,於是消費者的購買慾和市場需求度同步急劇下降。

了解經濟學的都知道市場調節是存在滯後性的,獒場培育出來的大量藏獒一時沒有了銷路,只能囤積起來,每日昂貴的伙食開支成了壓垮獒場主們的最後一根稻草,於是他們將少部分品相好的藏獒留下,以待日後能賣個好價錢,而把更多品相一般的藏獒,遺棄至野外。

集結成群,勢力崛起

開始這些流浪藏獒並不成規模,它們多數只在村莊或者路邊活動,靠好心人投餵、撿食垃圾或者捕食一些家禽過活。

由野生動物到家禽家畜的馴化過程是十分漫長的,但由家畜重新回歸野獸的過程卻出奇地短,比如澳洲野犬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澳洲本無犬,全靠人帶入,早期東南亞的移民們進入澳洲生活,就攜帶了一些狗,後來隨著狗的數量越來越多,一些開始脫離了人類的控制,成為了流浪犬。隨著野性的恢復,它們開始捕食野生動物,與袋狼競爭,最終打敗袋狼替代了它的生態位,成為了澳洲唯一的大型食肉動物。

犬類天生群居,隨著流浪藏獒的數量越來越多,以及野性的逐漸恢復,它們集結成群,開始不滿足只在村莊周圍活動了,於是流浪獒群將目光盯向了更為廣闊的野外。

值得一提的是,即便人們怎麼貶低藏獒,但它們歸根結底是一種大型且兇猛的犬類,戰鬥力並不差,毫不誇張地說,普通的藏狼根本不是藏獒的對手,更何況流浪藏獒所形成的獒群規模十分龐大,於是在青藏高原上,獒群便成了“第一大勢力”。

捕岩羊追雪豹鬥棕熊,高原新霸主誕生

藏獒本身就是生活在高原地區的物種,所以它們在高寒的地區裡,依然能夠保持有較強的活動能力,而大量流浪藏獒組成的獒群,則具備了超越狼群的實力。

由於藏獒食量巨大,所以它們的捕食目標自然是中大型動物,食物鏈層級直接對標雪豹等大型捕食者。

單打獨鬥的話,藏獒不是雪豹、西藏棕熊的對手,但藏獒從來不會跟野獸“講武德”,它們只會一哄而上,一群狗追打一隻雪豹、一隻棕熊,試問在高原上,又有捕食者是獒群的對手呢?

網上並不缺乏流浪藏獒與野獸爭鬥的資料,早在2016年,北京的一位學者就拍到了流浪獒群的一系列“凶悍”操作,它們在裸岩地帶上追捕岩羊,在獒王的帶領下搶奪了雪豹的食物,將棕熊逼退至一洞穴口,這些畫面無不顯示著藏獒在高原上的生態地位,它們已然打敗了眾野獸,成為了高原上新的霸主。

(關注我,看有趣有料的動物知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