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程式開發

搖錢樹還是爛攤子? Pichai接任Alphabet CEO,隨之而來的是更大的麻煩


北京時間12月4日,Sundar Pichai接任了Alphabet CEO,成為了同時擁有Alphabet與穀歌兩座“金山”的人,但是未來Alphabet面臨的挑戰會是對Pichai的一項重要考驗。

這大概是矽谷“最糟糕”的工作

糟糕?這個被無數人艷羨的職位怎麼會是糟糕的工作呢?沒錯,對於Pichai來說,Alphabet CEO的職位或許更像是一個“燙手山芋”。

虧損一直在發生

Larry Page和Sergey Brin在早些年將Alphabet的業務進行了拆分,比如把無人駕駛汽車和智慧城市之類的科學項目分為一類並由自己負責,而將主要的互聯網搜索業務較給Pichai來主導。

幾年過去了,Alphabet已將數十億美元投入到無人駕駛汽車、提供互聯網服務的大氣氣球、無人機和智能隱形眼鏡等等充滿未來科幻感的技術上,可是,在這些領域的投入幾乎沒有給Alphabet帶來任何可觀的利潤——或許有,但對於Alphabet的體量來說,真的不算什麼。

一組數字或許更能直觀地說明問題:Alphabet的Other Bets部門(除谷歌以外的這些企業部門)去年的營業虧損為34億美元,與此同時,谷歌的營業利潤為365億美元。

Pichai現在面臨著一個巨大的挑戰:是繼續在收益情況較差、潛力未知的探索性技術上繼續投入,還是考慮成本和利潤將目光放在可以短期獲益的項目上。

在過去兩年中,隨著Alphabet將更多資金投入到谷歌的雲計算和消費硬件業務中,其他押注的投資已經減少,Pichai當然可以繼續這種操作。但是,技術世界變幻莫測,任何時候都可能迎來一項新技術的爆發,Alphabet又怎麼會放棄任何開拓新商機的機會呢?擁有Alphabet股份的OakBrook投資公司聯合首席投資官Peter Jankovskis說:“我不認為他們將放棄其他賭注。我認為他們將繼續探索其他潛在的商機,但可能會受到更多的審查。”

自Pichai成為Google首席執行官以來,該公司的股價已上漲70%,其收入接近Alphabet總收入的99%。所以,部分投資人表示,雖然Alphabet的其他業務仍然虧損,但他們對Pichai還是有信心的。舊金山貝克大街資產管理公司首席投資策略師金利普(King Lip)表示:“相信他可以更有效地執行任務,而不是步了Page和Brin的後塵。”

員工抗議和政府審查從來不消停

除了面臨調整業務、應付虧損的問題,如何安撫員工也是Pichai面臨的另一項挑戰,此外,涉及反壟斷、政策合規等問題的政府審查也會讓Pichai焦頭爛額。

谷歌的員工曾在2018年公開抗議公司對性騷擾的處理和有爭議的高管聘用。上個月,舊金山的200名員工抗議Google的各種有爭議的決定。此後不久,有四名抗議者被解僱,但谷歌方面否認員工因組織抗議被解僱。現在,這些被解僱的前僱員向美國國家勞動關係委員會提出了針對谷歌的指控。

與此同時,谷歌正在調查其高管與他們與下屬的不正當關係。其中包括首席法律官David Drummond,他與穀歌法律部門的一名僱員結婚,並同時面臨另一位與他有婚外戀的前僱員的一系列指控。

接下來,YouTube近年來也一直處於風口浪尖,“兒童邪典”、槍擊案等各類色情、暴力相關的視頻曾在YouTube大肆傳播,公眾因此質疑作為母公司的谷歌對此知情卻毫不作為。

另外,谷歌核心數字廣告業務的增長正在放緩,該公司尋找新的擴展領域的壓力越來越大。儘管雲和硬件業務顯示出一些希望,但它們仍然只佔谷歌總收入的一小部分。

在公司外部,美國幾乎每個州的司法部長都在調查與穀歌廣告業務有關的反壟斷行為。這些調查可能還會擴展到谷歌的搜索業務。

外有執法審查,內有員工抗議,Alphabet這艘大船面對風雨也不免顛簸飄搖,而Pichai現在是必須駕馭這艘船的人,面對著這個價值萬億美元的龐然大物,Pichai的下一步會怎麼做,我們將保持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