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爾沃IPO吉利股權被稀釋虧了?不,其實賺了


作者丨杜餘鑫

責編丨杜餘鑫

編輯丨朱錦斌

傳了3-4年沃爾沃汽車獨立IPO上市的訊息,這一次終於塵埃落定。

10月29日,沃爾沃汽車宣佈在納斯達克斯德哥爾摩交易所掛牌上市,交易程式碼為“VOLCAR B”首發價格為53瑞典克朗。

此次IPO將籌集約200億瑞典克朗(約合22億美元)資金,其中70%將用於電動化轉型。包括在工廠中添置大型壓鑄機,以生產一體成型的車身(特斯拉之後的又一玩家?),以及新增電驅動和內建電池的生產線(為全面電動做鋪墊)等。同時將利用 IPO 募集得來的資金增加汽車產能,到2025年,年銷量將翻一番,達到120萬輛。


值得注意的,該次上市不僅是2000年以來瑞典國內最大的一次上市活動,也是今年歐洲規模最大的一次IPO,上市當天收盤,沃爾沃汽車股價就上漲了23%,取得了不錯的開局。

不過這次上市,對沃爾沃來說並非一帆風順,除了過去幾年的波折外,就連上市前夕,沃爾沃也被投資者施壓,最終沃爾沃發行價市值約200億美元,低於之前沃爾沃預計最高300億美元的估值。

延伸閱讀  訊息稱Rivian或於下週在美上市 目標估值546億美元

作為傳統汽車製造商的典型代表,沃爾沃面臨著電氣化、數字化以及投入自動駕駛功能所帶來創紀錄的資金支出壓力,此次IPO可以算是考驗近期投資者對傳統汽車業投資興趣的一塊試金石。

儘管沃爾沃已經於2019年就提出了全面的電氣化轉型,並確立了2025年實現全面電氣化,到2030年,則將成為100%的純電豪華車企,但從估值來看,資本市場對沃爾沃的興趣似乎並沒有新勢力車企來得更為猛烈。


其實回顧沃爾沃謀求上市之路,以及吉利控股與沃爾沃一系列謀求合作、合併、上市等歷程,也可以看到其中的糾葛與艱難險阻。站在局外,或許很容易想到這背後的利害和難以割捨的關係:

比如早期沃爾沃是吉利的重要背書,吉利控股可能不願意放手,且彼時沃爾沃還處於上升期,銷量和盈利都超預期,遠遠沒達到董事會對其估值的要求。

到了中期,情況就出現了一些新的變化,比如沃爾沃906040系列產品已經全面佈局完成,相當於沃爾沃手上的牌已經打完了,新能源產品包括極星發展也相對緩慢,迫於一些市場競爭、資金投入壓力,吉利與沃爾沃謀求合併打包上市。


但這個主體相對龐大、分散,對未來資本評估和增長並不利。同時新造車勢力上市即獲得高額估值,打破了原有的汽車估值體系,這給吉利、沃爾沃的拆分上市策略提供了借鑑。

而現在,隨著吉利與沃爾沃合併動力總成業務,共享全新的SEA浩瀚架構和下一代純電專屬模組化架構的開發,深化在零部件採購、研發、自動駕駛和銷售渠道和售後服務領域的協同,包括沃爾沃在華製造基地的交割,極氪汽車的正是釋出等,吉利和沃爾沃已經不太需要深度繫結,且擁有獨立發展的優勢。

就在沃爾沃成功IPO之後的第三天,吉利以一場“智慧吉利2025”硬核技術展示給10月收尾。這場釋出會全方位描繪了吉利未來5年的技術、產品、銷量和經營目標乃至碳中和目標。包括髮布了“雷神動力”動力品牌,定位高階立足全球,年底裝車百公里油耗3.6L的混動技術。


同時在智慧化為未來競爭中,吉利將構建“一網三體系”全域戰略佈局,實現智慧汽車核心技術全棧自研,明年量產中國第一顆7奈米制程的車規級SOC晶片;自建低軌衛星高精度導航系統和自繪的高精地圖2023年覆蓋全國,2025年實現L4級自動駕駛的商業化,2025年度實現集團總銷量365萬輛等。

吉利用11年的時間,走完了別人幾十年的造車躍升之路,甚至還實現了對行業的領先,這背後除了李書福和吉利的深刻洞見,當然更離不開沃爾沃對吉利的輔助。

11年來,吉利通過放虎歸山成功救活了沃爾沃,也成就了沃爾沃。但這11年來,沃爾沃的發展與成長,更成就了今天的吉利。

延伸閱讀  小鵬汽車9月總交付破萬 成為新造車勢力首家月交付過萬企業


李書福也在沃爾沃IPO上表示,吉利控股將推動旗下各品牌服務各自細分市場,相互尊重、協同發展、佔領技術制高點,矢志不渝地支援沃爾沃汽車這個傳奇品牌的可持續發展。這實際上也給外界吃下一顆定心丸,沃爾沃不會脫離吉利。

之所以會說這樣的話,是因為外界一直存在這樣的疑惑與觀點。

2010年3月28日,吉利控股集團用18億美元的代價收購沃爾沃汽車100%股權。11年之後,吉利成功將沃爾沃推向資本市場,並讓沃爾沃的價值增加超過11倍。本次IPO後,吉利控股集團將繼續保留沃爾沃第一大股東地位,但吉利控股對沃爾沃的持股比例,將從97.8%下降到82%。

外界一直認為,沃爾沃上市之後,吉利在沃爾沃的股份將得到稀釋,意味著吉利對沃爾沃的控制權將被削弱。但是對目前的吉利來說,它已經不是曾經那個毛頭小子,在與沃爾沃的學習和相互扶持中,吉利已經具備了獨立發展的能力,甚至可以說起發展和起步的天花板,放在今天這個汽車新時代下,已經遠遠超過了沃爾沃。


就算吉利對沃爾沃的持股比例下降了,一方面可以緩解一部分吉利控股的資金壓力,無論是對吉利下一步的發展,還是為沃爾沃長遠的可持續發展,都極為有利。更重要的是,有了市場化的資本介入,也讓沃爾沃更加重視市場化趨勢,推動沃爾沃在新汽車時代浪潮中加快前行。

當然更深層次地來說,在吉利收購沃爾沃的前幾年中,吉利雖然擁有名義上的控制權,但對於技術、造車能力與實力方面,吉利確實與沃爾沃不夠匹配。但是今天,吉利對沃爾沃已經擁有了完全的掌控權和主動權,特別是在研發、採購這兩大汽車品牌發展極為核心的領域,吉利控股已經實現了全面的消化,甚至全面的接管。

所以,放在過去11年的歷史長河來看吉利,“買買買”的模式確實給市場和消費者留下了一些不太好的印象,也有不少的人認為李書福最擅長的就是玩資本。但是從今天的吉利和如今李書福謀劃的吉利帝國來看,所有的一切都圍繞著中國汽車的技術和製造實力,為“吉利”這個更強大的名字加持和服務。

這就是李書福,這就是吉利。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