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綜藝註定逃不過“抓馬”二字


【本文值班主任:瘦瘦蛙】

看了個新綜藝,《決勝21天》,節目找來11個嘉賓進行為期21天的合宿生活,而眾所周知,當“綜藝、陌生人、合宿”這幾個關鍵詞放在一起的時候就意味著一件事:要打架了。


比如6年前芒果TV有個著名撕嗶綜藝名叫《完美假期》,也是找來12個素人一起生活,而這檔節目的厲害之處在於,它每天24小時不間斷地直播了三個月。期間觀眾不僅可以實時觀看還能參與投票,同時節目中的嘉賓也會互投決定去留,最終留在房子裡且得票數最高的人氣選手就是冠軍。


雖然《花少2》每年都會被人當做經典拿出來溫故知新,但論drama程度其實遠不如《完美假期》。

首先2015年的綜藝尺度頗大,合宿的房子夠豪華,嘉賓服裝夠暴露,連撕起來都是哭天搶地每一秒都不帶閒著的。素人不在乎人設,想讓人記住的話博出位才是第一要義,於是罵人的上手的,甭管是演戲還是真的,反正90天夜夜唱大戲是一點不誇張。


其次節目組也很會搞事情,全方位精準狙擊觀眾喜好,炒cp什麼的是必走流程,官方要求嘉賓組cp,同時雙向選擇,多線發展,就沒有拉不上的姻緣更沒有吵不了的架。


最後直播,意味著沒有剪輯沒有故事線,那種真實感是撲面而來地能給人砸個大跟頭。

你問嘉賓為什麼都這麼努力這麼配合,因為冠軍獎金是100萬。

第一季的冠軍許曉諾至今都活躍在娛樂圈,拍過不少電視劇,《延禧攻略》裡的思婉格格就是她。甚至許曉諾當時在節目裡的cp張思帆也一直在拍戲,倆人不久前還合作主演了兩部電視劇。(張思帆居然還演過《爵跡》裡的神斯然而我根本不記得是誰)


說回《決勝21天》,這節目是有一些熟面孔的,比如參加過《奇葩說》的毛冬、去過《創造營2020》的伍雅露、“真香”的王境澤,和雖然是研究核反應堆的博士卻被誤認為“智商不太高”的火樹。記住現在這個智商不太高,後面更精彩。


《決勝21天》的定位是國內首檔實境博弈實驗節目,於是一些求生欲緩緩浮現:沒有獎金只有神祕大獎、隨時隨地出現專家旁白科普博弈知識、時刻強調這是一場實驗是有學術理論支援的。


但說來說去,有人的地方就有故事,有故事就一定很精彩。

按照節目規則,每位嘉賓在開始合宿前都會領到數量相同的1000個博弈幣,用於支付這21天的開銷,而房子裡的一切都需要花錢,包括房租水電吃飯等等,這些錢都要從公共賬戶支出。

延伸閱讀  平遙和王俊凱都有光明的未來吧︱三九專欄


公共賬戶顧名思義,就是每個人從自己的1000個幣裡拿出一部分放入,剩下的則屬於個人賬戶。如果個人賬戶餘額為0,淘汰;如果被票選為最不受歡迎的人,淘汰。


這規則看起來很簡單,但有趣的地方是:誰往公共賬戶裡交多少錢都是看不見的,也就是可以隨便說謊。


比如第一天晚上大家說好每人交100,結果11個人最後一共交了1140,看起來是多了40,然而王境澤一個人就交了300,這說明肯定有人少交了或者沒交。


但只要在這屋裡買東西,不管是給自己買還是給所有人買,都只能用公共賬戶裡的錢,所以有人佔便宜就肯定有人吃虧,口說無憑互相猜忌就是必然。

意識到這點后王境澤馬上跟其他人說自己交了300,至於為什麼這時候坦白,他說“因為有人開始演了,那正義的我就必須得出擊了”。


後來大家重新覆盤,發現還是少了120,這時候“看起來智商不高”的火樹說:我的100是當著所有人的面交給張宇讓他幫我交的,他交沒交我不知道,但我撇清嫌疑了。


不得不說火老師這招,高,別人還沒搞懂遊戲規則了他已經開始掌控了,而被他當槍使還被重點懷疑的張宇此時已經懵了。


第二天交錢果然又出現了類似的問題,錢少到不夠吃飯。澤哥急了,澤哥想吃飯,這麼多年過去他還是那個愛吃飯的孩子。


急的當然不止他一個,但有人是真急有人是假急。火樹表面無語,實際算盤打得飛起,說謊都不帶眨眼的。他故意攪局就是不希望場面好起來,場面越亂對他越有利。


火樹這種人是深諳遊戲之道,勢必要讓遊戲更好玩,而有些人比如餘有礦,就是抱著你好我好大家都好的心尋求真誠合作,她提議選出三個組長,大家面對面把錢交給組長,這樣錢再出問題就是組長的鍋,可以把組長投出遊戲。


計劃看似很合理,但也有人不同意,伍雅露就說這太強制了,她不參與,她自己投自己的。而組長制到底能堅持多久呢,也完全不好說。


其他地方有關於錢的博弈正在緩緩拉開序幕,多的就不劇透了,有興趣的話大家可以自己看。

其實類似的實驗類綜藝一直不少,最經典的就是已經播了二十多季的《big brother》,今年韓國還有一檔根據漫畫改編的《money game》。

延伸閱讀  近44億!2021年國慶檔完美收官,《長津湖》一騎絕塵


節目中的8個嘉賓在攝影棚內共度14天,每人都有私人房間,每晚10點到早上8點不得離開私人房間,此外時間可自由活動。

嘉賓所需物品都要向節目組購買,且物品價格為市價的100倍,購物金額從4億8千萬韓元(≈270萬人民幣)的獎金中扣除,14天后剩下的人可以平分獎金。


偷竊和說謊在遊戲過程中是被允許的,購物清單不公開,但獎金餘額會標註在顯示屏上。

《money game》是真的狠,說什麼都沒有就是什麼都沒有,水、吃的、取暖的統統沒有,想用馬桶也要自己買。有的嘉賓太冷會選擇做運動或者買棉絮取暖,總之為了省錢無所不用其極。但也有個例,比如替補來的2號,上來就買了30多件東西,不過後來也都共享了。


這節目最直觀的衝擊是把一摞一摞的錢擺在玻璃窗裡,嘉賓只要進入公共區域就能看見,上邊還有大大的閃著紅色亮光的餘額顯示,非常刺激。


本來嘉賓在節目中就是與世隔絕的狀態,還要面臨極端的生存情況,相互猜忌是必然,加上赤裸裸的金錢誘惑,拉幫結派挑事兒的、打架的都時有發生。

經典第五期,吵到全程嗶嗶嗶嗶嗶,節奏感堪比摩斯電碼。


《money game》的尺度比《決勝21天》大很多,全方位的大,據說節目場外遠比展現出來的還要精彩。當然現實中的節目無非就是撕,而原版漫畫甚至還有死人的情節。

要說《魷魚遊戲》裡的透明豬存錢罐實在不是什麼新鮮玩意兒,但人性實驗類生存競爭類節目就跟戀綜一樣,常看常新,畢竟模式再變也比不過人心多變。這不是韓國就又來了嗎。

延伸閱讀  007迴歸,但年輕人已經不愛好萊塢了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