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營銀行的七年之癢:業績兩重天,高管“走馬燈”


本文來源:創業圈 作者:黃宇昆


文|記者黃宇昆

9月24日,在大部分民營銀行2021半年報都相繼出爐的情況下,遼寧振興銀行的2020年報才姍姍來遲。年報顯示,這家2017年成立的民營銀行去年淨利潤虧損達1.65億元,經營狀況不容樂觀。

與慘淡的業績相比,振興銀行的高管層也發生巨震。該行近日在官網公告稱,遼寧銀保監局核准了文遠華的振興銀行董事長任職資格,自9月18日起,文遠華就任該行董事長,為該行法定代表人,而就在今年5月,監管剛核准了該行行長王峰的任職資格。

作為一家成立不到4年的民營銀行,振興銀行一共經歷了三任行長和兩任董事長,其中每任行長的任職時間僅一年半左右。

創業圈人物財經記者注意到,振興銀行的發展狀況並非個例,而是大多數民營銀行近幾年來的縮影。2014年,首批民營銀行開業,發展7年以來,馬太效應持續加劇。公開資料顯示,2020年末,全國19家民營銀行資產總額達到1.28萬億元,其中處於頭部的騰訊和網商銀行總資產佔比就達51.42%。

而除去幾家頭部銀行,更多的是像振興銀行這樣在夾縫中艱難求存的小型民營銀行。據統計,去年共有7家民營銀行淨利潤出現下滑;3家民營銀行出現虧損,分別為江西裕民銀行、遼寧振興銀行和無錫錫商銀行。

換帥成風,年內5家民營銀行換主要高管

9月17日,遼寧銀保監局核准了文遠華的遼寧振興銀行董事長任職資格。公開資料顯示,文遠華曾任建設銀行總行董事會辦公室副主任、建設銀行天津分行副行長、建設銀行股權與投資管理部副總經理等職,2014年9月至2016年12月出任天津銀行行長。在加入振興銀行前,文遠華擔任中冀投資股份有限公司擔任總裁和董事。

延伸閱讀  如日中天的量化私募巨頭意外封盤謝客,為何這一“量化明珠”產品首當其衝?

而就在今年5月,遼寧銀保監局剛核准了王峰的振興銀行行長任職資格。與文遠華一樣,王峰同樣有過天津銀行的任職經歷,曾任天津銀行行長助理、天津銀行資訊長。除了行長和董事長,遼寧銀保監局於今年內還核准了該行多名其它高管的任職資格,包括風險總監、內審部門負責人、董事、獨立董事等職務。

據創業圈人物財經記者統計,自2021年開年以來,共有5家民營銀行更換了主要領導,除振興銀行外,還有浙江網商銀行、四川新網銀行、上海華瑞銀行和天津金城銀行。

9月15日,浙江銀保監局核准了馮亮網商銀行行長的任職資格,此前馮亮擔任網商銀行副行長。而原行長金曉龍則升任網商銀行董事長,其任職資格於7月20日被浙江銀保監局核准。

6月18日,四川銀保監局核准了王航新網銀行董事長的任職資格,王航曾在新網銀行大股東新希望集團擔任副董事長一職,且早在2016年時就擔任過新網銀行董事長,後因工作原因辭任。

360數科原副總裁溫樹海出任金城銀行行長。5月21日,金城銀行官網公告顯示,根據天津金城銀行股份有限公司第二屆董事會第一次會議決議,並經天津銀保監局核准,聘任溫樹海擔任金城銀行行長。7月23日,該行董事長高德高因到齡退休辭去董事長、執行董事等職務,在新任董事長選舉出來之前,由溫樹海代為履行該行董事長及法定代表人職責。

去年7月,上海華瑞銀行行長朱韜離開華瑞銀行,該行行長職位由副行長解強代為履職,直到今年3月15日,上海銀保監局才正式核准瞭解強華瑞銀行董事及行長的任職資格。

與傳統銀行相比,民營銀行的高管人事變動非常頻繁,業內向來流傳著“鐵打的民營銀行,流水的行長”這樣的戲言,行長僅任職一年左右就離職的情況比比皆是。比如之前提到的振興銀行,首任行長喻菁華在2017年10月正式履職,僅一年時間後,該行行長便更換為陶志剛;2017年11月,福建華通銀行首任行長鄭新林離職,彼時華通銀行開業僅為10個月。

一位銀行業觀察人士告訴創業圈人物財經記者,民營銀行的高管多來自股東公司,也有此前在傳統金融機構就職的專業人士,空降後容易“水土不服”,易在公司發展思路上與其它股東產生分歧,故離職率與傳統銀行相比較高。

業績分化明顯,業務違規不斷

自2014年首批民營銀行開業以來,截至目前其數量已增至19家,從各行公佈的年報資料來看,業績分化十分明顯,強者愈強,弱者愈弱。

延伸閱讀  海通證券:“綠色發展”仍是中長期市場主線策略上,今年以來,我國電力供需持續偏緊,增加清潔電力供應,特別是加快風電、光伏發電專案建設併網,有利於緩解電力供需緊張、對新能源發電的迫切需求,也有利於助力完成能耗雙控目標,促進能源低碳轉型;同時,從中央到地方正緊鑼密鼓謀劃“十四五”時期工業綠色低碳發展施工圖,制定工業領域碳達峰實施方案,以及有色金屬、建材等重點行業的具體實施方案。因此,“綠色發展”新動能或將是市場未來較長時期的投資主線。

以首批開設的5家民營銀行的經營狀況為例,2020年末,微眾銀行資產總額達到3464.3億元,同比增長18.95%,2020年實現營業收入198.81億元,同比增長33.70%;實現淨利潤49.57億元,同比增長25.49%,各方面均處於行業領先地位。

而同批成立的天津金城銀行,去年各項營業指標均發生“縮表”。2020年末,該行資產總額為256.44億元,同比減少16.47%,2020年分別實現營業收入和淨利潤5.78億元、0.43億元,同比減少21.57%、74.71%,淨利潤在19家民營銀行中排名倒數第五。

總的來看,去年共有7家民營銀行淨利潤有所下滑,而除了裕民銀行和錫商銀行由於開業時間較晚仍處於虧損狀態之外,2017年開業的振興銀行去年“扭盈為虧”,由2019年的盈利0.75億元變為2020年的虧損1.65億元。

與兩級分化的業績相比,業務違規卻成了不少民營銀行的共性。9月1日,上海華瑞銀行遭監管“秋後算賬”。上海銀保監局開出的罰單資訊顯示,2016年至2020年期間,該行的違法案由多達11條,其中包括未按規定進行資訊披露、未經任職資格許可任命高階管理人員、放任借款人將流動資金貸款用於股權投資、違規向資本金不足的房地產專案發放貸款、個人住房租賃貸款嚴重違反審慎經營規則等,華瑞銀行因此被處520萬元的鉅額罰款。

除了上海華瑞銀行外,還有不少民營銀行因也收到監管部門的鉅額罰單。3月18日,溫州民商銀行因貸前調查嚴重不審慎、貸款五級分類不準確、向資本金不足的房地產專案發放固定資產貸款等行為被溫州銀保監分局處罰225萬元。

7月16日,人民銀行成都分行披露的行政處罰資訊顯示,新網銀行因未按照規定履行客 戶身份識別義務、未按照規定報送大額交易報告或者可疑交易報告等行為被罰款630萬元。而就在今年3月,銀保監會發布《關於新網銀行侵害消費者合法權益案例的通報》,劍指該行貸前調查不盡職、催收管理不到位和與網際網路平臺合作業務推高了消費者融資成本三宗罪。

與傳統銀行相比,民營銀行多為“一行一店”的模式,吸儲依賴線上。今年2月,銀保監會印發《關於進一步規範商業銀行網際網路貸款業務的通知》,其中規定地方法人銀行不得跨註冊地轄區開展網際網路貸款業務,進一步擠壓了一些民營銀行的生存空間。

追求差異化定位、堅守普惠金融發展理念,這是我國設立民營銀行的初衷。目前,在嚴監管背景下,如何合規地展開業務,如何平穩轉型尋求新的發展機會,是當下不少民營銀行需要切實考慮的問題。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