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人到底有多愛喝酒?


俄羅斯人到底有多愛喝酒?的頭圖

俄羅斯人到底有多愛喝酒?

之前網上有一段視頻非常火,就是俄羅斯姑娘到中國相親隨身攜帶一瓶酒,於是俄羅斯姑娘的酒癮成為大家關注的話題。

事實上,在俄羅斯,不只是姑娘愛喝酒,而是人人都是千杯不醉,俄羅斯的總統普京就這樣說過:一生從未醉過。

愛喝酒,能喝酒這就是俄羅斯民族的一種風格。

看看俄羅斯人的歷史,他們幾乎已經在幾百上千年的變遷中,就已經與酒為伴了。無論是男女,不管是老少,隨時來一杯,袋子裡放杯酒,那都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沒錯,俄羅斯人就是這麼愛喝酒,已經到了酒不離手的地步。

什麼伏特加、香檳、威士忌、葡萄酒,或者蘋果酒、開胃酒、蜜酒,甚至是杜松子酒、甜酒等等。這些都是俄羅斯人眼中的“情人”,其中又以伏特加為最,被男人們稱為“第一妻子”。這也就是說,俄羅斯男人可以沒有妻子,但必須要有酒。

當然,愛喝酒不是說說就可以被承認的。我們之所以說俄羅斯人愛喝酒,那是有依據的。我們都知道,酒這東西小酌怡情,大飲傷身,因為喝酒過量,或者長期酗酒,身體都會不同程度地受到損害。而俄羅斯人也不例外,平時喝酒太多,所以他們國家的居民平均壽命是直接受到影響的。

根據2017年的統計,俄羅斯人均壽命為72.5,這個數字還是比之前增加了0.63歲的結果。而俄羅斯女人的壽命平均要比男性長10歲左右,也就是女性的平均壽命為77.4歲,而男性只有67.5歲。男性六十幾歲的平均壽命,這可算是很低的了,想想我們國家就可以理解。

不過,俄羅斯人自己也知道喝酒不好,只不過他們忍受不了沒有酒的人生。在二戰的時候,蘇聯外長安德烈·葛羅米柯就提議:全國禁酒。

可是,勃列日涅夫非常清醒,他說:“安德列,你知道的,俄羅斯人離了這玩意兒啥也乾不了!”一語中的,俄羅斯人就是這樣喜愛喝酒,沒有它生活就沒辦法繼續,更不要說打仗了。

後來,戰爭結束了,蘇聯與西方國家冷戰多年,國家經濟以及國民精神同時出現下降。戈爾巴喬夫認為:這是酒精對俄羅斯民族產生了傷害。於是,他直接下令:全民禁酒。但他萬萬沒有想到,禁酒的後果就是各種含有酒精的東西成了男性們的必需生活用品。

為了可以一解酒癮,竟然有人將醫用酒精,甚至是飛機防凍液拿來喝。這是不是只要可以喝到酒精,他們完全能不顧生死?

由此也就足可以看得出來了,俄羅斯人民愛喝酒,他們的生活中以酒為活著的標準。快樂要喝一杯,高興要喝一杯,痛苦要喝一杯,悲慘還要喝一杯,至於冷了、熱了、紀念日、過節、慶祝……種種日子都只有喝酒才能表示對它們的尊重。

久而久之,俄羅斯男人愛喝酒,女人則以一杯低度數的酒來相伴了。

只不過,酒就是酒,哪怕心情再高興,也免不了它帶給身體的傷害。

俄羅斯的男性中,有不少人形成了酗酒的習慣,甚至是酒精中毒者,他們完全以酒為食物,從而讓身體變得孱弱,為家庭帶來不幸。而且,以俄羅斯人口的數量可以看得出來,女性人數遠比男性要高得多。如果說之前是戰爭帶來的結果,那今天就是酒精引發的悲劇。

相信很多人會好奇,俄羅斯人為什麼愛喝酒呢?凡事總要有個原因吧?這倒是沒錯的,只不過這裡面的原因有很多個方面,一兩句話說不清楚。但若要細究其源,那恐怕就要回到彼得大帝時期了,這或許就是俄羅斯的酒文化了吧?

當年,彼得一世還小的時候,他有一位輔導學習的文官就特別愛喝酒,結果彼得大帝就受到這種酒鬼老師的影響,成了喝酒能力非常強的王子。後來,他曾到歐洲遊學,這期間喝酒的本領越來越高,以至身邊的人都看不下去,認為他已經達到了酗酒狀態。

不過,彼得大帝並不以為意,至他走上王位之後,直接開放全民飲酒的法令,甚至這樣下令:任何農婦假如要將正在酒館喝酒的丈夫強行帶走,那她就要接受鞭刑懲罰;另外,俄國不只是男人可以喝酒的,女人也可以喝。

據說,當時的副首相是一位女性,她認為喝酒不好,彼得大帝當場就翻臉了,對其大吼:“你這個可惡的歐洲敗類,讓我來教你什麼叫聽命!”這下,全民投入了縱酒的歡愉之中。

當然,這只是其中一個原因,這只說明俄羅斯人喝酒的時間持續已久。但有一個方面卻是讓他們喜歡喝酒的有力原因,那就是生活的地理位置。這一點我們都明白,他們國家靠近北極圈,冬天非常漫長,而且特別冷。這也是為什麼將俄羅斯稱為北極熊的原因,長期生活在高寒之地,沒有取暖的依賴物是不足以解決問題的。

而酒卻是個好東西,它既能麻痺生活困苦帶來的煩惱,還能讓體內產生一定的熱量。有人說俄羅斯的人是非常容易抑鬱的,其實就是天氣寒冷,夜長日短,人生無事可做帶來的呆板所致。

有了酒那就是一醉解千愁,不僅人變得暖了,腦子裡也變得豐富了,與人聊天,聚會,喝酒,多麼美好的人生呀。

還有一點,俄羅斯人為了打破無所事事的生活現狀,從很早之前就投入藝術創作的行業中去。畢竟,生活需要調劑,有的人可以去看表演,那有的人就肯定會去創作藝術,但這只是一部分,還會有大量的人沒錢進劇院,沒天賦去創作,那他們做什麼?只有喝酒呀。

威廉·詹姆士就說過:“對於那些貧苦的、受教育程度低下的人來說,酒代替了交響樂和文學。”透明又哲學,閒人太多,無事可做的時候,不是打架就是喝酒,這是一種為生活改變添加的調節劑。在這樣的情況下,你覺得俄羅斯人會那麼輕易將酒戒掉嗎?

不過,現在的俄羅斯不同以往了,但這喝酒的習慣已經形成,它如同一種文化一樣傳承下來,以至讓人們自然而然將酒視為日常必需品。加之俄羅斯還有那麼多各種各樣的節日,那喝酒慶祝一下就更加在所難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