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人如何過一個年味十足的春節?


宋朝人如何過一個年味十足的春節?的頭圖

宋朝人如何過一個年味十足的春節?

宋朝軍事實力羸弱是不爭的事實。可另一方面,宋朝的經濟、文化高度繁榮,物質生活豐富多彩,百姓安居樂業程度遠超在它前面的漢唐和在它後面的明清。史學家陳寅恪對宋朝就有過這樣的評價:“華夏民族之文化,歷數千載之演進,造極於趙宋之世。”

宋朝人非常重視過節,節日文化和氛圍比我們現代人要濃厚很多。今天夜讀史書就來與大家聊聊宋朝人如何過春節,一起從字裡行間中體驗宋朝的年味。

進入臘月以後,宋朝人便啟動了春節過年模式,家家戶戶開始採購年貨。市場上的商品種類豐富,“街市盡賣撒佛花、韭黃、生菜、蘭芽、勃荷、胡桃、澤州餳”,商戶“競售錦裝、新歷、諸般大小門神、桃符、鍾馗、狻猊、虎頭及金彩縷花、春帖幡勝之類,為市甚盛”,“又有市爆仗、成架煙火之類”。

臘月二十四是曆法上的“交年節”,也就是人們俗稱的小年。 “交年”代表著新舊歲交替,人們會在這一天焚錢紙,誦道佛經咒,以送故迎新。當然,這一天最重要的事情當屬祭灶,家家戶戶都會在灶台上擺放“灶王爺”神位和各種祭品,祈求年年衣食無憂。宋朝詩人范成大在他的作品《祭灶詩》中就寫道:“古傳臘月二十四,灶君朝天欲言事…送君醉飽登天門,杓長杓短勿複雲,乞取利市歸來分。”

臘月三十這天就是除夕,宋朝人稱之為“除夜”。無論高門大戶還是普通百姓之家“俱灑掃門閭,去塵穢,淨庭戶,換門神,掛鍾馗,釘桃符,貼春牌,祭祀祖宗,遇夜則備迎神香花供物,以祈新歲之安”。宋朝人所說的“桃符”就相當於我們現代人的春聯,“爆竹聲中一歲除,春風送暖入屠蘇。千門萬戶曈曈日,總把新桃換舊符。”這裡的“新桃換舊符”就是指在除夕這天更換春聯(桃符),辭舊迎新。

宋朝人的除夕夜非常熱鬧。吃過年夜飯後,“士庶之家,圍爐團坐,達旦不寐,謂之守歲”。小孩子們則忙著跑到街巷上放鞭炮,“爆竹鼓吹之聲,喧闐徹夜”。

宋朝人稱正月初一為“元日”,這是古代新年的第一天。皇帝要在這一天“為蒼生祈百穀於上穹”,然後文武百官要向皇帝拜年:“元正令節,不勝大慶,謹上千萬歲壽。”皇帝則回復大臣:“履新之吉,與公等同之。”

宋朝人的春節假期有七天,所以大家都會在假日閒暇期間走親訪友,舉辦家宴,以及外出遊玩。 “不論貧富,遊玩琳宮梵宇,竟日不絕。家家飲宴,笑語喧嘩”。

從正月初七以後,宋朝人的春節假期就結束了,但這並不意味著春節結束。因為對宋朝人來說,過年是從臘月二十四開始,到正月十五元宵節為止,而且元宵節還有前後五天的假期。

宋朝人非常重視元宵節,家家戶戶張燈結彩,處處管弦。商戶為了吸引顧客更是不惜工本,“諸坊巷、馬行、諸香藥舖席、茶坊酒肆,燈燭各出新奇……萬街千巷,盡皆繁盛浩鬧。”宋朝詞人辛棄疾在他的著名作品《青玉案·元夕》中生動地描繪了元宵之夜的盛況:“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寶馬雕車香滿路。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

過完元宵節後,宋朝人的年才算真正過完。一千多年前宋人的年味是不是比我們現代人要更充足很多呢?

參考文獻:《東京夢華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