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程式開發

7-11系統bug,拖欠員工加班費3200萬元


日本便利店巨頭 7-11 系統 bug,拖欠超 3 萬名員工加班工資,累計總額約合人民幣 3200 萬元。這個系統 bug 有記錄起可追溯到 2012 年,更嚴重的是,媒體指出拖欠員工加班費的情況可能從上世紀 70 年代 7-11 成立之初就已經存在。

“通人性”的 7-11 bug

日本便利店巨頭 7-11 的這個 bug,可能是黑心老闆們最喜歡的一個 bug 了。

據媒體報導,這個“通人性”的 bug,已經拖欠了包括臨時工在內超過 3 萬名員工的加班工資,累計總額高達 4.9 億日元,約合人民幣 3200 萬元。

7-11系統bug,拖欠員工加班費3200萬元 1

7-11 員工的工資制度有別於傳統企業,包括臨時工在內的員工工資雖然由各家加盟店承擔,但工資的計算和發放實際上是由 7-11 總部代為執行的。

今年 9 月,日本勞動監督部門發現了 7-11 總部計算加班費的方式有誤,7-11 這才後知後覺地發現,原來自己拖欠臨時工工資了。這個後知後覺有多後呢?根據目前有記錄可查的數據,最早可追溯到 2012 年 3 月份。也就是說,最遲從 2012 年 3 月份開始,7-11 員工的加班費就一直處於被拖欠狀態,3 萬人的加班費總和約為人民幣 3200 萬元。

而更嚴重的是,媒體指出拖欠員工加班費的情況可能從上世紀 70 年代 7-11 成立之初就已經存在。

7-11 新任社長永松文彥召開新聞發布會為此事道歉。

7-11系統bug,拖欠員工加班費3200萬元 2

7-11 表示,對於沒有電子記錄的時期,會與被欠薪的員工在確認書面工資單後,將拖欠的加班費予以支付。

流年不利的 7-11

7-11 是日本便利店行業的龍頭企業,但 2019 年堪稱 7-11 的水逆之年。

7-11 此前採取的是 24 小時經營模式。今年年初,一位名叫 Mitoshi Matsumoto 的 57 歲加盟店店主請求日本 7-11 准許他在凌晨 1 點至 6 點關閉店鋪休息,但卻被要求繼續 24 小時營業。這成了後續一系列事件的導火索,因為人力不足難以為繼,部分加盟店主跟7-11 總部發生了對抗,直接導致7-11 社長被迫換人,新任社長正是前文道歉的永松文彥。

Matsumoto 並未想撼動這家大企業,他只不過是想拿回自己應有的 5 小時休息時間。單槍匹馬對抗大企業,並成功將對方社長挑落馬下,這樣的故事並不多見。

這只是今年份 7-11 的第一件禍事。

2019 年7 月5 日,據日本共同社報導,日本柒和伊控股公司4 日發布消息稱,可在7-11 便利店使用的手機支付APP“7pay”因遭遇第三方非法入侵,可能已造成約900 名用戶合計損失約5500 萬日元(約合人民幣350 萬元),該公司將予以全額補償。由於 APP 註冊量達到 150 萬,損失可能進一步擴大,期間已暫停所有充值和新用戶註冊。

7Pay 是7-Eleven 寄予厚望的手機支付功能,本應成為日本政府推進無現金支付王牌代表的7Pay 上線4 天便因為盜刷事件不得不大幅縮小服務,讓日本移動支付的整體信賴度嚴重受損。

據了解,7Pay 的被盜邏輯堪稱低劣:

7Pay 的系統用郵箱作為賬號,找回密碼只需要使用「生日」,但生日選項可以不填,默認為 2019 年 1 月 1 日。找回密碼時,如果填錯,沒有次數限制,並且找回的密碼,可以單獨填寫一個郵箱接收,所以路徑是這樣的:

只要拿郵箱,用 2019 年 1 月 1 日當生日,選擇找回密碼,因為總有人不改生日,於是就可以改密碼了,這個賬號就歸你了。

事件發生後的記者會上,有人提問

“為什麼 7pay 沒有二次驗證?”

7-11 的社長答:“二次驗證是什麼?”(此時社長應是永松文彥)

一年之內,3 起醜聞,2 件與 IT 相關,7-11 的現狀折射了日本 IT 業的背面。

日本 IT 業,確實不太行

日本的 IT 行業有其獨特之處:他們把 IT 看做是製造業的一種。

因此,他們在做軟件的時候,其態度就像在造數碼相機、醫學儀器一般,幾近瘋狂的品質管理,非把 bug 一個個找出來不可。低質量的軟件絕對不允許進入市場。從需求分析、設計、開發、測試到發布,一整套流程就像豐田汽車的生產車間一般,所有人都各就各位充當一顆完美的螺絲釘。因此,他們的軟件品質很高,bug 很少,但是開發週期過長,具有很大的市場延遲性,這也是他們在日新月異的 IT 行業很難佔據領先地位的原因。

日本製造業的能力之強,使得 IT 企業能夠從製造業獲得足夠的單子。於是,產生了兩個效果:

  1. IT 企業從製造業穩定接單,以保證自己的生存。

  2. IT 企業沾染了製造業的作風,並與之趨同。

日本人天生將 IT 產業看作製造業的一部分,在日本開發工程師的地位也並不高。此前我在採訪Ruby 之父松本行弘時,他也表示近幾年來,日本出現了很多提供Web 服務的公司,這些公司大多是中小規模,當然和谷歌、 Facebook 這樣的巨頭不能比,但做得還不錯。但他也承認,Software as a production 這樣偏保守的 IT 產業特點,的確在商業上不是很有利。

總體而言,日本軟件行業相對之前來說還是有所進步,但距離中印歐美而言差距還是比較明顯。雖然日本 IT 產業不太行,但日本知名的技術人並不少,比如前面提到的 Ruby 之父松本行弘,Jenkins 之父川口耕介,都是日本人。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日本人寫的編程教材在中國十分受歡迎,許多人的技術啟蒙書籍就是日本人編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