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是封建社會的重要群體,日本武士與西方騎士有哪些異…


同是封建社會的重要群體,日本武士與西方騎士有哪些異同?的頭圖

同是封建社會的重要群體,日本武士與西方騎士有哪些異同?

日本武士和西方騎士,是兩國封建社會的兩個重要群體。在長久的歷史中,這兩個群體為社會作出了許多貢獻。他們分屬東西半球,又以武聞名。他們有許多相同點,又有許多不同點。那麼他們之間究竟有哪些異同呢?

武士

公元九世紀,日本的土地私有製漸漸發展。土地佔有者為了鞏固自己的土地佔有權,把自己的名字加到土地上。於是乎,土地佔有者變成了“名主”,所佔的土地變成了“名田”。

十世紀,日本莊園經濟發展,形成了封建領主等級土地所有製。各個莊園實力不同,莊園內也有可能發生許多大大小小的意外。為了保證自己的安全和更好地爭奪土地,各個莊園主往往會招募武士。武士階層得到迅猛發展。武士在1159年“保元、平治之亂”後成了獨立階級。 “治承·壽永之亂”後,武士家族集團源氏上位,日本進入了武士的時代。明治維新後,武士階層退出歷史舞台。

騎士

騎士制度最早起源於法國,是法國封建主義的產物。八世紀上葉,法蘭克王國的國王查理·馬特採用采邑制,將土地層層分給大貴族、中等貴族、小貴族,並要求這些貴族履行服騎兵兵役的義務。騎士制度便是在采邑制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而後,采邑制被英國、德國等西歐國家沿用,成了西歐中世紀最重要的製度之一。在這過程中,騎士制度也隨之發展。

總體來說,至11 世紀,大多西歐國家已經建立了騎士制度。而後至13 世紀中期,西歐騎士制度發展到鼎盛時期。可到了13 世紀末14 初,騎士制度就開始隨著封建制度的衰落而衰落了。 16世紀,西歐國家資本主義發展迅速,屬於封建制度的騎士制度全面衰退。

武士和騎士的相同之處

1.兩者都是特權階層

武士方面,德川家康《家康遺訓百條》有這麼一段話:“士乃四民之首,農工商輩於士不得無禮。無禮,即心中無士也。於心中無士,士不妨擊之。”日本古代有士農工商四個階層,按照德川家康的說法,武士的社會地位是最高,所以其他階層的人要對武士保持一定的禮貌。而對於不尊敬自己的人,武士可以直接攻擊。

騎士在西歐是受人尊敬的。很多出身貴族,甚至國王也嚮往成為騎士。 15世紀中期,英國國王愛德華三世就曾組建“襪帶騎士團”,並自任騎士團團長。擁有騎士亦是貴族的象徵。在中世紀,一個沒有騎士的貴族可是要被人嘲笑的。而騎士作為貴族的門面,平常也要打扮整齊,保持禮貌,打造一個良好的特權群體的形象。

從土地角度看,武士和騎士一般來說不用親自種地,也不用乾那麼多農活,“養尊處優”。

2.兩者都負有一定的職責

武士和騎士都要接受一定的教育,都對土地負有一定的管理職責,還要按時服徭役。

在危機出現時,武士需要為領主戰鬥,必要時為主人付出生命。而在遭遇戰爭的時候,騎士要披上盔甲,騎上戰馬,拿上武器,成為一名為保衛國家、封臣利益衝鋒陷陣的重騎兵。

3.兩者都有一定的軍事實力

在平安時代,日本武士就已經有一定實力。比如說935年——939年,日本爆發了“承平、天慶之亂”。叛將平將門不聽從朝廷命令,糾集關東武士佔據關東北部,並於939年自立為皇。 940年,朝廷派軍征討平將門,但地方武士平貞盛、藤原秀鄉兩人已經先朝廷一步平息叛亂。這說明在日本平安中後期,中央軍力空虛,地方武士壯大,已經成為一支可以左右地方的力量了。

德意志騎士組成的條頓騎士團,參與了數次十字軍東征,多次擊敗穆斯林,為十字軍立下汗馬功勞。後來崛起的歐洲強國普魯士,也和條頓騎士團有一定淵源。法國聖殿騎士團,也一度是法國國王最信賴的軍事力量。

除此之外,武士和騎士在精神層面都強調不畏死亡、不懼犧牲的忠義精神。

日本武士和西歐騎士都是兩國封建社會的重要群體,有一定的軍事實力,且兩者都對各自的領主負有一定責任。但兩者有一個明顯的不同之處,那就是武士對自己的主人更加忠心。

武士與騎士的不同之處以及原因分析

受武士道文化影響,武士一般對自己的主人是忠貞不二的。德川家康就曾有言:“吾寧殉’道義’而死,方能護吾之名譽”。筆者在這裡舉一個日本的四十七個浪人的故事。 1701年,大名淺野長矩接待朝廷使節吉良義央,被後者出言侮辱。淺野長矩十分憤怒,拔出武器刺傷了吉良義央。吉良義央畢竟是朝廷使節,朝廷覺得淺野長矩對朝廷不敬,於是命令他切腹自盡。

淺野長矩雖然去世了,但他麾下的四十七名武士並沒有另覓新主,而是放棄武士頭銜,成了浪人。一年多後,這47個武士殺害吉良義央,然後切腹自盡。自始至終,這47個武士都沒有放棄對主人效忠,甚至願意付出生命為主人復仇。

相比武士來說,騎士更願意接受為多個主人服務。誰僱傭騎士,騎士就為誰服務。

舉個例子。約翰·霍克伍德本來是英國國王愛德華的騎士,這種職位聽起來穩定、高貴,很不錯吧?但為了獲取更多的利益,約翰·霍克伍德選擇遊走於各種勢力之間。他帶領僱傭軍“白色軍團”,在1364-1387年二十餘年間,為各個意大利城邦效力,獲取了不菲的財富。

14世紀90年代,約翰·霍克伍德成為佛羅倫薩守備軍的總指揮。他充分發揮自己的能力,打敗了米蘭。他去世時,佛羅倫薩的人還稱他為“佛羅倫薩的救世主”。

原因分析

相比騎士來說,武士受到更多的約束。以武士和騎士的“私鬥”現象舉例。

武士受到各種法律條文的約束,比如說《今川假名目錄》、《禦成敗式目》等,就嚴格控制武士使用武力,防止武士相互鬥毆。除此之外,佛教的影響,社會輿論的壓力,都迫使武士要遵守一定的行為規範。

西歐國王也曾下令禁止騎士比武,但騎士私鬥現象依然屢見不鮮,國王也拿他們沒轍。

武士雖然是特權階層,但面臨著各方面諸如法律、輿論、宗教等的世俗壓力,所以。漸漸成了一個“忠義一體”的階級。而騎士缺少法律等約束,只是受基督教影響較大,所以行動更加自由。

武士獲取收入的主要是領主的封地或者發放的俸米。如果武士不對主人盡忠,就會遭到嚴重的經濟懲罰。比如說《禦成敗式目》就指出對於不忠的武士應該沒收其土地。

騎士的經濟來源相比武士來說更加豐富多樣,主要有采邑、豢養和僱傭三種形式。一個騎士,可以通過經營土地自給自足,也可以背靠主人吃主人的糧食,在戰爭時還可以投奔各個勢力當僱傭軍斂財。既然騎士怎麼樣都用不著餓死,自然也不會拘泥於對一個主人的忠誠,而是想著投靠有資本的主人,獲取更多的利益了。

作者:夏禎校正/編輯:莉莉絲

參考資料:

【1】德川家康《家康遺訓百條》

【2】羅輝《論西歐中世紀騎士的生活方式》

【3】魏暢《武士與騎士生死觀之異同探析》

文字由歷史大學堂團隊創作,配圖源於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