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清朝犯事流放寧古塔,被流放的人都怎麼樣了呢?


在清朝犯事流放寧古塔,被流放的人都怎麼樣了呢?的頭圖

在清朝犯事流放寧古塔,被流放的人都怎麼樣了呢?

在各種清宮戲中,一句頗為熟悉的“發配寧古塔,與披甲人為奴,永生不得回關”可謂是經典名言。

時人有言,“寧古嚴寒,天下所無,大風如雷鳴電激咫尺皆迷。雪才到地即成堅冰,一望千里皆茫茫白雪。”

那麼,那些因為各種原因而被發往寧古塔的人都怎麼樣了呢?

上圖_寧古塔舊貌

一、什麼是寧古塔?

宁古塔差不多位于今天的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宁安县一带,宁古塔并没有塔,因科举舞弊案被连坐流放到宁古塔的方拱乾就解释过为什么宁古塔没有塔。

“相傳當年曾有六人坐於阜。滿呼六為寧公,坐為特,故曰寧公特。一訛為寧公檯,再訛為寧古塔矣。故無台無塔也。 ——《絕域紀略》”

也就是說,寧古塔原本叫做寧公特,是滿語六個的意思,指傳說中最早在此地定居了六人。在後來以訛傳訛,這才成了寧古塔。

我們現代也有學者考證過這個名字,在論文《”寧古塔”地名的翻譯與考證》中,就說過,寧古塔的本意其實並不是六個人,而是六個家庭。

不過,這些都並不重要。

上圖_晚清犯人

清朝為什麼熱衷於將人流放到寧古塔呢?

簡單思索一下,作為一種懲罰,流放寧古塔至少有三種益處。

其一,寧古塔苦寒之地,一年十二月,寧古塔便有七八月之久的長冬時節,天寒地凍,人煙稀少,絕非一句空話。況且從京城出發,一路前往寧古塔,便有足足5000餘里,這五千餘里犯人沒有馬車,只能帶著枷鎖隻身前往。其路途之苦,實在難以想像,數量眾多的流放者在尚未抵達寧古塔之前,就已經半道而亡,或死於豺狼野獸之口,或死於疫病纏身。因此,甚至有人說“若到了寧古塔,便是十個黃泉也不怕了”作為一種刑罰,其痛苦程度實在令人不寒而栗。

其二,遠離政治中心,被流放寧古塔的犯人,往往都是政治人物,送往寧古塔這種偏遠之地,基本宣告了此類人物的政治生命的終結。縱使此輩手眼通天,也只能是望洋興嘆。

其三,為滿清龍興之地添磚加瓦。寧古塔位於關外,是曾經滿清皇族的龍興之地,但由於地處偏遠,建設殊為不易,這些被流放的犯人往往都算是行業精英,人中龍鳳,他們的進入,對於寧古塔來說,十足是上好的新鮮血液。從後來看,這些“流人”確實對寧古塔的建設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上圖_清代地圖光緒32年吉林地圖下設寧古塔琿春賓州廳長春府新城三姓等

二、都有哪些人進入了寧古塔

按照時間順序對流放至寧古塔的人做一個梳理,大致情況如下:

1.明清交戰時期:

这一时期进入东北地区的流人大致有两种,第一种是明清战争中,在各处战场中被俘获的明朝官员士兵以及百姓。另一类则大部分是被抓获的盗参者、捕貂者之类的百姓。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人并不是全部进入了宁古塔地区,比如第一类流人,大多“发至盛京(今辽宁沈阳),发于旗下为奴”

可見此時的寧古塔並沒有成為我們所熟知的“大清流放制定地點”。

上圖_清朝衙門審判案犯情景

2.清軍入關時期

這一時期清軍入關,定都北京,大批大批的東北旗人向內地遷移,當時的場景是“男女相踵,不絕於道”。在這種情況下,東北人口出現了嚴重的流失,嚴重時僅奉天、海城、遼陽三地具有府縣規模,餘地“沃野千里,無人耕種”。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清廷想來兩個辦法,第一是頒布《遼東招墾條例》,鼓勵內地百姓赴遼墾荒。

第二就是大量的將人口流放到東北地區,這些流人被流放的主要原因是涉嫌反清復明鬥爭、清朝內部權力鬥爭、文字獄、貪污受賄、殺人、瀆職等等行為。

上圖_沙俄版圖

3.沙俄入侵時期

在清朝統治時期,遇到了和以往截然不同但又有所相同的問題,這就是來自北方的侵入。只是以往王朝遇到的是北方草原的游牧民族,而滿清遇到的則是陌生的沙俄。

為了應對沙俄的威脅,滿清向東北輸送了大量流人,這些流人包括造船工匠、兵丁,還有建設各類工事的站丁、台丁、莊丁,以及各類犯罪的差役犯人。

隨後,在皇位爭奪戰中落敗的勢力也會被發往寧古塔,還有一些造反的農民起義軍。

4.清朝中後期

在進入清朝中後期後,國內矛盾集中爆發,大量的農民起義此起彼伏,這些人失敗之後也都被清廷流放。但有一個重大的改變在於,流放的地區中,並非所有人都被送往了東北等地,送往西北邊疆的人數也不在少數。

上圖_乾嘉苗民起義

三、“流人們”都怎麼樣了?

這些被流放進入東北地區的流人都怎麼樣了呢?

清朝有個詩人叫做丁介,他寫的《出塞》中寫道“南國佳人多塞北,中原名士半遼陽。”清朝成書的《柳邊紀略》中也有記載“當是時中土之名卿碩彥,至者接踵。”

被流放而來的流人中,尤其是曾經的大多身居高位的高素質讀書人,在突然被流放之後,身份驟然翻覆,有很多人都難以接受這種突然的變化。

“君獨何為至於此,山非山兮水非水。生非生兮死非死。”

不過這些文人大多也算人中龍鳳,因此大多寫寫詩歌發發牢騷,互相之間吐吐槽,相互照拂一下,很快就適應了這邊的苦寒生活。尤其是這些文人大多有功名在身,免於徭役,而且在當地也受到了一定的尊重。

這些文人要么自己種地,自力更生,“翻有躬耕樂”,甚至由於當地市場難以買到蔬菜水果,這些人還在家中自行種植一些蔬菜水果,生活雖不富貴,但也並不十分苦痛。

上圖_寧古塔舊貌

還有一些人則給當地人開館授課,說詩書,談禮樂,“在塞外十餘年, 公卿子弟受業者眾”。

在這種情況下,苦寒之地的寧古塔居然“彬彬弦誦, 文教日興”。

此外則是在醫商兩道之上,東北地區甚少有精通醫學之人,當地人如果有個大災大病的,往往只能求助於巫醫薩滿,有些巫醫多少會點醫術,但大多時候也只能讓病人聽天由命。而流放到寧古塔的文化人中,有不少人精通醫術,在當地頗為出名,監獄等地甚至會特意去請漢人醫生來看病。

還有一些人從從事商業,賺了個盆滿缽滿。

這些人還是生活境遇比較好的一部分。

但並非所有人都如此幸運。為奴、當差、站丁等等人的生活極為痛苦,這些人雖然生活痛苦,過著007或者996全年無休的日子,但在某種程度上還是被視作“人”。

而在流人中,最為痛苦的無疑就是那些“奴”,不僅禍及子孫,而且毫無人權可言,被打被罵尚且算是溫和的待遇,遇到脾氣暴躁的主人,其下場實在不忍聽聞。

上圖_吳兆騫(公元1631~公元1684),字漢槎,號季子,清初詩人

結語

偶爾也有人能從寧古塔離開,一種是立功或特赦光明正大的離開,一種則是逃亡。

但有趣的事情是,有些人在離開寧古塔之後,居然會思念當年的苦寒日子。

比如說吳兆騫在回鄉後臨終前就和兒子說到“吾欲與汝射雉白山之麓,,釣尺鯉松花江,攜歸供膳,手採籬邊新蘑菇,付汝母作羹,以佐晚餐,豈可得焉!”

另外一位孫暘,則寫下了“到家仍作客,無地可容身”的詩句,不得不說,這確實令人感慨萬千。

作者:未定君校正/編輯:莉莉絲

參考資料:

【1】《清代東北流人生存狀態探析》 郝素娟

【2】《清朝時期東北流人檔案研究熱點分析》 徐海靜韓瑞鵬

文字由歷史大學堂團隊創作,配圖源於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