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一聽到水流聲就想小便?


為什麼一聽到水流聲就想小便?的頭圖

為什麼一聽到水流聲就想小便?

很多人在生活中都經歷過這樣的感覺:一聽到水流聲就會產生尿意,具體來說,有很多種情況。

比如,有的人在洗澡的時候會產生小便的衝動,有的人在灌熱水的時候,有的人在用水龍頭洗手的時候……

除了在“急不可耐”的情況下會抱怨這是什麼鬼反應外,大多數時候我們是習慣於此,不在意它的。

那為什麼我們會對水流聲具有這種奇特的反應呢?在解釋這個問題前,我們先說人體是如何排尿的。

人體是怎麼排尿的

尿液是人體新陳代謝產生的液體排泄物。流經腎臟的血液會被腎臟過濾,一次過濾後稱為原尿,再次過濾後就成了終尿,也就是尿液。

被過濾了部分水分和養分的終尿會集中在腎盂中,然後經輸尿管流入膀胱中,這些過程都不受人體控制。

膀胱是尿液的存儲器官,正常的膀胱可容納500毫升的尿液,大約2到5個小時需要排一次尿。

尿液從膀胱進入尿道受到括約肌的控制,它是兩個環狀的肌肉,一個在尿道的頂端,受副交感神經系統控制,具有自主性。

另一個在膀胱外口處,雖然也具有自主性,但是可以被我們控制,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可以憋尿的原因。

當膀胱中的尿液脹滿時,膀胱壁上的壓力感受器就會將信號發送給大腦,於是我們產生了尿意。

在適當的時間,我們的括約肌就會放鬆,同時,膀胱中的逼尿肌會收縮,在兩種肌肉作用下,尿液排出。

水流聲如何影響排尿

在科學界,關於為什麼聽到水流聲人就會產生尿意其實並沒有明確的答案,人們比較認同的觀點是這是一種經典條件反射。

條件反射是後天學成的對刺激做出的反應,最簡單的例子可能是望梅止渴了;而非條件反射則是先天具有的,比如眨眼。

經典條件反射最著名的例子是巴甫洛夫對狗所做的實驗,他成功地讓狗學會了對鈴聲作出反應。

我們知道,狗在進食前會分泌唾液,因為唾液可以使口腔濕潤,並可以軟化食物,還可以殺菌保持口腔健康。

一開始,狗分不分泌唾液與是否響鈴是沒有關係的,但巴甫洛夫每次在給狗餵食前都按一次鈴。

久而久之,即使沒有餵食,巴甫洛夫一按鈴,狗就會分泌唾液,它以為主人馬上要給它餵食了。

巴甫洛夫的狗一聽到鈴聲就開始分泌唾液,人一直聽到水流聲就想要小便,這兩個過程其實很相像。

分泌唾液是狗天生的反應,屬於非條件反射,與鈴聲沒關係;而人產生尿意也是非條件反射,與水流聲沒關係。

鈴聲讓狗體驗到了食物來臨的期待感,而與小便類似的水流聲讓我們體驗到了“膀胱解放”的滿足感。

我們怎麼“學會”的?

狗之所以會對鈴聲做出反應是因為巴甫洛夫每次在餵食前用鈴聲刺激狗,可以說是巴甫洛夫教會了它。

那我們人類是如何學會對水流聲做出反應的呢?有些人可能會說了,因為我們從小到大解手的時候都會聽到那種聲音,每次解手都是一次學習!

這樣說是有道理的,用同樣的原理我們也可以解釋為什麼有時候一進洗手間或一看到洗手間標識等就會產生尿意。

不過,這個問題還可以有另一種可能的解釋:我們不一定是出生後才學會了這種反應,而是早就學會了。

而這個“早”非常早,最遠或許能追溯到我們最遠的祖先——遠古哺乳動物身上。

根據人類掌握的化石證據分析,地球上的哺乳動物最早出現在2億多年前,也就是所謂的獸族。

當時地球的主宰者是恐龍,恐龍體型有大小之分,但毫無疑問,它們比絕大多數的哺乳動物要強大。

為了躲避強大掠食者的攻擊,哺乳動物必須小心翼翼地生活,就連小便都不能隨地進行,因為那會暴露它們的位置。

那尿液如何處理呢?哺乳動物想出的辦法是在河流中或傾盆大雨中釋放,因為這樣氣味能被最大程度地稀釋掉。

在它們取代恐龍之前,這樣的“苟活”方式持續了相當長的時間,這便是最早的條件反射學習了。

而在哺乳動物崛起後,它們不再為在哪裡小便犯愁,但出於進化優勢的原因,這種反應與流水聲之間的無意識聯繫卻保留了下來。

最後

聽到水流聲就想小便並不是一件壞事,相反,它其實很可能在“暗中”指導我們的“排尿規律”。

至少,在你想要排尿時,還存在這麼一種古老樸素的方法可供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