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晚舟歸國 丈夫在人群中踮腳揮舞雙臂大喊“我愛你”


9月25日,深圳機場。孟晚舟走出飛機,丈夫劉曉棕先生為她送上一束玫瑰花,發言結束後,丈夫踮起腳尖,揮著雙手在人群中對著孟女士大喊:我愛你!

然後孟女士從單手揮變成了雙手一起揮,也回覆了:我愛你!

雙向奔赴的愛情太甜了。

萬千思念!孟晚舟歸國,人群中丈夫踮起腳揮舞雙臂大喊“我愛你”(來源:青蜂俠Bee)

此前報道

被扣“欺詐罪”,收到威脅信和子彈,孟晚舟依然微笑面對

在被扣押的日子裡,華為公司副董事長、首席財務官孟晚舟公開露面的機會不多,但一有機會,她總會提到“家人”和“祖國”。

2019年12月1日,被扣押一週年,她發表公開信《你們的溫暖,是照亮我前行的燈塔》,其中寫道:“燈,左‘火’右‘丁’,火是希望,丁是人本。有你們的地方,就有萬家燈火,熒熒光芒是溫暖,更是方向,總能在黑暗中給予我們信念的力量。親愛的你們,這些溫暖都是照亮我前行的燈塔!”

2019年10月1日,她離開居所趕赴法院,身後幾米處跟著兩名警衛。那天,她穿了一件紅色套裙,經過門口時,滿臉笑意走到媒體前表達祝福:“七十華誕,祝祖國母親生日快樂,祝願祖國繁榮昌盛,無論我們在天涯還是海角,我們的心永遠和祖國在一起。”

2018年12月11日,經歷了3次保釋聽證會的孟晚舟,剛剛回到家就發了一條朋友圈:“我在溫哥華,已回到家人身邊。我以華為為傲,我以祖國為傲!”

燈塔在守候,晚舟早歸航。


漏洞百出的抓捕

據央視網、央視新聞綜合報道,2021年1月12日,孟晚舟在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省高等法院出庭,申請變更保釋條件,主要訴求是放寬保釋期間的限制措施。對其進行監控的保安公司負責人在法庭上作證說,2020年6月和7月間,孟晚舟的住宅曾收到過五六封威脅性信件,其中幾封還包著子彈。

1月13日,在中國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表示,孟晚舟事件的性質十分清楚、明確,是一起徹頭徹尾的嚴重政治事件。中方再次敦促美方立即撤銷對孟晚舟女士的逮捕令和引渡要求,敦促加方立即釋放孟晚舟女士,讓她早日平安回到中國。

當地時間1月29日,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省最高法庭法官拒絕了孟晚舟變更保釋條件的申請。

回顧一下700多天前的那場抓捕,說其漏洞百出也不為過。

溫哥華時間2018年11月30日上午9:04,加拿大皇家騎警達利瓦給同事溫斯頓·葉發了這樣一條簡訊:“(加拿大)司法部說另一個臨時逮捕令即將到來……目前還沒有細節,但他們需要有人在下午3點左右到他們的辦公室簽署宣誓書,伊凡會去,但是你走之前我們得聊一下。”當日下午,達利瓦又給溫斯頓發簡訊約他詳談:“我會一直待在辦公室,直到明天的行動有一個詳細的計劃。”他口中的這個計劃,就是抓捕孟晚舟。下午5點,達利瓦等人來到溫哥華國際機場,和駐紮機場的警察商討如何抓捕孟晚舟。“孟晚舟是誰?”一名負責抓捕的工作人員甚至不知道孟晚舟的身份,趕緊在谷歌瀏覽器上搜尋她的名字。

另一邊,在香港國際機場,孟晚舟與一位工作人員登上了國泰航空CX838航班。她們將前往阿根廷,在溫哥華經停轉機。

溫哥華時間12月1日上午9:30,達利瓦一行到達溫哥華國際機場,與加拿大邊境管理局召開碰頭會。半小時後,皇家騎警和邊境管理局的相關人員收到美國聯邦調查局(FBI)駐溫哥華的助理法律專員發來的郵件:“白色T恤前面有字,黑色褲子,白色鞋子,揹著大包,頭髮略過肩膀。”這是他們的目標人物孟晚舟登機時的衣著打扮。


·加拿大法院公佈孟晚舟被捕時的畫面。

上午11點多,國泰CX838航班到達溫哥華國際機場65號登機口,孟晚舟走下飛機。幾分鐘後,邊檢人員認出了她,將她帶到邊境檢查櫃檯,她的兩部手機和隨行工作人員的一部手機都被沒收。三部手機都被直接裝入能防止資料被遠端刪除的“法拉第袋”,彼時孟晚舟的手機仍處於開機狀態。兩名邊檢人員將孟晚舟帶走,開始詢問並搜查她的行李。緊接著,邊檢人員開始質詢孟晚舟,內容涉及她在華為的工作,還迫使她交出了電子裝置的密碼。


·孟晚舟被捕時,加拿大邊境服務局扣留了她的電腦。


·孟晚舟被捕時,她的兩臺手機在開機狀態,被裝入能防止資料被遠端刪除的“法拉第袋”。

邊檢人員質詢結束,溫斯頓進入房間,宣佈孟晚舟已被逮捕,並給她銬上手銬。“她一開始看起來很驚訝”“一般我們都把嫌疑人的雙手銬在椅子後面,因為她很配合,我把她的雙手銬在前面。”溫斯頓這樣回憶現場的情況。被逮捕後,孟晚舟被送往裡士滿皇家騎警分局。拘留所記錄了她當天的狀態:保持警覺,精神狀態正常,但行動平衡“一般”。


·2018年12月12日,加拿大溫哥華,孟晚舟在安保人員的陪同下抵達假釋辦公室。

這次抓捕存在哪些問題?

時間回到2020年10月26日,孟晚舟案在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省高等法院開庭,孟晚舟的律師團隊提出多項質疑。根據最初的行動計劃,加拿大皇家騎警應按照法院簽發的逮捕令登機“立即逮捕”孟晚舟。逮捕時,加拿大皇家騎警警員必須向孟晚舟出示逮捕令,並向她宣告她所具有的律師權和沉默權等憲章權利。但直到當天下午2點15分,加拿大皇家騎警警員才第一次出現在孟晚舟面前,並告知她被捕的原因以及請求律師援助的權利。而這距離“立即逮捕”的下飛機時間點,已經過去整整3個小時。孟晚舟的辯護律師指出,由於美國希望獲得孟晚舟電子裝置,並在她沒有防備的情況下獲取口供,為了協助美國獲取更多的證據,加拿大執法機構在明知法院命令立即逮捕孟晚舟的前提下,有組織、有計劃地策劃了一起知法犯法的違法搜查,把一場非法取證的刑事調查偽裝成一次例行海關檢查。

孟晚舟的辯護律師還指出,加拿大邊境服務局的官員詢問了與入境無關的問題,非法獲得電子裝置資訊,並非法傳遞給FBI。有證據顯示,加拿大邊境服務局對孟晚舟的審問主要圍繞華為在伊朗的業務交易等問題。這些問題與美國起訴相關,但都與入境無關。

延伸閱讀  只要哥哥在,我永遠是公主

不僅如此,此後的很多問題也都與美國相關。

此輪聆訊出庭的證人、邊境服務局一位主管官員布萊斯·麥克雷證實,孟晚舟飛抵溫哥華的前一天,FBI人員曾打來電話,“不尋常”地要求加拿大邊境服務局提供次日值班主管的電話號碼。

在審問過程中發現,一名執法人員強迫孟晚舟交出電子裝置密碼,並在筆記本上仔細記錄下來。現場的攝像記錄顯示,這名執法人員還在另一張“單獨的紙條”上重新寫下了這些密碼。結束審問後,加拿大邊境服務局拿走了包含手機號碼和密碼的紙條,之後又移交給了警察。這些資訊進入了加拿大警察系統,一位警官將孟晚舟的電子裝置序列號、SIM卡、國際移動裝置識別碼以郵件方式傳送給了FBI。


·邊檢人員質詢孟晚舟,寫下有關她的手機密碼的紙條。

孟晚舟的律師團隊指出,一旦FBI掌握了國際移動裝置識別碼,就可以查到呼入和撥出電話、電話號碼、通話時間、持續時長以及手機訊號塔的位置所在。加拿大邊檢人員攜帶的“法拉第袋”也是美國紐約東區助理檢察官要求的,一位加拿大皇家騎警在其工作筆記中記錄了這一點:“加拿大邊境服務局的執法人員,會根據FBI的請求,找出孟晚舟的電子裝置並將其放入袋子中。”

加拿大警方已經承認整個抓捕過程中存在重重錯誤。

比如,溫斯頓承認用內容錯誤的宣誓書獲得了法官的臨時逮捕令。他承認這份宣誓書在形式和內容等多方面存在錯誤,也承認在行動前提交給法官的宣誓書中描述孟晚舟與加拿大“沒有關聯”。他在未作背景資訊核實的情形下簽字,後來發現內容與事實不符,但他表示自己並未作出更正或任何補救措施。

關於行動中執法人員沒有遵照逮捕令這一點,溫斯頓解釋說這是出於“安全顧慮”以及尊重邊境服務局在機場的“管轄權”。他表示擔心孟有反偵查能力,也擔心她隨身帶刀。但孟晚舟下機後,執法人員並未搜查她是否攜有武器,而是直接沒收並搜查了她的電子裝置。溫斯頓也沒有遵照檢方事先要求,在行動後寫一份事件時間表。對於改變行動計劃等諸多問題,他的迴應就是三個字——“記不清”。


·2018年12月12日,獲得保釋後孟晚舟(右一)出現在加拿大的住所。

一家人住漏雨的房子,

見證父親最難的日子

過去人們談論華為,話題中心永遠是任正非,他的遠見,他的領導力,他的軍人性情。任正非共有兄弟姐妹6人,育有兩女一子。公眾視線中,大女兒孟晚舟是個格外低調的人。

如今,一場持續了700多天的“軟禁”讓孟晚舟逐漸成為華為另一個焦點。人們關注她的每一次出庭,也好奇她身上的一切故事。

孟晚舟的成長和華為的壯大幾乎是同步。從接線員到副董事長,從站在父親身後到站在父親身旁,這條路,她一步一個腳印,默默走了20多年。在遭遇無端扣留和莫須有指控之後,正是過往的蟄伏和磨鍊,饋贈了她如今的勇氣和底氣。

都勻中學老校長任摩遜的孫女,喜歡戴一副金邊眼鏡,穿著有格調,為人很和氣,也很大度,平時學習認真努力,成績在班上穩居中游。

這是學生時期孟晚舟給同學們留下的印象。

由於父親是基建工程兵,孟晚舟的少年時代總是在多地輾轉。她先是在四川成都和姥爺姥姥生活,接著又被奶奶接到了貴州都勻讀小學。

貴州山區的經濟條件稍差。“記得有一次吃晚飯的時候,因為飯桌上沒有肉,我一下就鑽到桌子底下,把飯桌掀翻,不僅自己不吃,還不讓別人吃。”孟晚舟曾寫文章回憶兒時趣事。

如今人們很難想象,執掌華為財務系統的孟晚舟,小時候最痛苦的事情是每天晚上的數學作業。“那時候奶奶常常笑我:‘非非怎麼養了這麼一個笨女兒!’”

後來,孟晚舟被接到山東濟南,繼續小學學業。1984年,任正非轉業去深圳工作。這期間,孟晚舟又被接到深圳生活了一段時間,也因此見證了父親最難的一段日子。她在一篇題為《風箏》的文章裡回憶,當時一家人住在漏雨的房子裡。“外面下大雨,裡面下小雨,四面透風的屋子裡,隔壁鄰居說話都能聽見。”

中學時代,父母在深圳忙於工作,孟晚舟又回到了貴州都勻。由於在濟南讀的是農村小學,教學質量相對落後,孟晚舟整天在田地裡抓蚱蜢、挖野菜。快樂童年的代價是,轉讀都勻一中後的第一次考試,孟晚舟拿了個倒數第一。

“那個時候爺爺是都勻一中的校長,奶奶是都勻一中的數學高階教師,我真不知道我的倒數第一給爺爺奶奶帶去了怎樣的‘榮譽’,現在想想真的很慚愧。”多年後孟晚舟寫道。“這也是我為什麼一直想讀博士,我一直都希望爺爺奶奶終有一天能以我為傲,就像爸爸1999年在爺爺墳前說的,等我拿到博士畢業證後,一定要記得燒一份給爺爺。”

“我是華為早年僅有的

三個祕書之一”

如果你在1993年撥通華為的客服電話,接電話的人很有可能就是21歲的孟晚舟。

1987年,任正非創立華為。父親創業初期,孟晚舟正在深圳讀高中。“他辦公室有個影印機,我老去那兒影印試卷。現在很多同事,我當年都叫他們叔叔。”孟晚舟後來接受採訪時說。

1992年,孟晚舟大學畢業。她先在建設銀行工作了一年時間,後來銀行整合撤銷了她所在的網點。她計劃出國留學,拿到了錄取通知書,但後來被拒簽了。

計劃出國前,任正非建議孟晚舟先學點謀生技能,讓她進了華為。這是一個“特混”辦公室——文祕、前臺、《華為人》編印都在這裡。孟晚舟的工作就是打雜,負責檔案列印、轉接電話、安排展覽會務等。

延伸閱讀  莫言:人這一輩子,要和舒服的人一起

“我是華為早年僅有的三個祕書之一。”孟晚舟說。當時父親告訴她,社會閱歷第一條就是對人要有認識,打雜有助於積累這些經驗。

很多年後,孟晚舟對總機電話的繁忙仍記憶猶新。一張辦公桌大的平板上排列著密密麻麻的鍵盤,每當有電話進來,紅紅綠綠的訊號燈就會不停閃爍。“手忙腳亂的我,不知道曾經轉錯過多少電話。”

華為前副總裁劉平對那會兒的孟晚舟有印象,他在《華為往事》中回憶:“任總的女兒孟晚舟是一個很可愛的女孩。我去華為的時候,中學畢業(有誤,應是大學畢業)的她在公司前臺當接待員。我一看到她,就知道她是任總的女兒,因為她長得酷似任總。她待人隨和,毫無老闆女兒的架子。沒事時,我們經常在前臺和她聊天。”

年輕的孟晚舟親歷了華為的草創歲月。那時公司只有兩三百人,銷售額剛剛過億。1996年,她去北京參加通訊展,手裡提著幾大袋子資料,紙袋上有華為的商標。計程車司機熱情地說:“哦,華為,我知道,就是做紙袋子的嘛!”

也是這一年,華為第一次參加國際通訊展,孟晚舟隨團去了莫斯科。兌換外幣是她的任務之一。當幾十捆盧布從視窗裡塞出來時,孟晚舟第一次感受到匯率的放大效應。她和另一個女同事根本不敢在街邊停留,抱起錢就往賓館狂奔。回到房間,鎖好門,仔細點數後才發現少了100美元的盧布。

後來,孟晚舟在回憶當時的工作時,筆觸自帶溫情:“二十多年來,一批批來自五湖四海的年輕人與公司共同成長,華為包容了我們的懵懂、稚嫩、固執甚至失誤。在無數將士沙場鏖戰毫不退縮的背後,包容始終是抹不掉的底色。”

1997年,經過打雜歷練的孟晚舟進入華中理工大學(現華中科技大學)攻讀會計碩士學位,畢業後任職於華為財務部門,由此真正開始了自己的職業生涯。


·2014年10月2日,華為CFO孟晚舟在俄羅斯莫斯科出席論壇活動。

“提著一杆漢陽槍,

把巡航導彈打下來了”

在深圳阪田,曾有一棟“華電樓”,是華為電氣的舊址。再次翻新後,孟晚舟領導的財務部門就在這裡辦公。

2013年,孟晚舟一頭披肩長髮,首次以華為CFO(首席財務官)的身份面對媒體。“我爸說,講一句謊話就要用十句來掩蓋它,平凡人的能力就是講真話。”她回覆了媒體關於華為現金流、持股比例等追問,隨後留下金句:“華為沒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祕密。”在此之前,有媒體稱她是華為“藏了20多年的祕密”。

曾經因為兌換外幣而手忙腳亂的少女,此時已成長為自信、堅毅的職業女性。她說:“不拼爹,不拼媽,一切看貢獻和能力。”

2003年,孟晚舟開始負責建立全球統一的華為財務組織,改革範圍覆蓋了組織架構、業務流程、財務制度和IT平臺等各方面。她先後擔任過公司國際會計部總監、香港華為財務總監、賬務管理部總裁、銷售融資與資金管理部總裁等職。

做華為的財務工作,不是件容易的差事。家大業大,收支兩條線,顆粒要歸倉。任正非曾經用“一杆漢陽槍”來比喻華為的財務:“一大批青年人,初出茅廬,什麼都不懂,提著一杆漢陽槍就上戰場。”

2005年起,孟晚舟主導建立了5個賬務共享中心,覆蓋和支撐全球的會計核算工作,並推動華為全球集中支付中心在深圳落成。

2007年起,孟晚舟負責實施了與IBM合作的、長達8年的華為IFS(整合財經服務)變革,在資源配置、運營效率、流程優化和內控建設等方面建立規則,使華為開啟了精細化管理之路。此後,IFS為華為培養了數千名合格的財務總監。

對於是否該讓IBM像服務其他本土公司那樣,為華為配置中國顧問,孟晚舟果斷地行使了一票否決權。她的理由是用專業的外籍顧問直接指導華為的員工,才能讓財務管理更加順利。華為需要的是“原汁原味”的跨國公司經驗。

“提著一杆漢陽槍就把巡航導彈打下來了,這就是華為的財務。”2009年,任正非與財務體系員工座談,將公司業務的飛速發展歸功於財務體系的有力支援,“從來沒有碰到過一個公司,在幾百億以後還有這麼大的高速的跳躍。”

不過,孟晚舟也有挨批評的時候。2015年,華為內刊《管理優化報》刊登了一篇名為《一次付款的艱難旅程》的文章,反映向客戶預付款時審批多、流程複雜等問題。隨後任正非簽發了一封帶著怒氣的總裁辦電子郵件:“據我所知,這不是一個偶然的事件。不知從何時起,財務忘了自己的本職是為業務服務、為作戰服務,什麼時候變成了頤指氣使?皮之不存,毛將焉附。”

面對父親的批評,孟晚舟選擇用成績說話。2017年,在題為《卻顧所來徑,蒼蒼橫翠微》的新年致辭中,孟晚舟說:“賬務核算已經實現了全球7×24小時迴圈結賬機制,共享中心‘日不落’迴圈結賬,以最快速度支撐著130多個代表處經營資料的及時獲取。”她借用舒婷的《致橡樹》比喻財經組織與業務組織的關係,兩者如同橡樹與木棉,既相互獨立又相互依偎。“我相信,我們不會是攀援的凌霄花,也不是痴情的鳥兒,我們是高昂挺拔的木棉!”

也是這一年,北大管理學教授陳春花問任正非:“華為成功的真正核心點是什麼?”任正非答,是財務體系和人力資源體系。這無疑是對孟晚舟工作的認可。


·2016年,孟晚舟在清華大學演講。

隨著父女二人共事多年,在一些關鍵時刻,孟晚舟身上越來越有“乃父之風”。2011年,日本福島地震,華為工程師穿上防護服逆行搶修通訊裝置。地震後一週,孟晚舟飛往日本,當時機艙裡只有兩名乘客,機組人員反覆向她確認是否登錯航班。

身先士卒,這很“任正非”。2017年,任正非與尼泊爾代表處員工座談時說:“我承諾,只要我還飛得動,就會到艱苦地區來看你們,到戰亂、瘟疫地區陪你們。我若貪生怕死,何來讓你們去英勇奮鬥!”

曾有一位華為工作人員這樣評價孟晚舟的工作:“她往管理上加入了溫情的因素。”也有華為前員工在網上留言:“記得孟晚舟在IFS一次年終晚會上說,今晚大家不要叫我孟總,請叫我晚舟。當時她很可愛,像個小女生,然後走下臺和大家一一擁抱。”

有感於財務體系員工辛苦但是收入不高,孟晚舟還曾請求公司給財務員工普遍提薪,希望可以“照亮陰影地帶”。

2018年3月,經持股員工代表會投票選舉,孟晚舟出任華為副董事長,她的職務再次受到媒體關注。

延伸閱讀  女主播為愛流盡淚,“已故男友”卻還活著?


·孟晚舟和任正非

“她就像二戰中的伊爾-2飛機,

千瘡百孔,還在飛行”

在被加拿大方面扣留前,孟晚舟過的是“好幾年沒有好好讀上一本小說”的忙碌人生。

“從前的深圳,時間總是過得很快,每天的日程都是排得滿滿的,從一個目的地奔向另一個目的地,從一場會趕往另一場會。‘早餐會’、‘午餐會’、夜裡總開的‘夜總會’,已是華為人的標配。”被扣留後,她在公開信中這樣寫道。

現在,對孟晚舟來說,時間總是過得很慢,慢得讓她有足夠的時間去讀完一本書,去跟同事們討論一件小小的事情,去細緻地完成一幅油畫。

疫情蔓延到加拿大前,她出門聽過一場音樂會。保釋期間,只要是外出活動(包括出庭),人們都會看到一個全身穿著搭配得體、面帶自信笑容的孟晚舟。關於她的衣品,網路博主們已經有過不少分析。


·保釋期間,人們常會看到一個全身穿著搭配得體、面帶自信笑容的孟晚舟。

任正非常常和孟晚舟通話。他說:“我們通話,她有時候說在吃火鍋,有時候做餃子或者下面條,她說忙了十幾年,從沒有像現在一樣放鬆。”

這場磨難讓父女倆變得更親近了。“過去,孟晚舟可能一整年都不給我打個電話,不會問我怎麼樣,甚至不會給我發簡訊。但現在我們的聯絡密切了許多。”除了打電話,有時任正非還會把在網上看到的趣聞隨手分享給孟晚舟。

2019年10月25日,任正非75歲生日,孟晚舟分享了一封手寫信:“今年女兒無法陪在你的身邊,嘗你的飯菜,聽你的嘮叨,摸你的皺紋,親你的笑臉,還有接受你的批評!這些都請你先欠著哈,等我回來,你再慢慢地還哈!”落款是孟晚舟的小名,豬兒。

女兒的好心態讓任正非欣慰。他曾用二戰中的伊爾-2飛機形容孟晚舟,哪怕被炮火打得破破爛爛、千瘡百孔,還在飛行。事實上,在加拿大700多天的生活,孟晚舟就是這樣過的。

來源:四川日報

免責宣告:文章內容如涉及侵權等問題,請與本公號聯絡,我們將及時處理。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