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過兒童節,有什麼好害羞的?


成年人過兒童節,有什麼好害羞的?的頭圖

成年人過兒童節,有什麼好害羞的?

圖| kelvin李 ?

現代人從不缺雞湯,只缺孩子氣。

開始文章之前,先提前祝你兒童節快樂。

別懷疑,就是你,誰曾經還不是個孩子呢?

知乎上就有人問,為什麼越來越多的成年人喜歡過兒童節?

比如有的人,會在這天賣萌索要禮物,或者出去吃個大餐,然後在朋友圈裡圓滿一下兒童節的“儀式感”。

再比如有的人,會悄咪咪給自己買一根棒棒糖,或者一支雪糕,偷偷回味一下童年的滋味……

網友@麥三姆說:“我每年兒童節有一個習慣,就是必吃一份麥當勞兒童餐,只為玩具。文藝點說叫情懷,粗俗點的說圖樂,裝逼點嘛就是懷舊了。 ”

你看,無論情懷、圖樂,還是懷舊,兒童節說到底不過是個由頭。

一個讓成年人,心安理得地懷念童年、回味童真的由頭。

我們之所以懷念童年,是因為童年生活很美好嗎?

倒也未必。

我的家鄉,20年前還是一個破落不堪的小山村。很多人住的是牆壁斑駁的老瓦房,家裡沒有冰箱、沒有電視、沒有空調,更不用說電腦,那是只存在於想像之中的東西。

我小時候的兒童節,也挺沒勁的。當天下午,學校會開個聯歡會,主要流程是“講話”,中間穿插著一兩個小節目。

校長講完,主任講;主任講完,老師講。老師講完,基本也就散會了。

那些年裡他們講了什麼,我也都記不起了,只記得那天總是很熱很悶,開心的是可以少上半天課。

到如今,家家戶戶蓋了新房,該有的家具家私一樣不落,生活條件比20年前上了不止一個台階。

但我還是會很想念從前,尤其是兒童節這天。

小時候,我們總是盼著長大;等真長大了,卻又開始懷念童年。

你說是為什麼?從前的生活明明那麼窮,那麼枯燥,卻又總能讓人牽腸掛肚。

或許正如上海市心理諮詢行業協會會長王裕如所說:“從心理學角度看,成年人喜歡過兒童節,是因為成人世界裡的快樂不容易得到,而童年的快樂最簡單,容易得到,所以讓人格外難忘。”

成年人過兒童節,不是兒童節有多美好,只是成年生活太累人了。

此前曾有報導表明,近七成的上班族,現實生活中難以得到”情感解渴”和”精神休閒”。

因為成年人的世界裡,充斥著996和內捲,還有高昂的房價、職場的傾軋。

這些東西,當你身為兒童時不會發現,父母會替你承擔。

直到你真正長大,才會直面一些慘淡的境遇,一些讓人失落的真相。

就像巴爾扎克寫在《歐也妮·葛朗台》裡的一句話:“世上沒有哪一種幸福,不是靠天真無知而來的。”

我們懷念童年,懷念的就是那一份懵懂無知,卻輕而易舉的快樂。

而成年人的快樂,總是奢侈的,生活裡更多的是柴米油鹽、蠅營狗苟。

多少有些殘忍,但這就是事實。

所以,成年人過兒童節,其實是一種自我解壓的手段,用無憂無慮的“兒童心態”,短暫逃離現實生活,以消解當下生活的沉重壓力。

這裡面也多多少少藏著一些補償心理,畢竟不是所有人的童年都很快樂,有些童年的陰影與遺憾,需要自己去彌補,用一個“節”來解一個“結”。

所以,成年人過兒童節,真沒什麼好害羞的。

畢竟生活已經很苦了,我們需要有點“孩子氣”,去治愈所有的不如意。

什麼叫“孩子氣”?

我想引用《小王子》裡的一句話:“只有孩子們知道自己在找尋什麼。他們花時間在一個破布娃娃身上,於是這個布娃娃就變得很重要,如果有人奪走,他們就會哭。”

你看,孩子們在乎的不是布娃娃值多少錢,而是他們天天抱著它,對它有了感情,它就比一切值錢的東西都更有價值。

一個人在衡量事物時,看重的是它在自己生活中的意義,而不是值多少錢。

這,就是孩子氣,也是一種真性情。

許多大人之所以可悲,就在於失去了兒時曾經擁有的真性情。

孩子氣,是現代人極度稀缺的一種能力。

因為我們,往往越長大,就越追求“價值”。

圖| Greg Girard ?

比如當你還是孩子時,坐火車會鼻子貼著車窗,驚奇地看著沿途的風景。

而等到有一天,你不再關注窗外的風景,而是緊盯著手手錶,焦慮地等著目的地的時候,你就成為一個無聊的大人了。

大人的世界裡,很多東西都已在暗中標好了價格。

比如社交,要分有效和無效;而孩子,只論喜歡與不喜歡。

比如情緒,要分合理和不合理;而孩子,只管開心與不開心。

所以你會看到很多大人會跟朋友說:“找個時間一起吃飯,我們再聯絡……”

而真相是,他們往往再也不會聯絡。

你看,人總是越長大,就越克制;越世故,就越虛偽。

所以當我們懷念童年,懷念的也是那一份真實與率性。

想想從前的日子多漫長,時而看看螞蟻、看看雲,時而又在溪邊奔跑、上樹掏鳥蛋……做完那麼多快樂的事情,一天都還沒過完。

而大人的世界總是很匆忙,也很無聊。時間彷彿被人擰上了發條,總在不知不覺間倏忽而逝。

畢竟整個社會,都在催促我們:努力拼搏、艱苦奮鬥、跨越階層、改變命運……

所以你會看到,哪怕無需刻意驅使,也會有大把大把的人主動內捲。

所以我說,現代人從不缺雞湯,只缺孩子氣。

畢竟人人都被推著走,誰也沒有時間放慢腳步。

一直很喜歡一句話:我從來不曾長大,但我從未停止成長。

這是英國科幻小說家阿瑟·克拉克的墓誌銘,馮小剛在《朗讀者》節目上,也引用過這句話。

活得像個孩子,大概就是對一個人最美好的評價。

因為只有像個孩子,才能真正活得簡單、純粹,而且像自己。

這也是為什麼這兩年來,“童話大王”鄭淵潔能頻頻出圈的原因所在。

“童心不死”四個字,在他身上展現得淋漓盡致。

比如有網友向他討教情感問題:“買飯時對一個男生心動了怎麼辦?”

他說:”如果是有生以來第一次心動,請立即行動。如果買飯時經常會對不同的人心動,可以忽視他。”

有人因學業而煩惱:“成績不好上了大專該做些什麼?”

他拿自己開刀,安慰道:“我如果有大專學歷就好了。我只有小學學歷,還是肄業。”

他既能一本正經與網友探討人生:

又能腦洞大開讓人忍俊不禁:

你看這些問題,大都無關緊要,他完全可以搪塞敷衍過去,但他的回复卻總是顯得格外的可愛與認真。

在他身上,確確實實存在著一股“孩子氣”,讓他始終可愛,始終如一。

他說:“我寧願童書再無市場,也不願祝沒有緣分的人勉強進入婚姻。與其同床異夢、生不如死,不如孤獨求敗、傲視群芳!”

他還說:“不管年紀多大,心中都有童話。”

要知道他這一生,早早輟學,當過兵,進過工廠,好不容易走上寫作道路,還一度被“封殺”,吃過的苦頭不比任何人少。

可他就是靠著與生俱來的那一股“孩子氣”,一步一步成為了人們心目中的“童話大王”。

曾經的小讀者們長大後,再一次淪陷在他所創造的童話裡。

不知多少人,在鄭淵潔的一字一句裡,得到了溫柔與治愈。

圖| 源於網絡——鄭淵潔

孩子氣這種東西,很寶貴。

它是一種真誠,不世俗、不世故的坦蕩;也是一種豁達,一種對生活保持熱情的能力。

更重要的是,它是生命最初的饋贈,也是最接近人生本質的東西。

如周國平所說:“凡童心不滅的人,必定對人生有著相當的徹悟,有一份通透與豁達。”

孩子氣,才是我們治愈生活最好的藥。

也許這一生,我們注定要走向複雜,但還是請你盡量保護好生命裡的單純。

哪怕只在這一天,也請允許自己“幼稚”一回。

因為幼稚,不是成熟的反面,膚淺才是。

動圖| 源於網絡

楊絳在《我們仨》裡,記載了一個片段:

他們父女兩個玩得正酣。鍾書怪可憐地大聲求救:“娘,娘,阿圓欺我!”
阿圓理直氣壯地喊:“Mummy娘!爸爸做壞事!當場拿獲!”
“做壞事”就是在她屋裡搗亂。我走進阿圓的臥房一看究竟……
阿圓站在床和書桌間的夾道裡,把爸爸攔在書桌和鋼琴之間。阿圓得意地說:“當場拿獲!”
鍾書把自己縮得不能再小,緊閉著眼睛說:“我不在這裡!”

你看這一家子,多幼稚,又多可愛。

但如果你知道,此時的錢鍾書84歲,女兒也已經54歲。

也許你會更明白,這些看似幼稚的舉動,恰恰是成熟的最高等級。

圖| 行走walker ?

比如有這麼一個人,常常在街巷里四處搜羅大石榴、大梨,只為和同事的孩子比賽,看誰的石榴和梨最大。

比輸了,就把大石榴、大梨送給小朋友,然後接著再去買。

儘管常常比輸,但是他樂此不疲。

這個人,是被譽為“中國哲學界第一人”的金岳霖先生,曾於西南聯大任教,胡適、徐志摩、梁思成、林徽因等,都是他的知己好友。

還有一個人,家裡有一個貴重的古董掛鐘,但是他嫌它太古板。

於是他把鐘拆了,用顏料把鐘面塗成天藍色,畫上一叢綠柳,又剪了兩隻黑色的小燕子,糊在長短針的針頭上。

就這樣,一個貴重的古董掛鐘,變成了一個可愛的動物掛鐘。

這個人,是豐子愷,近現代最知名的一代藝術大師。

圖| 源於網絡—— 豐子愷作品

你看,這種“孩子氣”的幼稚,多動人。

就像羅大佑在《童年》裡唱道:“黑板上老師的粉筆,還在拼命嘰嘰喳喳寫個不停。等待著下課等待著放學,等待遊戲的童年。”

歌詞越簡單樸素,就越容易戳動人心。

人生亦是如此,簡單的總是難得,最初的總是最美。

所以人越長大,往往就越懷念童年。因為那時幼稚,所以天真,所以美好。

真正的成熟,其實就是保管好你的天真和童心,換一種方式幼稚。

多希望當你已經是大人甚至老人模樣,但你內心依然住著那個幼稚的小孩。

而不是羅曼·羅蘭所說的,20歲就已經死去,直到80歲才埋葬。

圖| 行走walker ?圖| 行走walker ?

最後,我想和你說幾句掏心窩的話。

第一,真實,永遠比完美更重要。

陳奕迅有一首歌叫《baby song》,我一直都很喜歡。

其中有一段歌詞是這麼唱的:

“不要讓任何人告訴你,

你該怎樣對待世界,

或者它該怎對你,

要跟現在一樣隨心。 ”

-《嬰兒之歌》

這世上不會有真正完美的人,能活得真實且是自己,就是一種天大的本事。

圖| 行走walker ?

第二,童心未泯,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情。

如木心所說:“真正的成熟,是你在經歷過太多事情后,依然能夠將內心與這個世界進行剝離。享受人生而不沉湎,歷經蒼涼而不消極。”

風雨中像個大人,陽光下是個孩子;世事洞穿,而天真不泯。

這是我能想到的,一個人最高級的魅力。

圖| 行走walker ?

第三,幼稚不是知道得少,而在於堅守得多。

比如朴樹。

20年前,朴樹大火後,春晚節目組邀請他去唱歌。

朴樹不願意,說:“特煩這類主旋律。”

朋友勸他:“煩,才要去。你得去佔領這個陣地,讓它有點年輕人的東西。”

朴樹一想倒也有理,也就同意了。可到了彩排時,他又後悔了,因為要假唱。

於是,他轉身就走,只留下一句“我做不到”。

以大眾的眼光來看,這就叫幼稚。

圖| 源於網絡——朴樹

但也正是這個幼稚的人,曾一次性捐了20萬,在河北某貧困縣建了一所希望小學。但他拒絕公開,更不許用他名字命名。

他很有錢嗎?也不是,他窮得很,成名多年也一直是租房住,甚至連好友的醫藥費都支付不起。

但他始終堅持:“我是一個歌手,我就老老實實寫我的歌,老老實實唱我的歌。”

你看這種幼稚,多難得?

社會復雜,我們都難免被裹挾其中。但有人選擇堅守,不苟且、不妥協,心懷善意、恪守原則,便是一種難得的高貴。

無論你我,或許都需要有這麼一點幼稚,去抵禦生活的種種艱難。

願你快樂,不止六一,不止現在。

文章由國館原創,轉載請註明。

圖片來源於網絡,侵權請聯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