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獎史上最黑暗一頁:1949年醫學獎,30萬人無休止的噩…


諾獎史上最黑暗一頁:1949年醫學獎,30萬人無休止的噩夢?的頭圖

諾獎史上最黑暗一頁:1949年醫學獎,30萬人無休止的噩夢?

美國總統姐姐的血案!

羅斯瑪麗·肯尼迪是美國第35任總統肯尼迪的姐姐,儘管她是所有姐妹中長得最漂亮的那位,但卻很少被提及,因為出生時醫生沒有及時趕到,而護士卻發出了錯誤的指令,導致她在產道中呆了2小時,結果由於缺氧導致智力發育嚴重滯後,一直停留在1-2歲小孩子的程度。

Rosemary Kennedy(羅斯瑪麗·肯尼迪)

不過經過精心的教育以及照顧,表現一直都比較好,在外人看來還是氣質美女,她的病除了直系親屬,很少被外人所知,但在22歲那年,羅斯瑪麗開始變得有些煩躁和不安以及抽搐,開始出現癲癇的症狀,還經常暴力攻擊周圍人員!

23歲那年有人告訴羅斯瑪麗的父親約瑟夫·P·肯尼迪,現在有一種腦白質切除手術,術後瑪麗的攻擊性就會被治愈,而且變得溫順聽話,約瑟夫·P·肯尼迪動心了,甚至都沒有和妻子商量一下,就決定動手術!

瓦爾特·弗里曼

1941年11月,羅斯瑪麗在喬治華盛頓大學醫學院接受了美國頂尖腦白質切除術醫生沃爾特·弗里曼和詹姆斯·溫斯頓·沃特的手術,手術器械看起來有一點像黃油刀,他指示助手讓瑪麗吟唱著“上帝保佑美國”,然後從鼻腔刺入腦袋,一邊輕輕攪動起來,等瑪麗唱歌開始語無倫次時,弗里曼停止了動作,此時瑪麗已經無法言語,並且站立不穩。

此後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羅斯瑪麗再也沒有恢復到以前那個會唱歌,會因為小孩子的喜好逗得大家哈哈大笑,儘管有點低智商,但仍然是氣質美女的瑪麗,變成了一個坐立不穩,甚至還會尿失禁,需要傭人照顧終身如行屍走肉般的瑪麗!

而在短短9年後,這個手術就在蘇聯被廢除,1970年時全球禁止腦白質切除手術,但此時全世界已經有30萬人施行了腦白質切除術!

1949年的諾貝爾醫學獎,人類醫學史上最大的恥辱

安東尼奧·埃加斯·莫尼茲是葡萄牙里斯本大學醫學院教授,1935年在倫敦舉行的第二屆神經精神學會上,約翰·富爾頓和卡羅爾·雅克布森發表了一份報告稱,黑猩猩兩側前連和切斷後,它們的攻擊性就會降低,並且變得非常溫順聽話,這引起了莫尼茲教授的關注!

安東尼奧·埃加斯·莫尼茲

他本來就主攻神經學,在大腦研究上頗有造詣,當時對於大腦的其他部位功能都已經有所了解,但對額前葉卻知之甚少,這裡沒有明顯功能,是一個所謂的“靜區”,這裡是一個協調中心,儲存生活經驗和思想,在安東尼奧教授看來,精神病患者這部分已經沒用了。

因此從這個角度出發從而發展出治療人類精神病,特別是富有攻擊性精神病的患者,因為這些患者給家庭帶來了沉重的負擔,給社會帶來了嚴重的威脅,所以在這方面治療如果獲得突破,那麼一定會功成名就,安東尼奧做到了!

同年11月,安東尼奧教授的第一個案例就誕生了,他原本打算用酒精破壞神經,但酒精會立即浸潤到周圍組織,為此教授還發明了一種腦白質切斷器的手術器具,怎麼來形容這種工具呢?就是在西瓜上挖個洞,然後伸入一個工具,直接將裡面的瓜瓤攪碎(當然這稍微有點誇張,安東尼奧的手術是從前額葉取出部分)!

這麼講大家能聽明白不?但問題是人的大腦每個人都有些差異,既沒有超聲波探測,更沒有核磁共振造影,手術程度全憑手感,但奇蹟般的是接受手術的病人都活了下來,而且攻擊性消失了,一坐一躺就是一天,病人家屬都歡天喜地,至少不會攻擊人,不用再賠錢了!

術後溫順的患者

安東尼奧教授當年還曾發明過血管造影技術,這個成就差點就獲得了諾貝爾醫學獎,所以在醫學界的威望很高,加上動過手術的監護人都好評如潮,所以這個手術漸漸在各國開始流行!

瓦爾特·弗里曼

沃爾特·弗里曼是喬治華盛頓大學神經病學系主任,了解到安東尼奧的手術後,開始學習並改進教授的取出部分前額葉的方式,變成切斷額葉和丘腦之間的連接,而且他還將這個手術命名“放血”療法。

1936年9月14日,沃爾特·弗里曼邀請神經外科醫生詹姆斯·瓦茨在美國施行了第一例手術,到了1942年時,他們兩個就在美國完成了200例手術,而在1941年時就已經為肯尼迪的姐姐施行了手術,儘管效果不好,但仍然沒有阻擋有攻擊性精神病患者的千萬美國家庭熱情,並且每個手術僅收取25美元,價廉物美效果極好。

手術案例宣傳圖

此後幾十年中,沃爾特·弗里曼親自動過的手術超過4000例,而在全世界據保守估計,到徹底被禁絕之前,估計有超過30萬人施行了額前葉切除術,開始時用來對有攻擊性傾向的精神病患者執行手術,到後來甚至發展到給多動症兒童施行手術。

因“發現了前腦葉白質切斷術對某些精神疾病的治療價值”,安東尼奧教授和瑞士科學家沃爾特·赫斯(與額前葉切除術無關)一起分享了1949年的諾貝爾醫學獎,從1935年第一例手術開始,到1949年,全球至少有十幾萬人施行了這個手術,而且門檻低,很多診所就可以施行,所以真正的數量根本無法估計。

現在我們已經知道,沒有任何一部分大腦是多餘的,可以切除的,而且還是掌管著人類社交、工作記憶、問題決策,行為抑制等高級功能的額前葉,簡單的說,人體的神經中樞在大腦,而大腦的控制中樞在額前葉,而當時的手術直接就將其破壞了,後果是什麼?

精神病患者就直接變成只會吃喝拉撒睡的白痴,精神病患者仍然存在治癒的可能,但切除了額前葉的患者,那是永遠都不能,所以肯尼迪總統的姐姐,從23歲以後,就變成了一具行屍走肉!

其實早在安東尼奧教授獲得諾貝爾獎之前,就已經有科學家指出這種手術反人類,但一直未能受到重視,隨著醫學界對大腦功能認知的深入和病人術後反常情況,終於開始有國家層面意識到了問題,1950年蘇聯率先宣布廢除額前葉手術,1970年全球所有國家禁止,但從1935年開始到1970年間被施行手術患者,他們將永遠生活在黑暗之下!

這位大佬還出現在了1989年發行的葡萄牙10000埃斯庫多紙幣上,不知道葡萄牙政府是怎麼想的!

但對於諾獎委員會來說,沒有後悔藥,因為安東尼奧·埃加斯·莫尼茲教授於1955年12月13日去世,他造成的損失,無人能衡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