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徐直軍迴應晶片、造車熱點:餘承東想造車,但他只有一票


徐直軍表示,華為的手機業務確實遭遇了巨大困難,但不會放棄手機業務,也不會出售手機業務。

南都訊 記者程洋 9月24日,在華為全聯接2021期間,華為輪值董事長徐直軍在媒體見面會上回應了華為近期的一系列熱點話題,包括晶片問題、手機業務和雲業務的情況、鴻蒙概念股炒作、車企“出賣靈魂”論等。

徐直軍提及近期頗受關注的鴻蒙概念股。他說:“我看到有些鴻蒙概念股股價翻了好幾倍,有些單獨做鴻蒙軟體的公司,我都不知道它怎麼通過鴻蒙帶來增長?大家要把眼睛擦亮一點。”

徐直軍介紹。目前升級鴻蒙的手機使用者已經超過1.2億,保守目標是年底突破3億。華為要把存量的手機,能升級到鴻蒙的都升級到鴻蒙。他還透露,除了鴻蒙系統外,華為未來還將重點打造尤拉系統。鴻蒙系統應用於智慧終端、物聯網終端、工業終端;尤拉定位為未來的數字基礎設施作業系統,應用於伺服器、邊緣計算、雲基礎設施,以及支援嵌入式裝置。


華為手機業務遭遇巨大困難,但不會出售

在美國晶片禁令的制裁下,華為的高階手機晶片面臨缺貨的困境,5G手機處於斷貨的狀態,新近推出的手機也只有4G晶片可用。在“5G換機潮”當下,其手機業務壓力可想而知。不久前,外界就有傳言稱華為計劃出售手機業務。

此次,徐直軍迴應表示,華為的手機業務確實遭遇了巨大困難,但不會放棄手機業務,也不會出售手機業務。正努力解決困難,在適當的時候重回正軌,但這個過程“可能需要等幾年”,“雖然很艱難,但至少要有夢想”。

延伸閱讀  決戰雙十一:11.1日機械鍵盤最終推薦購買清單

受晶片供應影響,不僅手機業務面臨困難和挑戰,華為的伺服器業務同樣如此。據IDC的資料顯示,2020年末,華為在全球伺服器市場上以4.9%的份額排名第五,如今已經跌出前五。IDC《全球伺服器季度跟蹤報告》顯示,今年第二季度,華為伺服器業務營收為37.85億元,同比減少45.9%。

徐直軍現場也確認了華為正在考慮出售X86伺服器業務的訊息,表示與潛在的投資者有接觸,在程序中。困境之下,也有聲音認為華為部分業務有獨立上市的計劃。徐直軍在會上表示,華為雲、數字能源等toB業務沒有上市、剝離、出售計劃。

“自從制裁以來,一直獲取不到晶片,華為只能依靠庫存來進行生產,目前還沒有找到更好的解決辦法。華為也在努力解決晶片問題,但這需要中國的產業鏈共同努力和相當長的時間才能解決。”此外,在汽車晶片供應上,徐直軍向外界確認,供應商確實收到了汽車低端晶片的美國許可,主要是車BU的部件晶片。

迴應造車問題稱“餘承東想造車,但他只有一票”

在華為消費者業務承壓的情況下,華為的下一步行動是什麼?除了持續發力雲業務和企業業務,答案或許還藏在造車產業鏈的佈局上,與車企聯手打造一個新終端,新“華為手機”。

2020年,華為將智慧汽車的投資管理合併到消費者業務,由華為消費者業務CEO餘承東統一管理。要知道,正是餘承東一手打造了華為手機,華為手機的模式似乎在一定程度上要複製到“造車”這件事情上。

而此前,華為內部也有聲音支援造車。不過,華為已經明確“不造車,只會聚焦ICT技術,幫助車企造好車”。華為認為,產業界需要的不是華為品牌汽車,而是華為三十多年積累的ICT技術能力,來幫助車企造好面向未來的車,即為車企提供基於華為ICT能力的智慧網聯汽車部件。

而再度迴應造車熱點話題,徐直軍透露:“餘承東曾對這個決定表示不服,他可能就想造車,但他只有一票。對於華為高層團隊而言,很清楚在求生階段應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

徐直軍表示:“未來汽車品牌能生存多少,誰知道。現在智慧汽車就像智慧手機早期,一腳踢過去一堆,未來有幾個品牌存在也不知道。越是人人都造車的時候,越要冷靜。”

延伸閱讀  奧馳亞面臨雙殺:IQOS被禁入美國,Juul電子煙可能被駁回

此外,徐直軍還回應了上汽董事長的車企“出賣靈魂”論。此前,上汽董事長表示拒絕華為的自動駕駛方案,稱華為向車企提供全套解決方案是讓車企“失去靈魂”的做法。徐直軍表示,華為不需要所有的車企都信任,“我的大腦和靈魂也是有限的,不能為所有的車裝上大腦,裝上靈魂。”他說,與車企的合作,是需要華為批准的,選擇自動駕駛夥伴也是會嚴格限制的。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