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太人,為何湧入中國東北?


猶太人,為何湧入中國東北?的頭圖

猶太人,為何湧入中國東北?

猶太人的商業頭腦總是被人們津津樂道,而過去的中國東北則往往被視為荒涼之地。從猶太人的故鄉中東到中國東北,其間相距數千公里。然而在風雲激蕩的近代,這漫長的空間跨度卻沒能阻擋二者發生碰撞。

看似沒啥關係,實則頗有淵源

(圖:Idont/Wiki)▼

從19世紀末開始,猶太人大量湧入中國東北地區,他們利用自己經商方面的經驗和傳統創造了東北部分地區的經濟奇蹟,在哈爾濱的街道上,猶太人曾一度控制著80%的生意。不過他們又漸漸消失在這片土地上,僅留下一些猶太風格的建築和墓地見證了那段傳奇經歷。

火車拉來了猶太人

东北的近代历史,基本上都围绕着一横一纵两条铁路展开。最早,这一横一纵统称东清铁路(或称中东铁路),日俄战争后,纵线的长春至旅顺段被日本控制,改名为南满铁路。纵线的建造促进了长春、沈阳、大连等沿线城市的发展。

而東清鐵路的橫線則催生了沿線一眾新型城市如滿洲里、牡丹江、綏芬河等。這一橫一縱的交匯處,就是今天黑龍江的省會哈爾濱市。

俄國人本想獨吞東北

日俄戰爭後,日本人在南、俄國人在北

俄國革命與內戰後,勢力逐漸為日本所侵蝕▼

最初哈爾濱還不是一座城市,在修建鐵路前這裡只有數十個村屯。 1896年李鴻章出使俄國,代表清政府與俄國簽訂了《中俄密約》,俄國人可以合法地在中國的土地上修建鐵路。

鐵路的路權歸屬俄國,也就是說整條鐵路線,包括沿線的站點,以及圍繞鐵路所形成的少部分城鎮行政權都由俄國所有,哈爾濱就是這個範圍的行政中心。

哈爾濱火車站

(地圖:Wiki)▼

同年大清帝國出股本銀五百萬兩,與俄國資本合辦了一家跨國銀行,這就是華俄道勝銀行。華俄道勝銀行的成立離不開俄國財政部長維特夫婦的大力支持,而維特的妻子就是一個猶太人。 19世紀猶太財團活躍在俄國經濟的各個領域,銀行業也不例外。這家銀行的第一任總辦羅斯坦是猶太人,好幾位股東和決策者也都是猶太人。

華俄道勝銀行是俄國在華獲取利益的金融機構

也是俄法對中國進行經濟侵略的明面代表

(地圖:Wiki)▼

這樣一家猶太人參與的銀行吸引了世界上其他猶太資本的關注,由西歐猶太財閥組建的匯豐銀行對東清鐵路的修建和礦產開發也投入了一定資本。於是,東清路建設委員會就在一個充滿猶太背景的環境下設立起來,總工程師是俄國人亞歷山大·尤戈維奇(Alexander Yugovich)。他出生於一個皈依東正教的猶太家庭,後來成為一名土木工程師,他在沙漠和高地上修建鐵路的技術,堪稱專家級別。

猶太資本的注入讓哈爾濱及周邊鐵路沿線一帶經濟迅速活躍起來,大量的鐵路工人、建設材料中間商紛紛湧入哈爾濱。猶太人目光長遠,允許商人貸款投資,同時鐵路相關工人的待遇也較為優厚。寬鬆的資本環境和良性的經濟循環不僅讓這座城市變得繁榮,而且讓更多俄國境內的猶太人也慕名而來,想在這個大環境下分一杯羹。

中央大街是俄國人在哈爾濱聚集的商業街區

現在仍有很多猶太人商舖遺址

(圖:玥銘/圖蟲創意)▼

一些有頭腦的猶太人從俄國遠東地區,如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參崴)、布拉戈維申斯克(海蘭泡)、哈巴羅夫斯克(伯力)等地來到哈爾濱。他們中有的是從事建築材料供應的大商人,也有從事日用品經營的中小商販。

1932年在哈爾濱的猶太藥房

(圖:美國國家醫學圖書館)▼

就這樣,中東鐵路的建造,離不開猶太裔工程師和技術工人。

排猶政策

猶太人為什麼不好好在俄國待著,而願意大老遠跑到中國來修鐵路呢。要知道作為底層工人,他們能得到的收益並不多,冰天雪地施工也極容易遇到危險。

最主要的原因在於,他們在俄國的生存空間越來越小了。

俄國的反猶風氣迅速蔓延

官方的默許則更加令人絕望

(地圖:Moshe Maimon / Wiki)▼

20世紀初的俄羅斯發生了數次大的動盪。包括日俄戰爭、1905年革命、土地改革、第一次世界大戰、我們非常熟悉的二月革命、十月革命,以及後來的蘇俄國內戰爭。

日俄戰爭使中國東北淪為戰場,儘管日本人付出了更大的代價,但是俄國自身的失誤也把自己折騰得不淺。更重要的是,此時的沙俄國內早已矛盾重重,遠東戰場的失敗大大激化了這一矛盾。

沙俄接連打敗仗,日本也已透支國力

簽訂協議似乎是共同的期望

簽完協議俄國就要著手解決更棘手的國內問題了

(地圖:Wiki)▼

果不其然,日俄戰爭失敗後,聖彼得堡發生了所謂“血腥星期日”的慘案,激化了俄國內部矛盾,其民族問題也處在風口浪尖上。當時有聲音稱,猶太人在遠東與日本人的合作出賣了俄羅斯。

這樣的消息不論真假,都足以成為民眾發洩怨氣的一根導火索。對於俄族人來說,猶太人始終是一個“他者”,相比之下蒙古人都比猶太人要親近得多。

諷刺1906年比亞韋斯托克大屠殺的漫畫

(圖:HENRYK NOWODWORSKI)▼

在這樣的背景之下,俄國數個城市都發起了針對猶太人的洩憤式攻擊。為了躲避屠殺,許多猶太人攜家帶口來到中國東北,去投奔那裡的親族朋友。這就形成了猶太人湧入中國的第二波大潮。

俄羅斯帝國占領的波蘭和奧斯曼的領土上

居住著大量猶太人

如果他們的命運比上一個時代​​更加悲慘了

(比亞韋斯托克大屠殺的受害者)

(圖:猶太歷史研究所)▼

基希涅夫屠殺期間,拋之街頭的受害者

(地圖:Wiki)▼

1905年俄國革命期間

在敖德薩被殺害的猶太勞工聯盟成員

(地圖:Wiki)▼

而第三波猶太移民潮與一戰及後來的蘇俄內戰有關。俄國雖然是人們印像中的大國,這次的仗卻打得十分憋屈。數以萬計的青壯年被送上戰場充當炮灰。一戰令所有歐洲國家體驗到現代戰爭的恐怖,對於落後的俄國更是如此。戰爭拖垮了政府,逃兵和貧民成為革命的薪柴,起義此起彼伏,間接促成了蘇俄的建立,也加速了俄國內部的分裂。一場紅白大戰在所難免。

一戰期間,大約有45萬猶太士兵在俄羅斯帝國軍中服役

他們和斯拉夫人一樣為國衝鋒

可惜國家只拿他們當炮灰看

(地圖:Wiki)▼

戰爭以蘇俄紅軍的勝利告終,白軍或死投降,或逃往其它國家。如今中國境內的許多俄羅斯族人就是這時來到中國的,軍閥張宗昌還豢養了一支白俄軍隊。

在俄國陷入內戰後,遠東與東北的局勢不斷變換

舊沙俄、白俄、西方人、中國軍閥、蘇維埃

你來我往,亂作一團▼

在這其中裹挾了大量的猶太人,他們有的是害怕蘇俄清算的資本家和富人,有的則與白軍有過勾連,更多的是厭倦了俄國無盡的混亂。於是選擇跨過黑龍江,來到中國東北開始另一段人生。

沙俄時期,猶太人創立的茶葉公司

曾是世界上最大的茶葉生產商

在十月革命之後,私營企業都被歸為國有

(地圖:Wiki)▼

例如早期來到東北的猶太人中,有不少猶太鐵路工程師和技術工人。他們長久以來一直在俄國受到排斥,無法發揮自己的才能。而在哈爾濱,他們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待遇,從而毫不保留地將心血傾注到了東清鐵路的建設上。

星散

最後這一批來到中國的猶太人數量不在少數,1920年時猶太僑民達到2萬多人,在哈爾濱等城市形成了大規模的猶太社區。

哈爾濱當年成立過若干猶太人組織機構。其中包括一所猶太中學(1919-1924年),塔木德律法學校(後於1920-1950年改為猶太民族學校),一個猶太貧病患者救濟會(1920-1934年),一家猶太人養老院(1920-1943年),一座猶太圖書館以及一座新猶太教堂。

現在的哈爾濱老會堂音樂廳

就是在曾被燒毀的哈爾濱猶太總會堂基礎上修建的

(圖:老玉157163297588738/圖蟲創意)▼

哈爾濱早期的資本運作是猶太人開展的:像最早的賽馬活動、最早的商業貿易、最早的降價促銷、最早的食品加工業。 1923年後,猶太僑民的數量相對減少,因為許多逃難而來的猶太人,在哈爾濱稍作停留後,便去了北美、西歐等地。

美國著名脫口秀演員、電視節目主持人囧司徒(Jon Stewart),他的父母就是從中國東北的滿洲里移民到美國的俄國猶太人。

雖家族與中國有此段淵源

但其生長於美國的文化環境

是一個完全的美式猶太

(圖:DoD News Features/Wiki)▼

從中國東北還走出了另一個更著名的猶太人,他就是後來的以色列總理——埃胡德·奧爾默特。他的祖父1917年移居哈爾濱,並一直生活在那裡。去世之後被安葬在哈爾濱猶太公墓裡。父親在哈爾濱長大,1932年日本侵略東北之後,舉家遷居了猶太人的“應許之地”巴勒斯坦地區。 1948年,猶太人在那裡建立了自己的國家——以色列。

能聽懂東北話的“半個哈爾濱人”

2004年還曾回到哈爾濱掃墓尋祖

(圖:政府新聞辦公室/ Wiki)▼

猶太人在哈爾濱城市化的過程中起到了巨大的作用,他們為中國東北早期的經濟發展也作出了不小貢獻。從城市建設到金融體系,以及一些工業領域。許多猶太人將中國東北看作第二家園。不過他們在日本人到來後,還是毫不猶豫地拋棄了這個新家。

猶太復國主義修正主義的青年運動成員在哈爾濱

(圖:anumuseum.org)▼

偽滿洲國成立之後,由於日本軍政府對猶太人的限制政策,以及對城市經濟的把持,猶太人的生存空間受到極大壓縮。

1930-1940年,十年間哈爾濱的猶太人從數万人減少到2800人。大量人口向上海、天津遷移,也有的移民美洲。

上世紀30和40年代末

二戰的爆發迫使哈爾濱猶太人逃離日據東北

全世界的猶太人都在逃離反猶主義嚴重的國家

上海作為一個開放的城市,接收了不少猶太難民

(地圖:Wiki)▼

二戰後,巴勒斯坦地區的猶太人走向了復國的軌道。許多海外猶太人逐漸回到了祖先之地,其中中國境內的猶太人也大批離開了。 1985年,那一代猶太人的最後一個阿哥列在哈爾濱辭世,結束了中國東北猶太人的歷史。

不僅建國了,還成了中東小霸王

參考文獻:

1.https://www.bh.org.il/jews-harbin/

2.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2374809/

3.《中東鐵路視野下的哈爾濱猶太人》,矯淙旭

*本文內容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識局立場

封面:fpbileoxu17圖蟲創意

結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