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強收視冠軍!《魷魚遊戲》這麼火,奈飛都沒想到


Netflix於2016年開始在韓國開展業務,其引進了80多部韓國電影和電視劇。在過去兩年裡,觀看韓劇的美國人數量翻了一番。

Netflix於9月17日放映的《魷魚遊戲》(Squid Game)的原劇本曾經一度無人問津。

十年來,這部關於生存遊戲的反烏托邦韓劇一直被認為是荒誕和不現實的,但現在卻有望登頂Netflix有史以來的收視冠軍。

風靡全球 創下收視神話

在過去的十年裡,韓國當地的影視公司一直以其荒誕和不現實為由,拒絕接受拍攝這部虛構的電視劇。

但如今,《魷魚遊戲》卻成為了一種現象級的劇集:人們在網上瘋傳其中的兒童遊戲的TikTok視訊,而線上零售商也在爭相出售劇集中的萬聖節服裝。

這部劇在包括美國在內的90多個國家觀看量排名第一,這甚至讓Netflix的高管們都感到意外。

Netflix亞太地區創意活動的負責人Minyoung Kim表示,從各方面來看,這部韓劇的總觀看時長和觀看至少兩分鐘的使用者數量都有望超過Netflix目前的最高紀錄——《布里奇頓(Bridgerton)》和《紳士怪盜(Lupin)》。

Netflix在YouTube上釋出的《魷魚遊戲》預告片播放量已經超過1400萬,是上面兩部劇的兩倍多。

據華爾街日報報道,Kim表示:

《魷魚遊戲》仍在持續風靡全球,我們從來沒有見過任何作品像它這樣如此受歡迎。

Kim還表示,該劇雖然非常具有韓國特色,但更具有全球範圍內的吸引力,因為它提出了一個簡單的道德問題:我們是誰?

延伸閱讀  手機

“我們不是馬,我們是人類。”她表示,“這才是這部劇真正想要拋給你的問題。”

出版過一本關於韓國音樂產業的書的Kim教授對此表示:

韓國不再是一個只存在某種特定的粉絲文化的國度。

它是一個主要的文化中心,並在好萊塢和公告牌排行榜上的地位不斷上升。

Netflix於2016年開始在韓國開展業務,其引進了80多部韓國電影和電視劇。在過去兩年裡,觀看韓劇的美國人數量翻了一番。

《魷魚遊戲》約95%的觀眾在韓國以外的其他國家。Netflix表示,該劇集已被翻譯成31種語言,並被配音成13種語言。

這一成果也代表著Netflix多年來對韓國影視作平投資帶來的回報。Netflix表示,從2015年到2020年,它為韓國電影和電視劇投資了約7億美元。僅在今年,Netflix就計劃投資5億美元。

《魷魚遊戲》大受歡迎之際,Netflix也面臨著前所未有的競爭,競爭對手都在尋找能夠吸引全球觀眾眼球的原創作品,使自己的作品脫穎而出。

週五,Netflix股價以613.15美元收盤,其在過去幾天《魷魚遊戲》大火以來已經漲超4%,年初至今已經漲近20%。


以兒童遊戲貫穿故事

這部韓國電視劇以一場殘忍的生存遊戲為主線,內容極為暴力驚悚,呈現出資本主義社會的殘酷,又揭露人性醜惡的一面。

故事發生在一個與世隔絕的島上,456名因欠債而陷入絕望的玩家收到神祕邀請參加一個生存遊戲。如果贏得六輪遊戲的勝利,勝利者將可以獲得456億韓元(約3900萬美元)的獎金,而失敗者將付出生命的代價。

遊戲專案都是韓國的傳統的兒童遊戲,如“一二三木頭人”等。

據BBC報道,《魷魚遊戲》導演黃東赫在一次採訪中表示:

正是那種看不到希望的成年人冒著生命危險參加一場兒童遊戲的諷刺感吸引了人們的注意。

延伸閱讀  芝奇宣佈推出全球最快的 DDR5-6600 記憶體套件,採用三星顆粒

專家們還將此劇的成功歸功於角色設計,其中許多人物都屬於社會的邊緣人物。

大獲全勝的關鍵:跨越文化差異

該劇雖然以韓國人的兒時遊戲為主,卻可以跨越文化差異讓其他國家的觀眾產生共鳴。

學者分析,這是因為該劇主題讓人們可以很輕易的“感同身受”,因此文化差異並不會影響觀眾感受。

據德國之聲報道,長年研究韓國流行文化的菲律賓大學副教授Erik Paolo Capistrano指出,觀眾意識到這些人可能存在社會中,他們的故事是如此真實導致他們必須做這些可怕的事情,為了脫離貧困,心甘情願地接受嚴酷條件。

他觀察到:“很多菲律賓人將‘魷魚遊戲’的劇情與他們目前對自身社會現狀的理解連在一起。”

中國臺灣政治大學韓國語文學系助理教授林侑毅也說,底層的人為了拿到金錢,展現人性的醜惡和光輝,觀眾不只能看到緊張刺激的遊戲,還會看到底層社會人與人間的競爭與爭奪,這些“探討人性及社會議題,已經跳脫韓國社會框架,不同國家的人都能與自身經驗產生共鳴”。

林侑毅分析,這些元素跟韓流風潮結合,往歐美國家傳播,對西方觀眾而言,這是新奇的東方或韓國元素,他們會希望通過戲劇更瞭解東方文化。

在展現人性的同時,該劇也向觀眾丟擲了另一個社會問題——公平正義。

劇中負責遊戲競賽的人曾經說過:“參與遊戲的人都是平等的,這是因為我們要給在外界受不平待遇和歧視的人,贏得公平競爭的最後機會。”

韓國精神科醫生李日俊向德國之聲表示:“‘魷魚遊戲’雖然很刺激緊張,但它的確觸動了我們社會潛意識中根深蒂固的虛脫與無力感。”他指出,“魷魚遊戲”提供一個反思的機會,讓我們思考在現代資本主義社會競爭激烈的體系中,每個人是否都享有平等的機會,能否光靠自己能力來達到成就,而無需其他人的犧牲或計謀。

曾赴韓國當交換學生、來自中國臺灣的李宜庭指出,在接受教育與成長的過程中,被教導被強調公平正義的重要性,但實際上在社會中仍存有諸多不平等以及特權事件,這部戲讓我們感受到“寫實與現實”,進而反思併產生共鳴。

韓國祥明大學全球文化內容系教授金平江向BBC表示:“劇中人物似乎可以引起人們、尤其是經常感到疏離感和不忿的年輕一代的同情。”

延伸閱讀  神舟十三號航天員順利進入天舟三號貨運飛船,將進行貨物轉運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