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面積最小的國家,梵蒂岡是如何從意大利獨立出來…


世界上面積最小的國家,梵蒂岡是如何從意大利獨立出來的?的頭圖

世界上面積最小的國家,梵蒂岡是如何從意大利獨立出來的?

作為世界上面積最小的國家以及“國中之國”,梵蒂岡是有著一定的存在感的。但是當你翻開歐洲地圖,看到梵蒂岡、聖馬力諾這樣存在於某國家之中的“小不點”時,是否會疑惑它們沒有被周邊“大國”吞併的原因呢?其實梵蒂岡就曾經被意大利吞併過,只是後來又給“放”出來了。

上圖_ 梵蒂岡聖彼得大教堂內景

一.教皇國為何被意大利吃掉

別看現在的梵蒂岡這麼小,它的前身是在中世紀歐洲威風無比的“教皇國”。教皇國是公元8世紀時,原法蘭克王國宮相丕平將新征服的意大利倫巴第人所在的原拜占庭帝國拉文那總督區,獻給居住在羅馬城的天主教教皇而建立的。法蘭克王國用世俗權力與羅馬教廷的宗教權力做了一筆交易,從此羅馬教皇在歐洲擁有了一千年的巨大權威和影響力。特別是在中世紀,教皇掌握了西歐大片的土地封建君主的加冕任命權,讓神聖羅馬帝國皇帝等國家的君主也不得不屈服於自己(如“卡諾莎之辱”事件)。

上圖_ 中世紀的教皇國

羅馬教皇的權威植根於歐洲龐大的天主教信徒群體,而一旦這個群體開始漠視教皇甚至改宗,那麼教皇的權威也就不復存在了。從14世紀開始,隨著資本主義經濟的發展與歐洲黑死病的爆發,西歐先後開啟了文藝復興和宗教改革運動,人們的思想逐漸得到解放,大批的信徒改宗新建立的路德教、加爾文派或英國新教,教皇的權威開始動搖。

上圖_ 拿破崙時期教皇國被吞併

到了18世紀歐洲啟蒙運動爆發時,伏爾泰、盧梭等啟蒙思想家高聲呼籲打倒羅馬教廷這個邪惡勢力,進一步打擊了教皇的影響力。而法國大革命爆發後,拿破崙一世直接踐行了該主張,先是在1798年率領法軍進入意大利,攻占了羅馬城,將當時的教皇庇護六世抓回法國流放。在1804年加冕法蘭西帝國皇帝時,拿破崙逼迫新教皇庇護七世從羅馬趕到巴黎加冕,卻又在加冕儀式上直接從教皇手中奪過皇冠戴在頭上。 1808年,拿破崙再次進攻羅馬,把庇護七世也抓回了法國,直接吞併了教皇國的土地。

上圖_ 拿破崙加冕

雖然拿破崙最後被反法同盟擊敗,教皇國也得到恢復,但是他的這一通操作,就是把教皇和羅馬教廷的臉面狠狠得扔在地上踩,讓更多的基督教徒看到了教皇並不神聖。當時的意大利東北部被奧地利控制,西北是撒丁王國,中部是教皇國,南部建立了眾多資本主義小國,如兩西西里王國等。各國受法國大革命民族主義和自由主義思潮影響,都要求盡快統一四分五裂的意大利。 1848年,羅馬市民還發動了起義,要求破除政教合一的神權體制,嚇得教皇化妝成普通教士逃出羅馬,尋求同為天主教國家的法國護佑。

雖然拿破崙一世時期,羅馬教廷被法國羞辱得夠夠的,但是法國畢竟天主教徒佔大多數,當時的執政者拿破崙三世為了稱帝需要,決定拉教皇一把,出兵鎮壓了羅馬市民的起義,還在羅馬城駐軍保衛教皇。撒丁王國在承擔意大利統一的使命後,在打不過奧地利的情況下,與普魯士結盟打王朝戰爭,收復了被奧地利佔領的北部領土。

隨後,在1870年的普法戰爭中,由撒丁王國新建的意大利王國又趁著拿破崙三世被普魯士打敗的時機,組織軍隊南下攻陷羅馬城,並遷都於此,將教皇庇護九世趕到了小鎮梵蒂岡居住,相當於當成吉祥物圈禁了,教皇國就此徹底被意大利吞併。但是意大利的天主教徒人群龐大,很多人只是反對政教合一的政體而不反對教皇本人,呼籲維護教皇尊嚴的聲音很大,所以意大利政府也只好與教皇達成妥協,宣布教皇人身不可侵犯,享有外交和財政方面的特權,給予大量的經費供養。而庇護九世堅持與意大利政府對抗,宣布自己是“梵蒂岡囚徒”,拒絕承認教皇國的滅亡,憑藉大批天主教徒支持者的力量與意大利政府討價還價。

意大利和梵蒂岡的這種複雜關係,說明梵蒂岡具備成為“國中之國”的條件。

上圖_ 一戰後的歐洲版圖

二.墨索里尼建立法西斯政權,需要教皇的支持

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意大利陷入了經濟危機和社會動蕩的處境當中,給了法西斯主義生根發芽的的條件。國家法西斯黨的領袖墨索里尼組織法西斯信徒,於1922年進軍羅馬,使得當時的意大利國王維托里奧·埃馬努埃萊三世任命其為總理,意大利成為了世界上第一個法西斯國家。

墨索里尼執政後,在政治上使法西斯信徒控制國會,掌握軍隊,宣揚反社會主義的、大國沙文主義和種族主義的法西斯思想,打壓民主和工人運動,實行“警察國家”的體制。在經濟上實施戰時體制,大力加強軍事工業和其他輕重工業建設,同時又注重基礎設施建設,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在文化上,在國家各大新聞媒體、報紙和電影院宣傳法西斯主義,並推進學習教育改革,建立“少年先鋒隊”和“意大利利托里奧青年團”,給意大利的年輕一代洗腦。雖然是以宣揚法西斯主義為目的,但是墨索里尼為世界電影事業做出了一個巨大貢獻,就是在威尼斯創辦了第一個旨在交流電影創作的國際電影節。

上圖_ 貝尼托·墨索里尼(1883—1945)和阿道夫·希特勒(1889—1945)

墨索里尼想要建立獨裁政權,樹立自己獨立於國王的至高權威,但是意大利國民向來是崇尚自由和浪漫,不喜歡嚴苛的紀律和信條約束,這就給墨索里尼普及法西斯思想,建立法西斯專政帶來了不小的麻煩。原本反對天主教廷的墨索里尼,這時打起了梵蒂岡的主意。他想要與教皇達成一筆協議,利用教皇在天主教徒中的權威,換取意大利天主教徒人群對自己法西斯政權的支持。

我們來看看當時梵蒂岡在意大利民眾中的影響力。根據1921年的意大利宗教信仰情況調查,95%的民眾都信仰天主教,全國光神職人員就有11萬之多。在“一戰”後的意大利議會中,得到梵蒂岡教會支持的意大利人民黨就取得了20%的席位,可見教會在意大利政治生活中的能量不可小覷。在墨索里尼的法西斯政黨上台後,教皇庇護十一世就發布通告,表示要拆法西斯政黨的台。這讓原本反教權的墨索里尼大為驚慌,認識到梵蒂岡對自己執政的穩定性存在巨大影響。

上圖_ 貝尼托·阿米爾卡雷·安德烈亞·墨索里尼(1883年7月29日~1945年4月28日)

為了得到當時的庇護十一世的認可,他答應了天主教行動會代表團的要求,在學校恢復宗教體育課和休假瞻禮日制度,把天主教課程設置為小學必修課,辱罵詆毀天主教及其神職人員的行為屬於違法犯罪。禁止各種賭博活動,給予天主教團體與神職人員以充分的保護,幫助教廷的“羅馬銀行”解決金融問題。他甚至帶著妻子和三個孩子接受了神職人員的洗禮,把自己包裝成教皇的忠實信徒。

這一系列措施,讓墨索里尼的法西斯政黨贏得了梵蒂岡教廷的青睞。 1923年6月,30多名天主教神職人員發表聯合聲明,支持墨索里尼建立的法西斯主義新秩序。教廷將反對法西斯政權的神職人員從意大利人民黨中驅逐出去。甚至,教廷要求意大利天主教行動會不得參與反對法西斯政權的政治活動,庇護十一世直接向青年教徒們表示要服從墨索里尼法西斯政權的管理。

上圖_ 庇護十一世(1857年5月31日~1939年2月10日) 第257任教皇(1922~1939年在位)

接下來墨索里尼面臨的一場政治危機,更加證明他下在梵蒂岡身上的注是下對了。 1924年,意大利統一社會黨總書記馬太奧蒂譴責墨索里尼的法西斯政黨通過恐怖和舞弊手段奪取眾議院多數席位,結果遭到墨索里尼指使的法西斯特別行動隊暗殺。這次事件在意大利國內鬧得沸沸揚揚,很多政黨、非法西斯議員、普通民眾,甚至有很多法西斯主義分子都反對和譴責墨索里尼的行為,搞的墨索里尼的法西斯政黨一度要被下野。

關鍵時刻,由於墨索里尼保證了意大利國王和梵蒂岡教廷的利益,國王和教皇都發表聲明反對在野的人民黨和社會黨推翻法西斯政黨的統治,他們控制的參議院更是以絕對多數通過了對法西斯政府的信任案,使得墨索里尼安然度過了這次“馬太奧蒂危機”,更加穩固了墨索里尼在意大利的法西斯獨裁統治。墨索里尼橫下心來,取締其他黨派的政治活動,通過法案實行法西斯政黨的一黨獨裁,把國王都架空了。

上圖_ 《拉特蘭條約》(意大利語:Patti Lateranensi),亦稱《拉特朗條約》或《拉特朗協定》

三.合約釋放,皆大歡喜

墨索里尼的獨裁統治措施,固然會讓崇尚自由民主、反對獨裁的人士所反感,但是在梵蒂岡教廷這裡的態度則不一樣。教皇國當年政教合一的神權統治體制,與此時法西斯的集權統治有異曲同工之妙,教皇在墨索里尼保證自己的利益和權威的前提下,默許了這種高壓統治形式。聽墨索里尼的話和聽教皇的話,在此刻並沒有本質區別。

在這樣的情況下,為了進一步修好和教皇之間的關係,梵蒂岡的獨立就被提上了日程。 1929年2月11日,墨索里尼代表意大利政府,與梵蒂岡教廷國務卿伯多祿·加斯帕里正式簽訂《拉特蘭條約》,旨在解決意大利王國同梵蒂岡就羅馬和梵蒂岡城的歸屬問題。

《拉特蘭條約》的主要內容包括三項:

第一,意大利政府承認梵蒂岡教廷和教皇對梵蒂岡城的主權,原來的教皇國解體,新的梵蒂岡城國建立,管轄0.44平方公里的梵蒂岡城。同時,教皇承認羅馬為意大利王國的首都。

第二,天主教為意大利國教,天主教信仰儀式和神職人員的文化教育活動在意大利國內受到保護。

第三,意大利政府賠償給梵蒂岡一大筆財產,視作對意大利統一時期教會財產被充公的補償。

上圖_ 拉特蘭條約所劃定的梵蒂岡城區

以上條約的訂立和生效,對梵蒂岡教廷和墨索里尼來說是一筆雙贏的交易。對梵蒂岡教廷來說,自己得以體面地實現獨立,繼續發揮在意大利乃至全世界天主教徒中的巨大影響力與號召力,還能獲得意大利政府在財政等諸多方面的供養和支持。對墨索里尼來說,在國內天主教徒占主體的情況下,繼續讓梵蒂岡留在國內根本消化不了,不如乾脆讓它獨立,自己的法西斯政權還贏得了巨大的威望和國際影響力。如果不是二戰的失敗,墨索里尼的法西斯政權說不定還會繼續統治下去。

獨立後的梵蒂岡,已經與世界上絕大多數的國家建交。雖然是世界上面積最小的國家,卻因世界天主教徒數量之龐大(根據2016年數據,全世界天主教徒約有13億),其國際影響力卻無異於一個世界大國。現在意大利共和國雖然取消了天主教的國教地位,但是仍舊與梵蒂岡關係密切。人們也越來越多的稱“教宗”而不是“教皇”。

上圖_ 如今的意大利和梵蒂岡

如果梵蒂岡是一個異教國家,或者教皇的教徒們在意大利政治生活中沒有強大的影響力,那麼它肯定是沒有機會從法西斯政府統治下的意大利王國中獨立的。因此在歐洲,這種“國中之國”的現像也就不奇怪了。

作者:鐵騎如風校正/編輯:莉莉絲

參考資料:

【1】(意)薩爾瓦托雷利:《意大利簡史》

【2】(美)C.E.布莱克,E.C.赫尔姆莱克合著:《二十世纪欧洲史》

【3】(英)羅伯茨:《歐洲史》

【4】段琦:《梵蒂岡的亂世抉擇》

【5】陳祥超:《試析意大利建立法西斯極權體制的過程》

文字由歷史大學堂團隊創作,配圖源於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