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6個人的帝國,許多“小國”故事很奇葩,你知道多少…


只有6個人的帝國,許多“小國”故事很奇葩,你知道多少?的頭圖

只有6個人的帝國,許多“小國”故事很奇葩,你知道多少?

翻開地理打開地圖,常識告訴我們,這個世界目前有233個國家和地區,其中國家為197個(包括主權國家195個,部分主權國家2個),地區36個。國家是指擁有主權、領土和人口的共同體;地區一般指未獲得獨立的殖民地或某國屬地、託管地等。

而在所有國家中,梵蒂岡是最小的一個國家。事實上,這個世界還有許多奇葩撮爾小國,梵蒂岡與這些“小國”相比已是龐然大物啦,這些常識裡沒有的“小國”都有些什麼奇葩故事呢?請耐心慢慢看完就知道了。

  • 先簡單說一下常識裡最小的國家~梵蒂岡。

梵蒂岡的領土面積只有0.44平方公里,常住人口不到1000人。這個國家坐落在意大利首都羅馬城西北角高地,是一個內陸城邦國家,而且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宗教國家,大部分公民為神職人員,以教皇為首的教廷是全世界天主教的精神領袖,影響著世界上六分之一人口的信仰。

別看這個國家很小,但麻雀雖小五臟齊全,政府機構設有國務院、聖部、理事會等。國務院統管國家內政外交事務,領導保障各部門機構行使宗教職權;聖部分為9個,為:信理部、萬民福音部、東方教會部、禮儀與聖事部、聖職部、修會部、主教部、冊封聖人部、天主教教育部等,各部部長是這些部的最高長官,下轄秘書長和副秘書長,處理天主教各種日常事務。

理事會則負責處理一些專門事務,設有平信徒理事會、正義和平理事會、家庭理事會、跨宗教對話理事會、新福音推廣理事會等12個理事會。理事會以主席為領導,每屆任期5年,一般由樞機主教擔任,下面也設有秘書長和副秘書長。

梵蒂岡公民才幾百個人,絕大部分都是神職人員和政府公務員,勞動力主要靠外來打工的3000名世俗工人,這些人都是外國人,非常住居民。梵蒂岡有自己的國旗和國徽,還有軍隊和警察,其中瑞士衛隊人數約為110人,梵蒂岡憲兵人數約130人。瑞士衛隊由僱傭兵組成,而憲兵則為具有意大利國籍的人組成。

在233個國家和地區以外,這個世界上還有約98個不被國際承認的微型“國家”。梵蒂岡雖小,但比起這些微型小國,又算得上一個龐然大物了。下面我們挑幾個“小國”來了解一下。

  • 米洛斯帝國(empire of Molossia)

這是一個在1970年宣布成立的國家,坐落於美國華達州境內一個鄉下沙漠裡,佔據的面積大約方圓二三百米,處於美國本土的包圍之中。這個國家成立時只有4個人,據說現在全國人口有6人。

其實這個國家就是一個廢棄的碉堡及周圍一小塊地,一個退伍兵帶領著一家四口占領了這個地方,就宣布獨立了。他們頒布了自己的憲法和戒嚴法,宣佈白熾燈、貓、煙草在領地裡屬於非法;還頒布了嚴格的移民法,聲稱寧肯得罪1萬人也不放進1人,遊客進入要事先預約,以防止資源稀缺的廁所擁堵。

為了保衛帝國領土不受侵犯,國王決定建立強大的海軍,自任總司令。為了宣誓初建海軍的力量,他親自站在軍艦上拍了一張照片,不過這位總司令腳下踩著的軍艦隻是一具小小的充氣閥。每次海軍演習,總司令都必須扛著充氣閥,大搖大擺地穿越美國領土,在美國海域淺灘進行。這種入侵行為竟沒有引起美國防衛力量的警惕和驅逐,令人奇怪。

這個國家還曾經經歷一場保衛領土的戰爭。 1997年7月3日這個夜黑風高的晚上,一支神秘力量偷越國境線進入米洛斯領地,埋葬下一隻死狗。為避免發生戰爭,米洛斯帝國先採取了先禮後兵的外交手段,希望通過談判要入侵者把狗移走,但最終未果。於是米洛斯帝國祇得出動軍隊,13歲的“王子”挺身而出,以喋喋不休地嘮叨為武器圍攻敵人。經過兩個星期的戰鬥,難耐其煩的美國敵人終於被逼投降了,腐爛的死狗被拖走,並且獲得了一個垃圾桶作為賠償。

國王在自己的國情咨文中認為,沒有啤酒業和航天業不配為一個主權國家,於是啟動了自釀啤酒和成立太空署,建造發射架進行了一次火箭發射。運載火箭是40個彩色氣球,發射架是被磚塊壓著的一個木架,運載物是一台家用攝像機,發射目的是拍攝國家全景照片。但這次發射任務不幸失敗了,原因是將氣球從“發射架”釋放後,升空過程被樹枝掛住了。

為了具有獨立的經濟體系,國王還發行了自己的貨幣Valora,這是一種像賭場籌碼的牌牌,並且執行浮動匯率,大概三個Valora可以兌換一管曲奇麵團,進入米洛斯帝國消費的人們可以使用美元,但找零只用Valora。

米洛斯國王已經承辦了首屆微型奧林匹克運動會,參加者有12人。他現在還想組織一支足球隊,弄點核彈什麼的,覺得這樣才是一個真正有實力的國家。現在這個國家還在美國境內滋潤地生存著,會不會在哪一天被推平,時空通訊無法預料。

  • 西蘭公國(Principality of Sealand)

這個國家建立在英吉利海峽一個被廢棄的人造建築上,這個建築是在二戰期間的1942年,由英國皇家海軍建設眾多堡壘中的一個,稱為怒濤堡壘。這個堡壘是建造在一艘駁船上,兩座高塔底部與駁船的甲板相連,建造完成後當局將駁船拖曳到薩福克郡外海面上的怒濤沙洲,將其鑿沉,從此這座堡壘就陷在了沙洲的預定位置,成為一個永久堡壘。

現在能看到的堡壘是怒濤塔的水面部分,屬於整個建築的上半部。這座堡壘塔頂平檯面積約550平方米,二戰時駐軍在50~100人之間。戰爭結束後,所有官兵都撤離了堡壘,由此這個怒濤堡壘就被徹底廢棄了。

1967年9月2日,前英國皇家海軍上校帕迪·羅伊·貝茨佔領了這個廢棄的堡壘,根據其對國際法的理解和解釋,宣稱對怒濤塔行使主權,由此成立了西蘭公國。西蘭公國擁有公民22人,怒濤塔為其領地,不再屬於英國領土。帕迪·羅伊·貝茨自封為元首,和家人以及合作夥伴對西蘭公國實施統治,一直到2012年10月,享年91歲的“元首”“羅伊親王”去世,其妻瓊王妃接管了“西蘭公國”的統治權。

在幾十年的建國歷史中,西蘭公國曾經發生過幾次重大“國際”事件。一次是1968年,英國政府聽聞羅伊宣布擁有怒濤塔主權,十分震驚並憤怒,馬上派出一架滿載海軍士兵的直升機飛到那裡,準備強行將羅伊一家趕走,羅伊的妻子瓊拿起手槍進行“自衛”,朝天開槍發出警告,由此英國皇家海軍請示時任首相哈羅德·威爾遜,是否要強攻奪“島”。威爾遜考慮到羅伊在二戰中立了戰功,不願傷害他和他的家人,只好命令海軍撤退了。

後來,英國法庭傳訊了西蘭公國“國王”羅伊,但最終卻不了了之,原因是一位法官認為英國政府只對沿海3英里內海域具有控制權,而怒濤塔卻距離海岸7英里,由此作出了有利於羅伊的判決:怒濤塔不屬於英國政府管轄。

還有一次是在1978年,羅伊任命的西蘭公國首相亞歷山大·G·阿亨巴赫教授發動了武裝政變,他乘羅伊不在“國內”之機,網羅了幾名荷蘭籍黑幫成員強制接管了怒濤塔,並俘獲了“王子”邁克爾。羅伊聞訊後招募了一群僱傭兵,架著直升機進行了突襲,救回了“王子”,重新奪回了堡壘的控制權,並抓獲了阿亨巴赫教授及其追隨者。戰後,羅伊將荷蘭籍公民遣送回國,對阿亨巴赫進行了叛國指控,並繼續將其關押起來。

阿亨巴赫是德國公民,為此德國政府出面,要求英國政府推動釋放阿亨巴赫,但英國政府援引1968年判例,宣稱西蘭公國不在他們管轄範圍內,無權干預此事。於是,德國政府只得派遣移民外交官前往怒濤塔,直接與羅伊談判協商阿亨巴赫的釋放問題。最終談判獲得成果,阿亨巴赫被遣送回德國。羅伊就此聲稱自己的國家得到了德國政府的承認,但德國政府沒有承認這個說法。

回到德國的阿亨巴赫不甘心,成立了一個流亡政府,並自封為“樞密院長”,一直沒有停止與羅伊作對的活動。 1989年,阿亨巴赫因健康原因辭職後,流亡政府經濟合作大臣約翰內斯·塞格爾接管了組織的控制權,自封為首相兼樞密院院長,並宣稱,自己才是西蘭的正統統治者。

一家在西班牙註冊的公司一直在印製和出售西蘭公國護照,這個活動被認為與塞格爾流亡政府有密切關係,護照主要賣給東歐人,流通量達到150000張左右,買者趨之若鶩,護照持有者不少牽涉到一些國際性犯罪,羅伊家族不承認這種護照,但屢禁不止,1997年,羅伊家族宣布所有西蘭公國護照都無效,包括自己在之前30年間發行的所有護照。

2012年,老“羅伊親王”逝世,其妻子瓊王妃繼承了他的王位,接管了西蘭公國的統治權。但事實上,他們一家早就沒有在“國土”上居住了,因為那裡既沒有任何醫院,也沒有醫療設備和醫生,老羅伊是在英國埃塞克斯郡濱海利爾市一家養老院中去世的,而且在去世前幾年就已經罹患了老年癡呆症。

現在“王子殿下”邁克爾·貝茨作為“攝政王”,已經成了西蘭公國的實際控制人,號稱“國家元首”兼“政府首腦”,其子詹姆斯也成為了“王子殿下”,他們常出席一些“國際”社會活動。西蘭公國有自己的憲法和法律,設有政府辦公署、參議院、顧問法庭等機構,政府辦公署下設外務局、內務局、郵政電信局、科學技術局等機構,實際上這些機構都只是咋呼咋呼,形同虛設,沒有多少實際意義。西蘭公國還發行了一些貨幣和郵票,奇怪的是英國郵政似乎承認這種郵票,將貼有其郵票的信件作為國際信件分發;貨幣有金幣銀幣,完全無法流通,但由於是貴金屬製成,受到一些收藏愛好者們的追捧。

西蘭公國由於其尷尬地位,通訊交通都受到嚴格限制,那裡既沒有電話,也沒有航班,原來曾一度開通的直升機航班也被英國政府取消。有一家美國公司與西蘭公國合辦了一個“避風港”網絡公司,主營網站服務器和遠洋經濟,在英國註冊和辦公,後來註冊地點又改為塞浦路斯,到底經營些什麼,經營得怎麼樣,不得而知。現在貝茨家族早就不在這個怒濤塔上居住了,委託一些人在值守管理。 2006年6月30日,怒濤塔曾經發生一場大火,懷疑由一個發電機引起,其中值守人員受傷,被英國派出的直升機救援送到醫院,英國還派出消防船發射水柱滅火,但沒有上塔查看,損失情況如何也不知道。據說其攝政王曾經想上塔查看,並打算重建“國家”,不過後來似乎並未啟動,而是刊登出廣告“賣國”,但這個所謂“國度”至今並未獲得一個真正國家承認,其所有權存在爭議,想賣還沒有賣出去。

  • 尼馬克共和國(Republic of Nymark)

這是全球變暖後的一個福利,這個島本來是在冰下,但全球變暖後冰川融化就露了出來,被一位叫哈里特的英國藝術家發現據為己有。據稱他是發現挪威法律的一個漏洞,具體是個什麼漏洞,網絡上鮮有提及,或許挪威地圖沒把這個島嶼標註名字而已。

說是島嶼,實際上只是偶爾露出水面的一塊礁石,只有一個足球場大小,位於挪威斯瓦爾巴群島以北的北緯79度區域。由於全球變暖,冰川融化,在這個群島附近出現了許多新的小島,其中就有這個哈里特“發現”的小島。

哈里特是在2004年9月20日隨一群研究者和藝術家,在前往參加一個全球變暖問題會議時,途徑斯瓦爾巴群島偶爾發現這座浮出水面的新”島嶼“,由此,他根據《斯瓦爾巴群島條約》的法律漏洞,宣布對這座還沒有命名的島嶼擁有主權,並將這個小島命名為“尼馬克”(Nymark,新土地的意思)。

隨後他向群島州長波爾·塞夫蘭發出申請,要求群島政府認可他的“島主”身份;同時他還與挪威北極協會取得聯繫,也要求協會承認它對該島主權的擁有權力。 (上圖為尼馬克共和國國旗)

這個事件在挪威引發了巨大反響,挪威北極協會地圖測繪負責人英格夫·梅爾維宣稱,白冰洋常有冰川融化後又重新凍結,數百個甚至數千個島嶼隨之出現或消失,哈特利所看到的新島嶼並非其首先發現,早在2002年衛星圖像中就有這個小島。言下之意,哈特利聲稱擁有這塊礁石“島嶼”主權就是一個鬧劇。

但哈特利卻很認真慎重地認為,是他在2004年9月20日晚上6點10分首次發現這座“新島嶼”,他將在這裡建設自己的微型共和國,還鄭重證明不會把這裡變成一個富人的避稅天堂,也不會弄成一個自己做君主的王國,這個自己明明為“尼馬克”的島嶼將會成為人人自由平等的“迷你共和國”。

斯瓦爾巴群島位於距離挪威大陸北部657公里的北冰洋水域,由9個主島和眾多的小島組成,近60%的區域仍被冰川覆蓋,隨著氣候的變暖,很可能時不時就會有一個新的礁石露出水面。哈里特的申請讓斯瓦爾巴群島命名委員會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加緊了對一些“新島嶼”進行命名。

  • 威斯塔克迪卡大公國(Grand Duchy of West-Arctica)

美國一位叫特拉維斯(Travis McHenry)的青年,在研究地圖許久後,終於發現了位於南緯60°以南,西經90°至150°之間,有一塊叫瑪麗伯德的地方,是一個模糊地帶,沒有任何國家對南極洲這個地帶宣稱過主權。

他查閱了《南極條約》,裡面雖然​​禁止了世界任何政府再對南極洲提出新主權要求,但並沒有禁止個人行為。由此他於2001年11月2日宣稱對該地擁有主權,根據自己正在看的希臘史詩《伊利亞特》書中內容,他給這塊土地取名為the Achaean Territory,意思是“亞該亞人的領土”(上圖)。

雖然沒有哪個國家理會他的這種鬧劇,特拉維斯還是把自己自封為“亞該亞人領土”的“總領事”。 2004年,特拉維斯與凱瑟琳·沃爾格林男爵夫人結婚,並很快生下了一個兒子。特拉維斯覺得“總領事”稱呼與自己身份完全不相稱,於是將國家名字改為威斯塔克迪卡大公國(Grand Duchy of West-Arctica),並自封為“特拉維斯大公”,將自己尚在咿呀學語的兒子宣佈為“王位”繼承人,授勳為“安什頓·羅曼大公”。

事實上,這位塔拉維斯大公從來也沒有登上過這個”威斯塔克迪卡大公國“的”領土“。 (上圖為其國旗)

  • 世界上還有不少人實現了當“國王”的夢想。

一些自封“國王”或“首相”的人物湧現,刺激了具有一夜登天夢想的人們,許多人趴在地圖上仔細尋找,希望發現一塊還沒有被任何國家“認領”的土地,哪怕那麼一丁點,就能實現自己的“國王夢”。

一位專門研究微型國家的美國人史蒂文·F·沙爾乎(Steven·F·Scharff)認為,宣稱擁有自己微型國家的人們大部分都是和平獨立的夢想家,希望印製自己的郵票,發行自己的貨幣,成為一個小地方至高無上的統治者。

沙爾乎的研究認為,世界上第一個微型國家可追溯到1851年,是劍橋大學一幫具有文學幻想的學生髮起的,主要受到英國作家塞繆爾·巴特勒(Samuel Butler)的書籍,一部烏托邦式諷刺小說《Erewhon》的啟發,弄了一個幻想中的“哈普爾共和國”(Upware Republic Society),並且任命了自己的領事和神職人員。

真正具有實體位置的第一個微型國家,出現在上世紀六十年代,是1968年意大利人喬治·羅薩(Giorgio Rosa)宣布成立“玫瑰島共和國”(Republic of Rose Island),實際上那就是位於亞德里海上一個被廢棄的人造漂浮平台,他任命自己為“總統”,發行自己的“郵票”,力圖吸引遊客前往。意大利政府很快注意到這個事件,認定羅薩是為了從觀光客那裡賺錢逃稅,於是出動海軍炸毀了他剛剛建立的“國家”,這齣鬧劇就草草收場了。

  • “國王”之夢依然在氾濫。

這種自封“國王”建立微型國家的行為,雖然更像是一出出鬧劇,但還是吸引了不少有超乎常人夢想的人們,“建國”事件依然層出不窮。據統計,現在被宣稱為私人國家的“微型國家”全世界已經有98個,什麼塞波加大公國、埃洛王國、米咯斯西亞共和國、摩洛希亞共和國等等。

這類私人“國家”,大的宣稱擁有十幾個州,小的就是一棟房子或一個廢棄的堡壘,更有許多虛擬存在於互聯網上。 2015年,在美國加利福利亞州阿納海姆的中央圖書館,摩洛希亞共和國總統Kevin Baug組織召開了一次微型國家會議,有15個微型國家40餘位領導人出席,他們身著奇裝異服討論著“世界大事”,頗有國際大會的風範。 (上2圖)

威斯塔克迪卡大公國“國王”特拉維斯“大公”發言說:“我們希望走在一起,分享我們的問題和成功,相互結識,就像聯合國一樣”。看來不久將來,或許會有一個微型國家聯合國出現呢,它們會不會尋求進入真正的聯合國呢?拭目以待。

美國國務院存有一堆微型國家專門檔案,放在地理辦公室保存。這些檔案並非是承認這些所謂“國家”的文件,而是被標註為“短命國家檔案”,主要存放的是一些“微型國家”外交承認請願書,以及一些政府拒絕信件。

沙爾乎在2015年微型國家會議上說的一段話,我把它作為本文結尾:“夢想家和詩人永遠是在天空中建立城堡,但只有傻瓜和瘋子會試圖住在裡面”。

那麼,看了本文的朋友會不會撩動也想當一回“國王”的心思呢?反正俺不想當,只是碼字不易,如體諒就給個關注和點贊吧。謝謝閱讀,歡迎討論。

時空通訊原創版權,侵權抄襲是不道德的行為,敬請理解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