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蒙古,還要被全國人民誤解多少年?


內蒙古,還要被全國人民誤解多少年?的頭圖

內蒙古,還要被全國人民誤解多少年?

內蒙古,早已不再是昔日的內蒙古了。

內蒙古,是全國被誤解最多的地方。
在人們的印象裡,總覺得內蒙古就是一望無際的青青草原,有人拉著馬頭琴哼唱著歌謠,有人騎著馬飛奔,遠處是大片的牛羊。
甚至有人以為,內蒙古的高考要考騎馬射箭……

動圖| 源於網絡-騎馬射箭

事實上,內蒙古遠沒有這麼簡單。
那裡不僅有草原,還有沙漠上的駱駝和千年不死的胡楊林,更有大興安嶺的原始森林。
那裡的煤炭產量一度超越山西,稀土的生產更是全國絕無僅有的存在。
那裡也不止有蒙古族人,還有最正宗的東北人,最純正的山西人、甘肅人,各種的文化都在內蒙古生根發芽。
那裡有酒有肉有歌聲,更有你想不到的溫暖。

對於內蒙人而言,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而是額濟納與滿洲里。
那是內蒙古最西端和最東端的城市,距離超過2400公里——坐火車需要五十個小時以上。
這就是內蒙古,一個東西狹長、大到沒邊的地方。
總面積118.3萬平方公里,相當於6個廣東+1個江蘇,比浙江+江蘇+福建+安徽+遼寧+山東+山西+河南+寧夏+海南10個省份加在一起還要大。

對於在呼和浩特上學的赤峰人來說,回家約等於從北京去了一趟廣州(這還只是穿越了半個內蒙古)。
對於內蒙古工作的人來說,省內出差,是他們最不想听到的字眼。
內蒙人的日常,就是穿越大半個中國。

偌大的內蒙古,包容下了整個北方。
內蒙人到外省上大學,很可能出現這樣的對話:
同學:“你東北的吧?”
內蒙人:“恩,聽出來了啊。”
同學:“東北哪?”
內蒙人:“烏蘭浩特。”
同學:“黑吉遼哪個省?”
內蒙人:“不在黑吉遼,在內蒙。”
同學:“???那你會說蒙語不?“。
內蒙人:嘎哈呢,腦袋瓜子淨裝吃的啦?
……

迷惑嗎?迷惑就對了。
在內蒙古的東北部,赤峰市、通遼市、呼倫貝爾市和興安盟被稱為“東四盟”。
它們屬於傳統意義上的“東北地區”,甚至在1979年的時候,還一度屬於東北三省。
那裡的老鐵老妹們,講的是東北話,嘴裡時不時冒出一句“嘎哈”,吃的是大白菜、鍋包肉、和亂炖。

圖| 源於網絡

內蒙古中部的呼和浩特、烏蘭察布、包頭等地,與山西、陝西僅有一步之遙。
明清時期,由於戰亂、天災等因素,大批山西和陝西老鄉毅然決定“走西口”,來到草原之上謀求生計。
在這些城市,你聽得最多的,一定是山西口音。

蒙西的阿拉善盟和鄂爾多斯西部,則更加特別。
因為接近甘肅與寧夏,他們講的多是那一片的蘭銀官話。
一個蒙東的老鐵來到這裡,估計還得找個翻譯。
蒙東的人愛吃米飯,這裡的人則最愛麵食——拉條子。
在半座城市都是沙漠與戈壁的阿拉善,駝扒、駝掌、駝奶,更是當地一絕。

圖| 源於網絡

內蒙古那麼大,可不只是一片大草原。
這裡稱得上是,地廣人稀,地大物博。
全自治區人口只有不到三千萬,卻​​是坐擁“東林西礦、南林北牧”。
堪稱人均“土豪”。

圖| 視覺中國

首先說的,是煤。
在一般人眼中,山西煤老闆的名號是響噹噹的。
殊不知,2016年到2019年連續四年,內蒙古的煤炭產量均超越山西,成為名副其實的中國第一煤炭大省。
哪怕去年疫情耽擱了生產,山西和內蒙古,也是國內唯二超十億噸產量的省份。

圖| 源於網絡

如果說煤炭還是並列,內蒙古的稀土資源則是獨一份。
中國作為全世界最大的稀土生產國,占到了世界產量的88%。
而內蒙古的稀土,則占到了全國的90%。
在內蒙古包頭市北面150多公里處,那座名為“白雲鄂博”(蒙古語,意為“富饒的聖山”)的礦山,一度撐起了包頭這座城市。
包頭人民最“躺平”的生活,就是畢業之後到包鋼,中午回家吃個飯,朝九晚六上個班。
換句話說,他們才是反捲先鋒。

圖| 源於網絡

內蒙古牧區作為中國五大牧區之手,牧業資源不必多說了。
呼倫貝爾大草原,簡直已經成為了草原的代名詞。
所以我也嚴重懷疑,內蒙人的身材普遍那麼好,是不是從小牛奶管夠的原因。
如果你來到草原,千萬不要忘了體驗一下牛肉乾、烤全羊、奶豆腐……

圖| 源於網絡

另外,明明是草原,內蒙古的人均森林面積,也是全國第一。
這不僅僅是人少的緣故。
而是因為,大興安嶺就在內蒙古。
或者換個更準確的說法,全長1400公里、總面積28萬平方公里的大興安嶺,其中76.56%以上都在內蒙古。
對蒙東人民來說,買一把大興安嶺最純正的蘑菇,回家燉隻雞,才是最日常不過的生活。

圖| 源於網絡,內蒙古大興安嶺柴河地區的火山口形成的天池,當地人稱為“月亮天池”。

正所謂,農林漁牧,十全十美的大草原上,怎麼少得了魚呢。
說個題外話,知乎上有個問題叫“論在內蒙古吃魚什麼感受?”,提問的人已經被噴成篩子了。
有個回答十分準確:

除了沒有海鮮,內蒙古人吃魚和其它地方沒什麼區別。
中國第四大淡水湖——呼倫湖,就在內蒙古。
其它什麼居延海、烏梁素海、岱海更是不僅風景絕好,水產亦同樣豐富。
所以,不要問內蒙古有沒有魚了,只看內蒙人願不願意吃。

圖| 源於網絡

全國人民唯一沒有誤解的,可能就是內蒙人的性格了。
大氣、豪爽、熱情,統統說中了。
這一點,從喝酒上就能看出來。
很多人來了內蒙古,都是站著進來,躺著出去。
原因很簡單,他們都“倒”了——喝酒喝的。
雖說內蒙作為一個民族自治區,漢族依然是大多數。
但內蒙人,不分漢蒙回滿,通通都能喝。
幾乎每一個盟市,都有屬於自己的啤酒品牌:
燕京、塞北星、雪鹿、金川、海拉爾、大青山啤酒、錫林啤酒、赤峰啤酒、三花啤酒、漠中泉啤酒、巴特罕白啤酒……
甚至連當地的特色飲料大窯嘉賓,都做成了酒瓶的模樣。

圖| 源於網絡

當然,內蒙人的至愛,還離不開號稱酒界悍匪的烈酒“悶倒驢”。
有句話是這樣說的,“草原不相信喝醉,悶倒驢面前沒有早睡。”
上了內蒙人的酒桌,什麼話都不用,先乾三杯。
一杯敬上蒼,一杯敬大地,一杯敬草原萬物和佛祖。

三杯過後,賓主盡歡,大聲唱歌,大塊吃肉,才是草原本色。
草原上的酒,不是虛頭巴腦的客套,也不是聞者色變的“酒桌文化”,而是他們生命的一部分。
數千年來,在寒冷的草原之上,唯有酒能暖人。
三杯敬客人,不為別的,只為送上草原人的一份溫暖。

圖| 源於網絡

有了酒,當然不能少了歌。
正所謂對酒當歌,人生幾何。
在這一點上,內蒙人可能是中國的天花板。
因為幾乎每個內蒙人,都天生就是ktv麥霸級別的存在。

客人來了,喝上幾杯,,便開始唱起歌謠。
篝火晚會上,一群人圍著火,烤著羊肉,也得唱。
更別說婚禮了,新娘在一旁敬酒,大人們便唱起古老相傳的歌謠。
那些最傷感的離別,也是最歡慶的時刻。
內蒙人的歌聲,非常具有辨識度。
因為他們的聲音之中,自有一股磅礴之氣。

喜聞樂見的人民藝術家、“草原歌王”騰格爾,一首《天堂》征服了全國人民。
在樂夏上,HAYA樂團的主唱黛青塔娜,也用彷彿天外之音,征服了觀眾。
來到草原之上,吃著刀削的羊肉,一同喝上幾杯,一同唱上幾句,可謂賓主盡歡。
那一刻,你我皆是內蒙人。

圖| 源於網絡

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
相對於這一句,我其實更喜歡前一句:
“敕勒川,陰山下,天似穹廬,籠蓋四野”。
因為這代表的,是歷史的滄海桑田。
最早的大草原,其實是一片茫茫滄海。
億萬年來,滄海化為黃河的一部分,黃河之上的陰山,陰山之下的敕勒川,在滄海中拔地而起。
人們,也開始在無邊的草原之上,逐水而居,過上游牧的生活。
那段時期,沒有我們想像中那麼美好。
溫飽存亡,皆是問題。
但如今,內蒙古早已不再是昔日的內蒙古了。

圖| 源於網絡

把內蒙古當成一個只有草原的地方,其實是一種落後的想像。
人們早就建起了高樓大廈,人均GDP更是位列全國前十。
有人住在蒙古包,養著牛羊,在馬背上疾馳。
有人也來到鋼鐵森林,過上如你我一樣的生活。
這才是真實的內蒙古,生活沒有高低之分,只有選擇的多樣性。
如有機會,就來內蒙古走一走吧。
你一定不會後悔。

參考資料:
新華網《這就是內蒙古! 》
上流UpFlow《為什麼內蒙古看上去像N個省? 》
內蒙古旅遊網《內蒙古究竟“大”在哪裡? 》
知乎“為什麼我在大學裡見到的很多內蒙古人都說自己是東北人,並說他們那裡就是算東北?”(回答者“郭禹”)

文章由國館原創,轉載請註明。

圖片來源於網絡,侵權請聯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