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雲龍面癱了



作者 | 李淳風

鬼子來了!

八路軍某軍區副司令李致遠(李幼斌飾)率領的特務營,為掩護老百姓和大部隊轉移,選擇有利地形打阻擊。

鬼子人數多,裝備好,有坦克、大炮、摩托車、重機槍,特務營每一個人都抱定了必死的決心。

戰爭電影《生死阻擊》,講的是這樣一個故事。


上來就是打,從頭打到尾,這都沒有關係。重要的是,這是電視劇《亮劍》裡一部分主角的再次聚首,雖然不像宣傳所說的“原班人馬”,事實上只有李幼斌、張光北還有那個光頭的騎兵連連長,三個人,但滿滿的都是情懷。

2005年的《亮劍》有多火,不用多說。

真實、幽默、有精神,李雲龍團長以及他帶領的獨立團全體指戰員,他們的生存智慧和戰鬥精神,真實再現了八路軍敵後鬥爭的艱難與勇氣。劇中的每一個人,都有血有肉,戰術戰法,也經得起歷史的檢驗和推敲。


《亮劍》豆瓣評分9.4

一段時間裡,“狹路相逢勇者勝”的“亮劍精神”,甚至已經從電視劇外溢到真實社會,成為許多講座、課堂和商業培訓經常引用和剖析的案例。

要說戰爭題材的電視劇,能與之匹敵的可能只有2010年的《雪豹》。

李幼斌真正名震演藝圈,憑的就是《亮劍》;今年大火的電視劇《覺醒年代》的主角張桐,也是從《亮劍》裡走出來的。


情懷在茲,《生死阻擊》雖然不上院線,也必須一看。

一看,就什麼情懷都毀光了。

這是主旋律,不管情懷不情懷,從拍攝的態度上,就應該更加虔誠,不應該這樣bug無止境。

01

打了玻尿酸的李雲龍

敵人進入伏擊圈,聚在一起不動了。

按照拍攝常理,是他們繼續前進,進入射擊範圍,八路軍指揮官瞅準時機,喊一聲打,然後全部火力一起怒吼起來。

這次不是,敵人不前進了,步槍又夠不著,營長說聽我命令再打,本以為他們會等著鬼子動起來,走前來再動手。誰知道鬼子沒有變化,營長沒來由的就喊了一聲打。

一排人在高處伏著開槍,被鬼子的炮火壓制,試圖脫身。指揮者喊了一聲“煙霧戰術”,令人十分期待。


隨後,這一排戰士,一人掏出來一顆手榴彈,扔在前面1米左右的泥土地裡,炸起來一片黃土,繼而起身“挪窩”。

Excuse me,這就是“煙霧戰術”?浪費寶貴的手榴彈不說,還很容易集體毀滅。

延伸閱讀  32歲女星改當婚禮主持人?一場活動僅千元,身份被扒疑是王小蒙?

在另一個伏擊點,村子裡,鬼子來了,走在大街上,八路軍戰士都隱蔽在兩邊房屋裡待命。

李致遠副司令喊了一聲“打”,居然沒有人開槍,過了好幾秒才不知道誰帶著開始打。不知道是司令說話不管用,還是說“打”這個命令的含義是擇機自由開槍,想打就打。


晚上,一名戰士護送一個大嬸出村,正好撞上一隊鬼子趁著夜色偷襲。戰士和大嬸躲在一邊,戰士說,我只能送你到這裡了,並且悄悄拉開了輕型衝鋒槍的保險。這時候一梭子過去,可以放倒一個班的鬼子,槍聲還能喚醒戰友,讓偷襲流產。

你沒看錯,戰士接著把衝鋒槍遞給了大嬸說,這個你拿著防身。他自己拔出了刀,悄悄跟上去就砍。差一點他就被弄死了,死都沒來得及出聲。

這些都算了。

李幼斌飾演的主角李致遠,穿得跟李雲龍沒有兩樣,但他是個面癱。臉上沒有表情,而且區域性美顏,就像是剛注射完玻尿酸還沒來得及吸收。


不要說李雲龍那種精氣神了,李致遠的眼睛裡連光都沒有。老戲骨實在令人大跌眼鏡,說完自己的臺詞,常常是定在那裡等著別人說,再輪到自己才動起來。

光頭的“騎兵連長”在這部片裡也是連長,但相信我,你很少能看到比他更假的表演了。他笑起來都是“哈,哈,哈”的,讓人想起單位的年會小品。

這部電影,是分兩次看完的。第一次看了不到半小時,氣呼呼地關掉了,次日想想很不值,已經花了半小時,乾脆咬著牙徹底搞清楚它是怎麼尷尬到最後的。


只有兩個地方像《亮劍》,一是華北鄉村環境,二是以2021年的電影的名義,拍出了2005年的水平的電視劇戰爭場面。

在前面的文章《實力派,回來》裡,有一個結論,實力派會迅速回到舞臺中央,但不會是簡單的把靠邊站的那幫人請回來,把流量藝人請出去,而是格局洗牌,實力派也有一部分人會繼續找不到機會,流量藝人中一部分人會成為實力派。

這就是驗證。

02

西施自己變東施

很多觀眾在質疑,李幼斌為什麼要接這樣的片子。

這種問題沒有意義。

一方面演員無法預測片子會拍成什麼樣子,除非劇本一看就爛到極致;另一方面,這並不是一個不能講好的故事,如果能講好,可以像《集結號》的前半部一樣精彩。


因此,這部電影的爛,和“資本加流量”那種爛不一樣。後者是瞎搞導致的爛,而這一部完全是導演的水平太低導致的爛。

不夠錢可能是一個理由,但細節裡透露出的智商缺陷,讓一切理由都喪失了說服力。

吐槽一部電影,不是目的。電影不重要,它們都只是生活的邊角料,是一桌子大菜旁邊放著的小碟子鹹菜。目的是思考現實,找一些規律出來,幫助我們更好地感受桌子上大菜的滋味。

今天我們找到的規律,其現象表現為:“原班人馬”都是來毀自己的,情懷是一種普遍性的死法。

就在前段時間,徐少華、馬德華、劉大剛、王伯昭等《西遊記》“原班人馬”出演的電影《誤入青春》,“上映24天票房1172塊錢”,總觀影人次不到40人,創造了史上票房最差紀錄。


網友說這幾位老演員是“晚節不保”,這是言不及義。為了金錢放下節操,這才是晚節不保,像這種賠掉內褲都要乾的買賣,只是讓人看不懂而已。

延伸閱讀  高民望港姐朱千雪的“人間清醒”,打了多少當紅流量明星的臉?

原班人馬毀自己只是現象,規律的內容是:一個東西原本是不會死的,但在十幾年後,他的創造者總會試圖通過再創造來宣告它的死亡。

這一點上,香港電影表現得更為明顯。

香港90年代的殭屍片,經典迭出,在林正英去世之後就陷於停滯,而後消逝。原本經典已經是經典,今天重新看《殭屍先生》《一眉道人》,仍然感嘆林正英表演的行雲流水,以及劇情的精彩和細節的精良。


然而,作為林正英殭屍片主要搭檔的錢小豪,試圖“復興殭屍電影”,2013年拍了《殭屍》,2017年拍了《救僵清道夫》,隨後又陸續拍了《新殭屍先生2》《四目大師》《至尊先生》……毀盡了香港殭屍電影的名聲。

劉鎮偉導演,拍出過大話西遊系列,在中國年輕人中風靡了幾個世代。後來,他又拍了《越光寶盒》《大話天仙》《大話西遊3》,消滅了所有美好,甚至讓人懷疑《大話西遊》究竟是不是他拍的。

就連周星馳也掉入了這種陷阱裡,《新喜劇之王》,令人味覺喪失。


如果有時間去梳理,你一定可以找到很多類似的情形。它們的共同規律是,一部或一種經典,在十幾年之後,由“原班人馬”(或演員或導演),親自用一個東施效顰的新作,來對經典發動致命攻擊。

經典不會死,只是西施自身變成了東施。

03

情懷不值一張電影票

在被情懷欺騙過很多次之後,今天的我們應該清醒,但凡舉著情懷的flag招搖過市的電影,一般來說都不值得一張電影票。

一是,這是一種江郎才盡的表現。

你不能指望一個坦然承認自己江郎才盡的人,再提供給你一部多麼卓越的電影。


二是,這是一種吃飯的需要。

在一個市場上到處都是錢的時代裡,希望增殖的金錢試圖榨乾人們腦子裡還有印象的IP的所有汁液。一部專為吃飯而設計出來的電影,不應當抱有期待。

三是,這是另一重意義上的吃飯的需要。

演員這個行業原本有很自由的退出機制,但是身在其中的人在其它領域謀生的能力太過薄弱,或者因為曾經輝煌過而不甘心引退,於是就出現了許多“熱愛表演事業”的,卻在市場上多餘的人,他們一有機會就會製作一些多餘的產品。

對於一些老演員,說“多餘”可能有點扎心,但事實如此。


演技非常型別化,甚至脫離了某種固定程式就根本談不上演技。

自身在演藝領域其實並沒有什麼重要地位,但又總是在心理上自賦重要性。

那個名字那張臉,都代表著過去的某個成功的藝術形象,他們往後的每一個動作,首先考慮的不是塑造一個新的成功的藝術形象,而是試圖讓人們想起他曾經成功過。

這樣的人做出來的“作品”,只是一個無限拉長的退休儀式的一部分。

雖然有這三個不值得一張電影票的理由,但有心人還是有必要去看一看。


因為這樣的作品有一種非常現實的意義,那就是,它們提醒我們,這個世界上最糟糕的東西,不是存在於過去,而是存在於當下。

延伸閱讀  《才不要和老闆談戀愛》殺青 黃子韜宋祖兒上演高概念穿越尋愛之旅

這些存在於當下的最糟糕的東西,作為一種必要的襯托來告訴人們,過去曾經很好,現在的一部分也很好。

就像知識的容易獲得並不必然讓每一個人變得更有學問,資訊的透明流動並不必然讓每一個人都能夠避免上當一樣,影視技術的飛速發展,也不必會讓影視木桶裡最短的那塊板被補起來,它可能會變得更短。

懷舊情懷,是不是不能用於電影?是不是用了就拍不好電影?

當然不是,把那句話改一改,道理是一樣的:情懷就像一條內褲,不用總是拿出來示人。


2013年的《掃毒》,就是一次非常成功的情懷迴歸,熱血沸騰的“英雄本色”時代再現,但是,人家陳木勝導演沒有說出來。

今年上映的《怒火 重案》同樣如此,導演還是陳木勝。

陳木勝先生去年走了。

編輯 | 蘇米

排版 | 八斤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