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正在做的這件事史無前例:湖底藏著多少魚,怎麼給魚做普查,結果啥時出


錢江晚報·小時新聞見習記者 潘璐 記者 餘雯雯 通訊員 沙姝慧

今天(10月13日)的杭州西湖正在做一件史無前例的大事。

西湖水域管理處專業技術人員開始對西湖魚做首次大規模的魚類資源調查。

這項事關西湖的“戶口調查”怎麼進行,啥時出結果?


】歷史上西湖魚類沒有進行過系統調查,這是第一次大規模專業性調查

延伸閱讀  汶萊實施宵禁以遏制新冠病毒傳播

上午10點,錢江晚報小時新聞記者到達西湖中轉點時,岸邊的泡沫箱裡已經壘了滿滿一箱種類各異,大小不同的魚。

“才下了兩張網。”西湖風景名勝區水域管理處生態科技科的工作人員姚思鵬告訴小時新聞記者,兩張網捕撈到的魚有十幾種。

“都是比較常見的,像鯽魚啊,鰟鮍啊,䱗條啊”,小鯽魚只有手掌大小,鰟鮍體側閃著採彩光,䱗條扁扁的,是吃浮游生物的好手。

曾經有統計資料顯示,西湖中的魚多達五十幾種,但姚思鵬表示,歷史上西湖魚類沒有進行過系統的調查。“這也是第一次大規模專業性調查。”

】8個區域定點網捕,要兼顧不同湖區情況

工作人員從清晨5點半開始置網,要放置至少兩小時以上,才能保證收集資料的科學性。

中午時分,茅家埠點位的工作人員正在收網。

網很長,有80米左右。一張網裡有八個網目,從小到大連在一起。工作人員小心地向上拉,先是一大截水草,隨後出現了一條閃著銀光的黃尾鯝,正在網眼裡奮力地撲騰。

“這個點捕撈上來的魚比較少,目前是在開敞水域,岸邊還沒捕撈,和天氣變涼,魚的活動能力變差也有關係。”工作人員表示,茅家埠水域水比較清,這次捕撈到的有黃顙魚和黃尾鯝,“黃顙魚就是汪刺魚,小心別碰它的鰭啊,很容易傷手的”。

在這次本底調查中,技術人員在茅家埠、西里湖、外湖心、少年宮、烏龜潭、長橋灣、小南湖和北里湖等8個區域定點網捕。這些點位的選擇可是大有門道,“像少年宮是出水口,小南湖是進水口,不同湖區情況都不一樣”。

延伸閱讀  瑞典解除疫情限制措施,瑞典國王“罕見”發聲:可能有點太快了

姚思鵬告訴記者,此次調查為期一年,後續每個季度將持續定期開展采樣,“除了點位空間上的差異,時間上也是一個重要緯度,春夏秋冬都會進行。”

同時,西湖鳥類、浮游生物、底棲動物等多樣性調查研究也在開展中,小時新聞記者將會繼續更進,不斷探索生物多樣性的美妙畫卷。

】不同功能群裡的魚比例合不合理?這個要搞清楚

經過這麼多年清理淤泥、改善水質的治理,西湖水域已經到了末端治理的環節,“會更加註意浮游動物、小型細菌、小顆粒物的平衡。”

現場的魚類專家笑稱,魚類可是湖中食物鏈的頂端老大,“不同的魚習性不一樣,如果有的魚把浮游動物吃完,藻類就會增多,影響水的透明度,不利於生態系統平衡。”

將魚捕撈上來只是第一步,技術人員還要探索魚背後的奧祕,“我們會先把魚分類,在實驗室裡根據工具書一一比對,按照種類計算個點位魚的數量、重量、單體的生長情況、肥滿度,以及不同功能群裡的魚比例合不合理,作為群落調控的依據。”

專家表示,一般調節水質會放入肉食性魚類,“目前吃浮游植物的魚類比較多,把肉食性魚類放下去,就會吃這些魚,但最重要的還是調查資料。”專家同時提醒居民不要盲目放生,會對西湖水域的生態環境造成很大的破壞。

通過觀察分析這一條條魚,技術人員們不僅能看到西湖魚類多樣性的現狀,也能窺見水域生態系統的全貌,最終實現提升水質、為生態治理科學研究和開發應用奠定基礎的目的。“要等到詳盡的資料分析做完,才能推匯出我們的資料包告”。

本文為錢江晚報原創作品,未經許可,禁止轉載、複製、摘編、改寫及進行網路傳播等一切作品版權使用行為,否則本報將循司法途徑追究侵權人的法律責任。

Scroll to Top